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一二章 谁说攻城需要千军万马

时间:2018-04-2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“还不放我等入关过去,你是想造反吗!”

    简威将狗腿的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城上守将不为所动,抱拳同吕布道了声:“抱歉了温侯,恕卑将不能给您开门放行,此事须得先征得苏郡守的同意,然后才能给您答复。这几日,就麻烦温侯在这山间暂歇。”

    守将名叫王洪,乃是郡守苏固的心腹。

    当初他奉命来守这仓岭关时,苏固就同他叮嘱过,仓岭关作为褒斜道最后一道险要关隘,任何军队想要进出,都必须得有他的文书,或者事先打过招呼才行。

    否则,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不能开门放行。

    王洪谨记这点,不与吕布开门。

    吕布麾下诸将见状,皆是怒目相向,嚷嚷着要踏破仓岭关。王洪这厮在明知吕布是右将军的情况下,竟然还敢拒开城门,简直是狗胆包天!

    “王洪,你轻慢温侯,藐视朝廷,已是犯下大罪。如果你现在肯打开城门,不定还能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陈宫大声喝道,想要劝王洪开城,别看他只是一介文士,呼喊的声音却是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汝等无需多言,我王洪是个粗人,只会听郡守之令行事。别是温侯您,就算是天子亲临,我也照旧如此!”

    王洪在城关上得笃然果断,根本不留半分退路。

    “王洪,你目无天子,口出狂言,仅凭你刚才的话,便足以下狱问罪。”陈宫勃然厉斥起来,随后朝着城关上的众将士振臂一呼:“城上将士听令,给我拿下此獠!斩此人者,赏钱三万,官晋三级!”

    陈宫当即设下重酬,想利用城上士卒的心理,诱导叛变,来杀死王洪。

    正所谓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。

    王洪身后的某位百夫长听得这话,眉头压起,便按捺不住了,决定搏上一搏。

    他之前屡屡被王洪欺压,如今可不就是最好的时机么?既能杀了王洪泄愤,还能升官发财,简直是一石二鸟的天大好事。

    还犹豫什么!

    不在犹豫的百夫长当场拔刀,脚下步伐往前疾跑,决定来个先发制人,直砍王洪头颅,口中暴喝:“王洪,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王洪早料到有人会下杀手,回过头来,身躯一闪,躲开那明晃晃的刀刃,右手握拳,猛地挥去狠狠砸在百夫长的脸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吃了一拳的百夫长如沙包般往后倒去,摔了个七荤八素再也爬不起来,可见王洪这一拳之威。

    然后,王洪迈开步子,慢悠悠的走至百夫长面前。百夫长眼中流露出恐惧,似是在向王洪求饶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手偷袭,王洪当然不会饶他,甚至连一丝的怜悯都懒得施舍。脸上露出的笑容冷漠,抬起右腿,照着百夫长的胸口一脚跺下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胸骨碎裂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受此重击,百夫长张口‘哇’的一声,一大口血水从他嘴中喷出,吐血身亡。

    王洪的手段可谓是狠辣十足,解决了这名百夫长后,他左右环顾两边,面露凶相。

    那些藏有心思的士卒霎时都没了脾气,只觉后背发寒。你看我,我看你,俱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要那些重赏,而是王洪这厮,太强了!

    见识了王洪手段,吕布身后的诸将纷纷请战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这家伙软硬不吃,末将请求带兵攻关!”

    “我也愿往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陈宫听见这些话后,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,生怕吕布会点头应允,赶忙靠近劝阻起来:“将军,山岭地势不便于攻坚,更何况将军此行只带了五千兵马。若是强攻,即便攻下,也必然会损伤惨重。”

    仓岭关当道而建,左右皆是高山,从上往下望去,如是将这座关卡镶嵌在其中一般。关前有陡坡,坡下置有栅栏、鹿角等防御器械,冲上去都费劲,更别攻城拔寨了。

    句丧气的话,即使是将这五千士卒全都投入进去,攻下城关的胜算,也不足三成。

    这便是关隘据险而守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那你,如何是好?”曹性不服气的质问起来,他本就不甚喜欢陈宫,现在大伙儿都想着攻关破城,偏偏这家伙让他们不要冲动冒险,些丧气话,还罗里吧嗦的讲了一大堆没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听得曹性反问,陈宫脸上露出些许尴尬,摇头着:“暂时还没想到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呵,等你想到万全之策,估计苏固早就带着手下大批兵马来了。”曹性对此嗤之以鼻,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等到苏固大军到来,那还打个锤子。”侯成、潘凤等人跟着纷纷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陈宫指向曹性,被气得不出话来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显然是颇为恼怒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不要争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被他们吵得有些头疼,他一开口,诸人才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吕布望了眼仓岭关,城关不算高,大概有两丈左右,但因关前有处陡坡,加在一起,其垂直高度差不多也有四五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留在这里,没我命令,任何人不得擅自走动。”

    吕布令身后诸将士驻留原地,他则提握画戟,独自催马上前。

    王洪见吕布只身一人来到城下,眉头皱起,再度抱拳道:“温侯,卑将不想同你为敌。还请回去,等郡守的书信到了,卑将自会开门向你请罪。倘若温侯有事想让我转告郡守,尽管来便是,若是想让卑将放您过去,是万万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吕布笑了起来,望着王洪一字一句:“你就不怕我攻破此关,将你碎尸万段?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王洪先是一愣,继而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温侯之威名卑职素有所闻,不过以此地之险要,纵使温侯有千军万马,恐怕亦是难以攻下。”

    王洪以为吕布是在玩笑。

    他手下将士虽只有千余,但据此险要,即便是面对天下勇武第一人的吕布,他也一样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支军队连基本的攻城器械都没有,劣势占尽。

    “谁攻城需要千军万马?”

    吕布脸上的笑容愈盛,嘴角处,一抹自信的弧度悄然勾起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