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二一章 张鲁来投

时间:2018-04-2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陈宫将计划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张鲁听完,心动倒是有些心动,但同时也颇为踌躇,毕竟杀了张修,就是跟刘焉彻底决裂。在张鲁心里,或多或少的有些畏惧那位刘皇亲。

    陈宫见张鲁犹豫不决,也不强迫,笑意岑岑道:“古之所谓: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您自个儿好生琢磨琢磨,在下告辞。”

    张鲁见陈宫要走,起身跟着走出帐外,口中说着:“我送送先生。”

    陈宫摆了摆手,“不必,临走之际,再奉劝将军一句,此事宜早不宜迟。晚了,可能就一切成空,化作泡影。”

    张鲁没应这话,只是抱拳道了声‘先生慢走’,目送着陈宫远去。

    回到南郑,已是五更时分,再有一个时辰,天便要亮了。

    郡守府内,除了巡夜的士卒,其他人皆已睡下。陈宫准备回房时,途经大堂,见到吕布仍坐于堂内,闭目养神是在等他,心中霎时间涌出一股无以复加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公台,你回来了。”吕布睁开眼眸,陈宫的脚步声哪能瞒过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惊扰将军美梦,宫之过也!”陈宫没想扰醒吕布,对此深感歉意。

    “此去如何?”吕布给陈宫倒了杯水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宫有些受宠若惊的接下,整个人如是胸有成竹,慢慢道来:“不负将军所望,只需静候些许时日,张鲁必会有所动作。”

    在同张鲁的交谈过程中,陈宫几乎摸清了张鲁的性格。此人生性多疑,行事谨慎,但他能够全然听完计划,还恭敬的把自己送出营寨,就表明他已经起了心思,只是没有明确的说出口罢了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昏迷数日的赵嵩醒来。

    他睁开双目,眼皮敛得很低,以致视线有些模糊不清,低声喃喃:“这里,便是阎罗殿吗?”

    他只记得那日孤身闯营,被赵嵩一拳击飞,后面的事情,便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照他推断,他应该是死了。

    嘎吱~

    屋门推开,走进来一名身形高大的神俊青年。

    赵嵩颇为费劲才看清此人面貌,脑海中一阵搜索,并不识得此人,遂出声问道: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吕布点头。

    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更何况是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赵嵩欲起身拜谢,然则刚一动身,身体各处便同时传来剧痛,疼得他咬牙抓紧了床单。

    吕布手往下压了压,言语温和:“你还是好生躺着吧,不要乱动。若非救治及时,你此刻已是黄泉路上的一缕孤魂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义士高姓?”

    “吕布。”

    温侯!

    听得这个名字,赵嵩心中一惊。他和吕布素昧谋面,身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,为何吕布会救下自己。

    赵嵩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吕布找了个位置落座,询问起他来:“你为何要杀张修?甚至不惜以命相搏。”

    赵嵩略微沉默片刻,讲起了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故事内容较为老套,大概就是,当初在他落难之时,苏固施恩于他,使他得以活命,又委他以主薄职位,视作心腹。

    赵嵩是个至情至性之人,君以国士待我,我必以死报之。

    所以在得知苏固死在张修手上后,他告别妻女,换上孝陵白衣,明知有去无回,也毅然决然,没有丝毫后悔。

    吕布耐心听完,笑着问道:“你叫赵嵩?”

    赵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巧得很,我来汉中过榆木岭的时候,遇到过你兄长赵钜。他向我举荐你,说你武艺无双。”

    吕布笑了起来,因为榆木岭是入汉中的第一道关卡所在,故而他记得较为清楚。

    怪不得温侯会来救我,原来是兄长在他面前替我有过举荐。

    赵嵩霎时明白过来,同时谦虚说着:“不过是毛皮功夫,比不得温侯善战无双。”

    “怎样,有没有心思在我麾下任职。”吕布早就起了收服的心思,也不兜绕圈子,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赵嵩的武艺不俗,在他麾下足以排进前五。

    “谢过温侯美意,只是小人还有心愿未了,恕我不能从命。”赵嵩脸上明显有过一丝意动,却还是婉拒了吕布的提议。

    吕布看得出他心思,随口道来:“杀张修么?”

    赵嵩不瞒吕布,点了点头。苏固于他有大恩,如不杀张修,今后纵使下了黄泉,也无颜面对苏固。

    吕布便不再强求,说了句‘好好养伤’。

    随后起身,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四月中旬,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。

    张鲁邀请张修入帐饮酒,于席间趁机袭杀张修,并用雷霆手段控制了其麾下兵众,化为己用。

    翌日,为表诚意,张鲁亲自带着张修的头颅,入城来见吕布,表示愿意归顺。

    吕布令人将头颅送至赵嵩处,由他处置。

    郡府大堂内,吕布高坐,看向堂内战战兢兢的张鲁,面露笑容道:“张修忤逆本将军,死有余辜。张将军能诛杀此贼,实乃大功一件,说吧,想要何等赏赐。”

    张鲁眼中闪过一抹喜色,表面却是平如常色,按照陈宫当日教他所说,抱拳应道:“卑职不敢居功讨赏,只愿留在温侯帐下效命,余愿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刘焉找你麻烦,或是拿你家人胁迫?”吕布饮了口凉水,似笑非笑的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卑职愿尽忠报国!”张鲁说道笃然,好似满腔正气,心中却有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有了吕布和朝廷这两座大靠山在,他自是不惧偏居川蜀的刘焉。至于家人么,他早已令人去往昔日住处,秘密将家人接来汉中。

    等刘焉知道他叛变的消息,估计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吕布让跪着的张鲁起身,语气平和:“既然你愿替本将军效力,我也自是不能亏待了你。从今日起,你便代为汉中郡守,等我回了长安,再正式向朝廷奏表。”

    张鲁听闻此言,心中大喜过望,恨不得立马吼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谢温侯提携之恩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大声表着忠心:“卑职此生,唯温侯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话里说的是吕布,而非朝廷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