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二五章 离心

时间:2018-05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“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事关主公大业,容不得半点婆妈。

    曹洪丢下这句,拔出明晃腰刀,朝着带来的那些士卒呼道:“其余人跟我走,拿下城头!”

    呛!呛!呛!呛!

    十几道拔刀的声音同时响起,混进关内的曹军士卒面色决然,即使敌众我寡,也未曾退怯丝毫。

    从出发那一刻,不管是领头的夏侯惇、曹洪,还是作为死士的他们,皆已抱了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石岩见状,大吼起来:“别让他们逃了。”

    关内士卒蜂拥往前涌来,夏侯惇眉头挑起,横枪在手,用身躯拦住石岩等人去路,浑身战意爆发,如刀的眸子里杀意十足:“你们的对手,是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少顷,城头关上的厮杀声响起,即使隔了许远,也仍旧能听见那些兵器发出的碰撞与士卒们的喊杀。

    潜伏在陡崖下方的曹操听得动静,皱起的眉宇间多了一缕担忧,还是被发现了么?

    此时的他还不是日后那个冷血枭雄,夏侯惇和曹洪皆是他族中兄弟,尤其是夏侯惇,同他关系更是亲如手足。

    不能在等下去了!

    曹操心中告诉自己,索性现出身形,朝带来的数千士卒,激励吼道:“众儿郎,夏侯惇、曹洪两位将军俱已入城得手。轘轅关如今已是囊中之物,且随我冲锋,一口气拿下轘轅关!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麾下士卒听得两位将军入关的消息,顿时士气大振,呼啸冲涌而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五月下旬,曹操率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攻克轘轅关,生擒了守将胡赣,并以胡赣的名义求援虎牢关,诱使徐荣领兵来救。

    救援途中,徐荣遭到曹操伏击,损兵大半。与此同时,袁绍散播流言,说徐荣弃关而逃,致使虎牢关守军军心大乱,遂趁机一鼓作气攻克虎牢。

    徐荣获悉虎牢被破,不得已只能退回洛阳,向董卓请罪。

    袁绍和曹操趁胜而进,于洛阳以西五十里处的原野集合,准备合力进攻洛阳。

    洛阳城,太师府。

    逃回洛阳的徐荣跪在府堂,言自己中了倬疲率够16巍6s轅两关被破,请董卓责罚。

    虎牢、轘轅的陷落,意味着洛阳以东的两道屏障没了,也意味着天下诸侯,人人都可以发兵直抵洛阳城下。

    以前可以仗着虎牢关之险要而高枕无忧,现在……麻烦了。

    董卓黑着脸,任谁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所压抑的愤怒。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这些人,因同徐荣派系不同,又眼红其功勋,故而私下经常在董卓面前排挤诽谤。如今虎牢关丢了,他们更是借此机会狠狠打压徐荣,听得多了,董卓也就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没让徐荣起身,董卓问计于他的心腹谋士:“李儒,你有什么策略?”

    “主公,如今之计,唯有趁着孟津关还在手上,弃掉洛阳,从北进攻河内。若是不想洛阳落入袁、曹之手,大可在撤离之前,纵火焚城,付之一炬。”

    &nb

    sp;  李儒出起毒计,他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固守洛阳。洛阳地处四战之地,如今东西南三面屏障皆已失守,留在这里只会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然而在面对李儒的献计时,洛阳城内的诸位将军显然颇为不愿,这里有钱有权有女人,天底下哪还有地儿比这里更好。

    董卓亦是迟疑起来,他打心眼儿里舍不得洛阳城,他习惯了在这里声色犬马,纸醉金迷,不再想过那人人喊打、东躲西逃的流浪逃亡日子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孙女还小,老娘也受不得车驾里的急驰颠簸。

    “太师,末将不认可军师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无人说话,郭汜便站了起来。他见董卓没有立刻作出决策,便猜到董卓不想采纳李儒建议。事实上,他也不想离开洛阳,放弃这么美好的享受时光。

    李儒正欲开口,却被郭汜抢先说道:“军师,你先别急着否定,且听卑职慢慢道来。”

    李儒瞅了郭汜一眼,心中冷笑,我岂不知你心中所想?

    郭汜见李儒没有吭声,便开始了他的演讲。

    “自从去年从虎牢关回来之后,在太师的英明决策下,洛阳的城壁加高了将近两丈,绝对的易守难攻,此其一也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太师麾下精兵猛将无数,加上孟津关的牛辅中郎将,足有七万之众,而曹操和袁绍即使合兵,加起来也不过四万之数,不足虑也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洛阳城中存有大量谷物,足够我军十年开支,就算打消耗战,也能拖垮敌军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,纵观以上种种,我军必胜!倘若我们在这时候选择撤离,别人还当是我们怕了怂了,必被世人耻笑!”

    郭汜说得振奋,堂内诸将听完后,纷纷点头,觉得郭汜说得在理,请求董卓留守洛阳,与袁、曹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只有李儒面露不屑,给出八个字作为评论:鼠目寸光,小儿之见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切不可听信郭汜之言,还是应当早些行动,脱离洛阳这是非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儒再度向董卓躬身拱手,尤为恳切道:“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啊主公!”

    董卓听完郭汜的意见后,已然是听不进去李儒的苦心劝谏,大手一挥:“去年十几路诸侯都赢不了本太师,难道就凭袁绍、曹操两个小儿,就能赢我了?简直笑话!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积极备战,只要这两小儿敢来洛阳,定叫他们有来无回,粉身碎骨!”董卓大声吩咐起来。

    堂内众将抱拳,齐声应道:“谨遵太师之令!”

    被董卓否了意见的李儒满心失落,一时气怒上涌,指着诸将,悲怆大呼起来:“今日不听我之谏言,他日必亡于袁、曹之手。尔等,回去等着引颈受戮吧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将皆是怒目而视,董卓更是当场大骂起来:“李儒,你在这儿说什么疯话!给我滚回去,好好反省三日。”

    李儒神情愕然,怔楞在原处。他如何也没想到,这位昔日里对他言听计从的枭雄主公,会当众向他怒骂。

    那种凄楚哀凉的感觉,比刀子扎心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疯了,我疯了!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儒癫狂的大笑而去,满满笑声里透着难以述说的悲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