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二六章 颜良扬威

时间:2018-05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六月中旬,合兵一处的袁、曹兵临洛阳城下。

    飘扬的旗帜,整齐的士卒方阵,无一不显示着这支军队必胜的信心,以及蓬勃的朝气。

    袁绍身穿金甲,腰佩宝剑,胯下骑着灰褐色的八尺骏马。他左手扯缰右手握绳,居于中军统帅的位置,端的是威风无比。

    曹操则居于其左,眺望城头。

    他胯下骑着匹黑色的健硕马匹,浑体通黑,无一根杂毛,这是他花重金从西域那边购得的大宛宝驹,名为‘绝影’,熬得痛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绝影是头母马。

    故而曹操私下是不让其他公马靠近绝影,就怕被糟蹋了。好在绝影眼光奇高,似乎也看不上这些‘凡驹俗马’。

    袁绍喜好名声,带来的兵力又远胜于己,曹操便主动让出了统帅的位置。反正他如今所想,只是诛除国贼,以报汉室朝廷。

    得知袁、曹二人带着大军兵临城下,洛阳城内的董卓登上城头。他顺着垒砌的高墙向下望去,下方的士卒排成多个方阵,衣甲鲜明,看起来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董卓扶着墙垛,大声怒骂:“昔日在洛阳时,我待你二人不薄,你们却狼心狗肺,屡屡来寻衅本太师,真乃忘恩负义的小人!”

    袁绍面色一寒,口中回击起来:“董贼,你坏事做尽,祸乱朝纲,又杀我叔父,已是血债累累,人神共愤。你若还有半点自知之明,就赶快开城投降,本州牧还能留你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董卓这些日子在洛阳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已经许久没听得叱骂他的声音,如今听得袁绍这般辱骂,丑恶的脸庞气得狞怖无比,大声问道:“谁去给我取了这袁家小儿的首级,本太师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“太师,末将请战!”董卓话音刚落,便有一员将领上前抱拳。

    以前吕布的光芒太过耀眼,以至于他们都绽放不出光彩,如今吕布远在长安,正是该他们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吕布之前能在虎牢关一举成名天下知,他们也定要在这洛阳城下,扬名四方!

    董卓看去,此人乃是樊绸麾下校尉,车治。

    早在西凉时,车治在陇西一带就较有名气,臂力惊人,擅使一对数十斤沉的大铁锤。

    董卓对此人颇有所知,大笑起来:“好,车校尉若能震慑贼军,回来本太师便封你为虎林中郎将。”

    车治自是大喜,抱拳自负道:“末将定不负太师所望!”

    说着,引了两千兵马,下关而去。

    车治来到阵前叫战,夏侯惇跃跃欲试,曹操则没有同意。之前攻打轘轅关的时候,夏侯惇以一己之力阻拦石岩等人,轘轅关最后是拿下了,可他同样也受了不轻的创伤,如今仍未痊愈。

    更何况,袁绍爱惜名声脸面,此刻他又带有大将傍身,自是轮不到曹操说话。

    “颜良,你且去会会此人。”

    袁绍直接使出了杀手锏,他此番没带文丑同行,颜良便是他最大的杀招。

    听得袁绍发令,早就按捺不住的颜良当即纵马前冲,挺刀往前。相比学习什么调兵谋略,显然他更热衷于沙场上的捉肘厮杀。

    车治道了声‘来得好’,精神抖擞,双手挥舞着铁锤正面迎杀而上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纵劈而下的大刀斩在横架起的一对铁锤上,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激撞,随后两人驱马对冲而过。

    第一合交锋,似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河北颜良,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车治勒马回头,对自己更是充满了获胜的信心,顺带向颜良开启了嘲讽:“昔日吕布能在虎牢关下将你打得垂死,今天我就要告诉所有人,他吕布能做到的,我车治也一样可以!与你齐名的文丑呢,把他也叫上,单凭你一人,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!”

    车治狂獗大笑起来,方才的交锋他只用了八成实力,便能和颜良打平。

    他心中对此很是自满,若是拿出十成,颜良必败!

    这话戳到了颜良痛处,想当初,他和文丑乃是纵横河北的强将,号称河北双雄,鲜有敌手。

    然则虎牢关一战,两人联手亦为吕布所破,这使得颜良沮丧过好一段时日。不过心境恢复之后,他便开始发奋习武,力求下一次见到吕布时,可以亲手击败此人,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文丑、张飞、关羽等人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要想成就天下第一的实力,就必须先逾过吕布这座挡道的大山。

    哒哒哒~哒哒哒~

    飞驰的马蹄溅起地面泥尘,颜良双腿夹住马腹,冲向车治,压低的眉头下杀意浓烈。

    车治见状,不退反进,口中桀桀笑道:“既然赶着送死投胎,那我便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亦拍马冲向颜良,手中铁锤当头抡下。

    双方的擂鼓兵皆是奋力挥动鼓槌,为己方阵营的将军助威。

    颜良眼中闪过不屑,口中暴喝:“太慢了,给吾死来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刀破开铁锤,带着他浑身聚集的磅礴之力,径直而下。

    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车治脸上笑容凝固,破空而下的长刀将他从头至胯下,劈作两截。裂开的身子从马背左右,各自坠下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袁绍陡然吼上一声,颜良两合便斩了敌将,可以说是给他长足了脸面。看样子天下间除了那个姓吕的家伙,自家的上将依旧是雄猛无双。

    颜良勒马回头,长刀遥指城头,挑衅之意甚浓。

    一刀将人劈作两半的场面太过血腥,其震慑力更是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士卒俱是胆寒,目光中透着畏惧。

    董卓黑着张脸,显然心情不好,原以为车治能够给他长足威风,却没想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将愿前去一试。”

    郭汜请命下城,现如今董卓手下的诸将实力,他能够排进前三。

    然则,二十余合后,郭汜败北而逃。

    李傕又去,撑到三十合,再度败北而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头上士气低落,再无人敢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“若有奉先在此,我何惧他区区……”

    董卓下意识的说了起来,话还未说完,便已戛然而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