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一三章 只身破关

时间:2018-04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胯下的赤菟开始发力前奔,越过挡道的栅栏、鹿角,好似飞跃而来的火龙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城关上的王洪瞳孔急缩,他望着正往这边冲来的身影,脸色惊愕,眼中全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难道,吕布想要一人攻城?

    王洪脑海中突兀的冒出这个想法,但他很快便自己给否了。

    别开玩笑了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唔~~~吼啊!!!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吼声在山谷间陡然炸裂,马背上的吕布气吞如虎,卯劲于右臂,将全身气力尽数灌注在握戟的右掌。

    赤菟冲至半坡,正往前冲的身躯急转往右,冲向右侧山脚的边缘,吕布口中低喝,虎啸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右手握住的画戟奋力往前扎去,插进右侧山壁的泥土之中,没入两尺之深。

    随后用力后拉,渐渐弯起的戟杆正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力道。

    嗡~~~

    一阵清鸣,画戟的戟杆在原处打颤,‘嗖’的瞬间,一道黑影御空飞向了城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身躯从天而降,落在城头。

    黑色的兽面吞头铠,威风凛凛的紫金冠,如刀削的棱角,好似恶蛟的双眸,挺拔的身躯,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怒海翻江的汹涌气势。

    尽管他赤手空拳,城关上握有兵器的士卒却在不断后退。那股子扑面而来的气势,压得他们快要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这,就是天下第一的风采吗?

    惊愕骇然的同时,所有人都在心中自问。

    王洪脸上的笑容,凝固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吕布居然可以跃上城墙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王洪脑子急转,仓岭关有将士一千二百余人,合力上前围剿,并不是没有杀死吕布的可能,只是……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吕布之前便已是威名赫赫,虎牢关搦战群雄,更是将他推向了巅峰。

    关上将士见到吕布如魔神般从天而降,加上之前所传的事迹,他们早已经吓破了胆,谁还敢豁出性命上前击杀围剿。

    纵使是王洪,在他的内心深处,也感觉到阵阵无力。那是一种强者独有的威压,就像是突然砸落在你面前的高山,令人仰止,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吕布朝着王洪走来,沿途上的士卒都老老实实站在原地,双腿打颤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生怕惹怒到这位武力天下第一的将军,动动手指头,就把自己给杀了。

    王洪咽着发干的喉咙,他想过归顺,但转眼想到刚才自己的那般态度,估计吕布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既然活不了,还不如索性一搏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抹寒芒,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卑将冒犯将军天威,请将军责罚!”

    远远的,王洪跪在了地上,砰砰砰的磕着响头。

    吕布走来,见王洪没了起初的嚣张气焰,淡然道:“我刚才就告诉过你,攻城不一定非要有千军万马。你看,我站在你的面前,纵使城关上有千人万人,我亦不惧丝毫。”

    平淡的声音里,透着股强大自信。

    “温侯神威,我等不及也。”埋下头的王洪大声着。

    “别跪着了,去把大门打开。”吕布瞅了王洪一眼,面容冷淡,对他的骨气似乎颇为失望。

    完,便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机会来了!

    王洪见吕布转身,起身的刹那,从袖间掏出一把寒亮的匕首,时迟那时快,径直刺向吕布的后背要害。

    愚蠢。

    背对王洪的吕布脸上多了一抹鄙夷,他如何会轻易的将后背交于别人,在王洪刺来的瞬间,他便敏捷的转过身来,身躯一闪。

    刺空的王洪赶忙急退,眼中大骇,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逃跑。可吕布哪会给他机会,抓过身旁士卒手中的长枪,往前一抛,投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跑了十几步的王洪陡然一个前趔,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感,瞬间袭遍全身。他低头看去,胸口处透出了尺长的枪头,木制的枪杆将他整个身躯洞穿。

    “谁去把门打开,谁便是这仓岭关的新任守将。”吕布背靠墙垛,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温侯,我去,我去!”

    关上士卒们争先恐后的呼喊了起来,扔下兵器,乱哄哄的踩踏着王洪的尸身而过,全都跑下城去开门,唯恐去晚半步,就让守将的位置落入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大门很快被士卒们打开,站在关上的吕布朝着曹性等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会意的诸将俱是神色激动的往前奔跑,口中大吼起来:“将士们,跟我冲啊!”

    谁攻城需要千军万马?

    有我一人,足矣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间,陈宫来到吕布的营帐。

    白天吕布只身跃上城头的那一幕,着实将陈宫给吓坏了,万一吕布有个好歹,他回去可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以后还是不要做这种太过冒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见面之后,陈宫首先就提出了这件事情,他尽量的规劝起吕布:“我知道将军骁勇,但也请您不要忘了,你是主帅。一举一动,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,我们宁可不要这座关卡,也不能将自身置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得这话,尽管他知道陈宫这是在为自己着想,但仍旧是反驳起来:“可如果不这样的话,我们即使是强攻,也很难夺下这座城关。”

    更何况,他对自己的实力,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可将军有没有想过,万一稍稍出了丁点意外,我们此行就功亏一篑了。”陈宫见吕布似乎听不进去,板起脸庞,严肃的着。

    “公台啊,你的思想就是太过保守。很多时候,不去努力试试,又怎知会没有其他结果。”

    见陈宫还想再,吕布打了个呵欠,摆了摆手,“我困了,公台也早做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陈宫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把话咽回了肚里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吕布的军队并未继续动身行进,而是选择了在仓岭关整顿歇息。

    华雄督管的后勤队伍距离仓岭关还有近百里的路程,在这山谷间,士卒行进都极为缓慢,更别是押送粮草的后勤了。

    倘若拉开太远,粮草供应不上,一旦出现稍许意外,就会成为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