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一八章 蛇鼠之辈,何足惧哉

时间:2018-04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(女生文学 )张修、张鲁暂且收兵,退后五里下寨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南郑城郡守府内,吕布正和陈宫商量着接下来的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如今苏固已死,吕布此行算是目的达成,汉中郡需要新的郡守,然则郡守人选却成了吕布较为头疼的问题。

    汉中这里山高皇帝远,与长安隔有秦岭山脉,消息难以互通。治理关中,最好是能像西凉那样,用本地的官员来治理本地,是最为妥善。

    然则汉中郡内的大官员,就只有薛齐给吕布的印象较为不错,此人行事老道,大事务都能处理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唯一让吕布不放心的是,一直没能寻到薛齐的软肋,握不住他把柄,那这种人随时都可能反叛。

    就像他昨天还在为苏固效力,今天就能立马给自己办事,保不准明儿个刘焉一来,他就能拱手送上汉中,投靠刘焉。

    吕布需要的是一个即使外贼来侵,也能死守到自己率军来援的人物。麾下宋宪潘凤这些人,做守城将官还行,要让他们做郡守,管理一方,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只能让陈宫暂时留在汉中经略,等到招贤馆那边有了合适人选之后,再让其来替换陈宫。

    不过回去之前,肯定要把巴蜀这边张修、张鲁的后顾之忧解决再。

    原先想一口气拿下汉中、直进巴蜀,可能计划要暂时搁置了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吕布低估了这边的道路险阻,进军的难度。他能入主关中,其中占了很大一部分运气的因素。

    刘焉在巴蜀经营许久,根基渐稳,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攻克。更何况以吕布如今的兵力,很难抽调出大量兵马运往汉中。

    还是等到以后汉中稳固,或是将来打通了荆襄之地,再来讨伐巴蜀的刘焉。

    只要刘焉不主动挑事,就让他先蹦跶几年好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张修派来使节,想要见您。”门外士卒来报。

    微眯着眼睛打盹儿的吕布听得这话,睁开双眸,道了声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门外走进一名文士模样的佐官,诚惶诚恐,朝吕布作揖行礼道:“下官别部司马帐下主薄马才俊,给温侯请安。”

    吕布瞅了此人一眼,淡然问道:“张修让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温侯的话,张修、张鲁二位将军不知温侯驾临汉中,今天冒昧在城下冲撞了温侯,故而在营中摆下宴席,想向温侯赔罪。特派下官前来相邀,请温侯赏脸赴宴。”

    主薄一边一边心翼翼的注视着吕布的神情变化,生怕稍有不慎,便触怒了这位大汉朝的右将军。

    “他二人既有此诚意,你便回去告诉他们,今晚本将军必到。”吕布得很是果断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主薄见吕布答应得如此爽快,心中舒了口气。本以为要多费唇舌才能请动这尊大神,没想到这么容易,吕布就应了下来。他也不在多,躬身同吕布告辞,退出堂外。

    主薄走后,陈宫面露忧色,出言劝道:“将军,此番极有可能是二张设下的鸿门宴,不可轻往。”

    作为吕布帐下谋士,陈宫自然是要事事先替吕布的安全着想。

    吕布对此倒不以为然,语气里流露出些许不屑:“他们不是楚霸王,吾亦不是汉高祖,蛇鼠之辈,何足惧哉!我若不去,天下人岂非笑我吕布胆怯?”

    陈宫见吕布打定主意,便也不再劝。

    吕布去换了衣服,陈宫找来宋宪,同他吩咐起来:“宋将军,今夜你带两千骑随后出发,隐于蜀军寨外,稍有动静,立马冲进去救出将军。”

    吕布自负武艺,陈宫却不得不防,这是他职责所在。

    “得令。”宋宪抱拳应下。

    黄昏落幕,巴蜀军营寨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张修张鲁带着手下一帮将官立在寨门外,望着南郑城那边的方向,脸上神色带有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太阳都落坡了,怎么还没来?”张修低沉起眉头,似有怨言。

    主薄马才俊也在这里,他回答起来:“当时温侯明明确确的答复过人,他必到的啊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再派人去催催?”身后的某个将领低声着。

    张修微微摇头,压下心中烦躁:“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少顷,踏踏的马蹄声从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修听得战马奔腾的声响,眼中精光闪烁。

    吕布此行只带了十余骑来,到了寨门处,见到张修等人在此恭候,抬腿滑下马背,道了声:“诸位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张修率先躬身行礼,带头喊了起来,身后的一众将官亦是随之喊道:“我等拜见温侯。”

    随后,张修张鲁二人引着吕布入了大营。

    军营里,士卒们得知吕布来了,皆是跑来观望,想站在最近的距离,看看这位被传得快要入神的将军,究竟是何模样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,笔挺的躯干,眉梢入鬓,丰神俊朗,即使不穿甲胄,也是威风不减。

    士卒们的眼中,带有崇拜的目光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们心里,也有着一丝的奢望,希望将来有一天,也能成为温侯这般的英雄人物。

    走进大帐,张修吩咐下去,命人将早已准备妥当的酒食端来。

    二人邀吕布上座主位,吕布摆手婉拒,落坐在左前方的位置,微微笑道:“既然我是客,那岂有喧宾夺主之理。”

    吕布这般了,张修张鲁便顺势而为,与其他心腹将领各自落座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二张与帐内将领皆是端起酒盏,敬向吕布。

    “卑职等人眼拙,有眼不识泰山。今日在城下言语冲罪了温侯,在此以酒赔罪,还请温侯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张修主动请罪起来,其余诸将同时望向吕布,等待着这位问候的答复。

    吕布打了个哈哈,浑然不以为意,大笑起来:“诸位将军皆是我大汉的忠义之士,功勋卓著,本将军和朝廷自是不会忘记。至于城下冲撞本将军一事嘛,不知者不罪,本将军也未曾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张修等人松了口气,齐声呼道:“温侯大量。”

    随后,众人只管敬酒奉承,拍着吕布马屁,夸他如何神勇难敌,视关东诸侯如草芥。

    这些话嘛,吕布也就听听而已,不会当真。

    要论拍马屁,当年吕布受先帝刘宏重用的时候,洛阳城内那些想巴结他的官员,曲意逢迎的功夫,可是比这些将官强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吕布放下手中酒盏,喝了这么多酒,也该谈谈正事了。他看向张修张鲁,很是淡然的了起来:“苏固已死,你们这一万多川蜀将士,也该撤回成都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帐内欢愉的气氛霎时降至冰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