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零八章 冬去春来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冬雪消融,大汉朝迎来初春。

    新年新气象,经历整个冬天的沉思,走过了冰雪消融,经历了咋暖还寒……远远眺去,山披绿装,春光明媚,熬过寒冬的花朵正悄然绽开,蝶舞花间。

    吕府的后园中,花开满园,姹紫千红。

    薇娘很喜欢花草,吕布便特意命了工匠,扩宽花园的面积,摆满了盆栽花草。

    园中,百花争相绽放,花香扑鼻,令人嗅之,不觉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在这里,可以看到关中许多地方都不曾有的花种,虞美人、绿萼梅、睡香、白玉兰、聚八仙、将离……

    繁不胜数。

    纵使是门口那两株桃树,也非寻常地里的桃树可比。

    寻常桃树所开花瓣,多为粉红,‘五色碧桃’则不然,它的花瓣几乎全为纯白,花蕊微带红丝。

    这是广陵郡守张祈特意差人,从广陵千里运植而来。

    随着吕布的位置越爬越高,地方县吏求他办事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后来,不少人都摸清了门路,要求吕布办事,送一些世所罕见的奇花异草,远比送金银玉石好使。

    花园里,百花争放,引来无数蝴蝶、蜜蜂采摘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在花园中响彻不停,铃铛奔跑扑着蝴蝶,不一会儿便大汗淋漓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大儿子吕篆跟在姐姐背后高高兴兴的跑着,儿子吕骁则坐在一颗大树下,抬头仰望着翠绿的枝叶,愣愣发神。

    “骁儿,你在看什么呢?”当娘的严薇走来,疼爱的问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娘亲,吃……吃……”

    家伙指着树叶,傻傻的笑着,嘴角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他听姐姐过,这树上会结出红色的果子,酸溜爽口,特别好吃。所以他常常会来这树下傻坐着干等,等它开花,等它结果。

    吕骁今年已有一岁半了,他的哥哥吕篆基本上能够和父母进行简单交流,而吕骁却连话都不利索,还时常会流口水。

    城内不少人都知道这事,并私下嘲讽,吕家的二公子,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别看吕骁平日里表现十分憨傻,可一旦惹毛了他,就会变得十分狂躁,胡乱打人。

    被他用石头砸伤的仆人,已经超过了双手之数。

    正旦前夜,吕骁因在外玩耍而不肯回家吃饭,仆人请他不动,严薇只好亲自前去哄他。

    结果,儿子来了犟脾气,还用石子砸破了娘亲的头。

    吕布得知后,气怒至极,直接去把吕骁揪了回来。然后手握粗实的竹条,打得儿子满屋子哇哇嚎叫,屁股紫青一片,半月都没能下得了床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时严薇拦着,估计能把这儿子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严薇对此很是担忧,差人请来了号有‘圣手’之称的仲景先生。

    张仲景给吕骁摸脉诊断之后,得出了结论。

    应该是当初躲避搜捕时,在秘道内伤到了胎气,后来难产,又震到头颅,留下了一系列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至于吕篆为何没事,大概是运气好吧。

    儿女们在花园里闹腾,吕布则和戏策在偏角的石亭里,商量着进攻汉中的时机。

    汉中作为南北双方的一个中间地带,夹在关中与巴蜀之间。当汉中地区为南方所控制时,双方以秦岭为界;当汉中地区为北方所控制时,南方只能凭大巴山险要以作抵抗。

    秦岭高峻险拔,足以为关中南面屏障;大巴山浑厚绵长,足以为四川北面屏障。

    在关中与汉中之间,有三条谷道与之相连,分别是:褒斜道、傥骆道、子午道。

    但因秦岭之高峻,每条谷道都曲折回旋,幽深险峻,不利于人力物力的大规模运动,尤其不利于粮草补给的运输。

    利用这些谷道出奇兵还可以,大规模进军则不利。

    汉中与巴蜀之间的通道有二:金牛道和米仓道。

    等拿下汉中。进攻巴蜀之时,吕布才会考略这两处谷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夫人的兄长到了,正在客堂等您。”管事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吕布听得这话,脸上有了笑意,招来妻子儿女,起身朝戏策道:“走,见见我这大舅哥去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客堂,见到严礼后,吕布爽朗笑道:“大舅哥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严礼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,起身行礼道:“见过温侯。”

    当年严薇为了吕布背离严家,将父亲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严礼得知以后,也是略有责备,当时的他在洛阳为官,自然有些看不起吕布这类的边塞校尉,觉得配不上他妹妹,更不配为严家的女婿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以为吕布是心怀叵测之辈,是想通过迎娶严薇来入赘严家,好作为今后晋升的资本。

    到底是看了吕布。

    严礼心中叹气,谁也没想到当年那个校尉,短短四五年时间,摇身一变,成为闻名天下的温侯,大汉朝的右将军。

    吕布显然被这声‘温侯’给弄得愣了一下,随后摆手笑道:“大舅哥,你这样就生分了。不管我将来坐到哪个位置,永远都是你妹夫。”

    严薇亦是带着儿女上前见礼,严礼看起来较为严肃,实则从待她极好。只是他作为严家长子,身上肩负着未来严家的命运,不得不变得处处心,事事谨慎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吕布问起了并州最近的情况。

    严礼如实以告,如今的并州在严信的治理下,已是蒸蒸日上,加上没有战乱波及,州境内的百姓从起初的要靠从各地收购的粮食供养,到现在已经能够自食其力。虽然不算富庶,但起码有吃有穿,少有人会像以前一样,被饿死、冻死。

    只是最近,在并、冀交界的黑山一带,出现了大量匪寇,他们在活动于中山、常山、赵郡、上党、河内等地的山谷之中,以拦道劫掠为生,官府谓之为‘黑山贼’。

    这些地方高峰迭起,海拔极高。又于各处险要建设关寨,并、冀两地的官府都曾派兵屡次征讨,然则每回都是败北而归。

    后来当地官府索性也不管了,只要他们不主动劫掠县府,也就任由他们去了。8)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