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二三章 且随曹某,登山冲关

时间:2018-05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汉中渐定,中原地区再起烽烟。

    时值五月,冀州牧袁绍发兵三万,再讨董卓,天下震惊。

    相较去年的云集响应,这一回,各地诸侯显然都学聪明了不少,声援袁绍者众,却无人发兵与之会聚,纷纷探头以望。

    好在袁绍也没想指望他们,既然喜欢看,那就看着好了。他带着三万河北将士过了河内,渡河进入陈留郡,然后西走,逼近洛阳。

    要进洛阳,虎牢关是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故地重游,袁绍颇多感慨。

    他望向城头,这座号为“天下第一关”的雄关险要依旧,只是昔年在此留下的血染城墙,早已被雨水冲刷干净。

    城头,一名穿着甲胄的高大男人扶墙望向下方,目光凝重深邃。

    虎牢关守将,徐荣!

    “徐荣,一年未见,别来无恙乎?”袁绍在城下打起招呼,尽管虎牢关鏖战,徐荣率军击败了讨董盟军,但这并不妨碍袁绍对徐荣的良好印象。

    此人,有大将之才。

    “承蒙袁将军惦念,徐荣很好。”城头上,徐荣回答得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袁绍心中存有收降徐荣的心思,拍马前走几步,立于城关底下,大声劝说起来:“徐荣,只要你肯弃暗投明,开城放我入关。过去的事情,我以冀州牧的名义,向你担保,会让朝廷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城上徐荣不为所动,剃起眉梢,高声问道:“袁冀州,忘了当日手臂疼痛否?”

    去年虎牢关决战,袁绍率军发起冲锋,在攻城之际,被徐荣砍伤了右臂,差一点就死在了徐荣手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袁绍毕竟有着枭雄的风采,两军交战各为其主,对于徐荣曾经差点杀死自己,他并未怪罪。

    “董卓豺狼之徒,残暴不仁,你为何还执迷不悟!”

    “董卓是豺狼之徒,你袁本初恐怕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吧?”徐荣冷笑,“当初韩文节好心将冀州牧的位置让与你,你却唆使人杀了他儿子,逼走韩馥不算。他逃至陈留,你仍不肯放过他,将他逼死自尽。”

    袁绍顿时哑口无言,面露苦笑,这两件事情他纯属背锅。

    初登冀州牧时,袁绍任命河内人朱汉为都官从事。

    朱汉曾被韩馥轻慢,被袁绍提拔后,想要迎合袁绍的心意,便擅自发兵包围韩馥的住宅,拔刀登屋。韩馥逃上楼去,朱汉便捉了韩馥的大儿子,将他的两只脚打断,并且当众杀死。

    袁绍听闻此事后,又惊又怒,他冀州牧的屁股还没坐稳,朱汉就给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袁绍为此大骂朱汉蠢才,立即差人逮捕了朱汉,将他处死,以平众怒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日,韩馥一直处于惊恐之中,看谁都像是索命的杀手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受不了了,请求袁绍让他离去,袁绍同意,于是韩馥就去投奔了陈留郡太守张邈。

    后来,袁绍派使者去见张邈,商议机密时,使者在张邈耳边悄声细语。韩馥当时在座,以为是在算计自己。过了一会儿,他起身入厕,因承

    受不住这股心理压力,遂用刮削简牍的书刀自杀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,不管袁绍如何否认解释,至始至终也没人愿意相信,深受世人诟病。

    袁绍也懒得慢慢解释,等以后雄鹿中原,人们自然会渐渐淡忘此事,赞他袁绍是大汉肱骨栋梁。

    说服不了徐荣,袁绍也失去了耐心,留下一句:“我给你三日时间思考,三日之后再不开城投降,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拨马回头,率军离去。

    回到驻营,身为袁绍手下大将的颜良眼珠怒张,很是不甘的问询起来:“主公,方才为何不让我率军攻城,你看那姓徐的,都嚣张成什么样了!哪有半点把您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“颜将军莫急,我之前听主公说过,徐荣此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将才,冒然强攻,我军未必能讨得便宜。”作为此行军师的沮授出言劝诫起颜良,并给他讲起虎牢关的地理形势,智取方是上策。

    “沮从事说得没错,虎牢关本就难攻,此刻又有徐荣镇守,如虎踞山林,与其强攻,不如想办法智取。”

    说完,袁绍看向颜良,寄予厚望道:“你作为吾之臂膀,今后早晚要独当一面,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只知鲁莽,凡事多动动脑子才行。”

    颜良这种粗莽子武夫,不似上位者喜怒不形于色,当听得主公如此器重自己时,他脸上早已是激动一片,抱拳大声答道:“末将定会好好学习,绝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颜良的反应在袁绍预料之中,他轻微“嗯”了一声,点头说道:“趁着此番随行,你有空就多向沮从事请教学习。”

    颜良自是答应得爽快,随后他想到一个问题,肚子里藏不住货,他又问了起来:“若三日后徐荣还是不肯投降,我们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袁绍和沮授对视一眼,由沮授为颜良说了起来:“那就有劳颜将军,日日前去搦战了。”

    颜良满口应下,说得自信无比:

    “沮从事,动脑子的事我可能不如你,但要说这单挑厮杀嘛,除了文丑外,也就那吕布能稍微压我一头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,天下人皆知,吕布脱离了董卓阵营。

    董卓麾下诸将,颜良已无惧任何人。

    沮授见颜良信心十足,心中也自是高兴。

    透过敞开的帐门,袁绍望向东南方向,低声喃喃:“孟德,你应该抵达轘轅关了吧,接下来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轘辕关作为洛阳八关之一,是其东南的门户,位于偃师与登封、巩义交界处的轘辕山上,为洛阳通往许、陈的捷径要冲。关处鄂岭坂,在太室山和少室山之间,道路险隘,有弯道十二,回环盘旋,将去复还,故称轘辕关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支装备精良的队伍赶至山脚。

    密林里,一道矫健的身影窜出,走到那领军的将领面前,压低声音汇报起来:“孟德,山下哨兵已经全部解决,没有一个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身穿轻甲的曹操点了点头,小眼赞许的看了夏侯惇一眼。

    从马背下来,曹操望了眼山上,回过头朝着身后将士低吼:“众儿郎,且随曹某——登山,冲关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