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零七章 昔年枭雄,今已老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袁绍领了冀州牧,自称承制,向朝廷上奏,表韩馥为奋威将军。不过却只是个虚名头衔,既无将佐,也无兵众。

    韩馥的苦难日子自此开始,以至于逃难陈留,投奔张邈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领了冀州牧的袁绍志得意满,他把当初反对他的人全都宽恕,并让他们恢复原职。

    这手收买人心,玩得那叫一个漂亮。

    北方的公孙瓒也暂时退去,私下书信给袁绍,让他不要忘记当初的承诺。

    袁绍对此倒是不以为意,心中嗤夷。

    你赢得了韩馥,却未必赢得了我!

    这天,袁绍找来被他拜为别驾从事的沮授,踌躇满志的问道:“如今贼臣作乱,朝廷西迁,我袁家世代深受皇恩,当竭尽全力兴复汉室。然而,齐桓公如果没有管仲就不能成为霸主,勾践没有范蠡也不能保住越国。我想与卿同心戮力,共安社稷,不知卿有何妙策?”

    此番话中,袁绍自比齐桓公和越王勾践,将沮授比作管仲、范蠡,以表示对沮授的器重和信任。

    沮授听得这话,心中那股感动直冲胸口,无以复加,以为遇到了明主。

    他之前在韩馥那里一直郁郁不得志,如今袁绍这番话,令他恨不得随着袁绍南征北战,肝脑涂地。

    “将军年少入朝,扬名于海内。废立之际,能发扬忠义;单骑出走,使董卓惊恐。渡河北上,则渤海从命;拥一郡之卒,而聚冀州之众。威声越过河朔,名望重于天下!”

    不得不,这些文人拍起马屁来,是一套一套的,军中武夫是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沮授接着道:“将军应首先兴军东讨,可以征洛阳董卓;还讨黑山,可以消灭张燕。然后回师北征,平公孙瓒;震慑戎狄,降服鲜卑、乌桓。您就可拥有浊河以北的四州之地,因之收揽英雄之才,集合百万大军,迎陛下于西京,复宗庙于洛阳。以此号令天下,诛讨未服,天下谁能挡之?”

    这一波节奏,带得袁绍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好,明年开春,我便号召天下,再讨董卓!”

    袁绍得豪迈无比,如今董卓没了天子在手,还背上欺君逆国的罪名,可谓是虎落平阳,天下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见袁绍又起了当盟主号令天下的心思,沮授心中苦笑,这是袁绍最大的弊病,太过爱慕虚名。

    他赶忙出言劝谏:“明公,诸侯靠不住,讨伐董卓这件事情,只能靠您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袁绍皱眉,他正想着在天下人面前,抖抖自己这个新任冀州牧的威风,结果却遭到沮授劝阻,心中自然有几分不乐。

    沮授拱手回道:“人心不齐,纵使再多兵力,亦是于事无补。”

    仔细想想,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我可以不叫,但有个人,我必须要通知一声。”袁绍如是着。

    “请明公示下。”沮授有些纳闷儿,虚心请教起来。

    “曹孟德。”

    这是袁绍给出的答复。

    沮授对此人有所耳闻,据在征讨董卓的战役中,只有曹操带去的兵马,是在虎牢关的攻坚战中,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书信从冀州飞往谯县,曹操见此书信后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寄回信函,与袁绍约定,由袁绍正面进攻,吸引董卓火力。他则率军绕道颍川,从东南的轘辕关突进洛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司隶,洛阳城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帝都,繁盛热闹的景象不在,如今只剩下满目疮痍。覆盖着大雪皑皑的城池,不见生机,只有道不尽的一片苍凉。

    董卓回来之后,脾性愈发残暴嗜杀,稍有不顺心的事情,便要杀人泄愤。就连最初投诚他的少府卿陆骝,前两天也因一句话,而触怒董卓,被抄家灭族。

    本以为董卓回来后,见到他们留在洛阳,会感动些许,对他们好上许多。哪想到董卓变本加厉,不仅纵容麾下士卒劫掠那些富商豪贾,更是将其余府邸之中的金银玉器,尽数抢夺一空。

    这些起初没跟吕布一起走的官员、士族,此刻已经悔青了肠子。

    作为掌权者,年轻时候杀伐过度,越老,就越容不得别人的半点忤逆。

    作为首席谋士的李儒屡次劝谏董卓,洛阳乃是四战之地,不能固守。留在这里无疑是坐以待毙,当寻找新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董卓如今除了名声不行之外,有用不完的钱财和粮食,还有将近十万将士追随。要打下其他州郡作为根基,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然则董卓根本听不进去,整日饮酒作乐,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。

    年底,董卓回了趟府宅。

    明儿个便是正旦,也是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照例是应该一家人团团圆圆,坐在一起守岁,吃顿团年饭。

    席间,董卓亲自给老母亲盛饭舀汤,双手恭恭敬敬的递上,又给孙女发了岁钱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年迈的老母亲在婢女的搀扶下,先去睡了。

    董卓则将软榻搬至后院,孤零零的坐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月。他。影。

    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“我都忘了,有多久没有这样清净过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天上的霜寒月色,董卓叹息连连,月光洒在他丑恶面庞上,多了几许落寞。

    此时,一道巧的身影从院落的侧门处,蹦蹦跳跳的欢喜跑了过来。董白拉起祖父肥乎乎的大手,摇晃着可爱的撒娇起来:“翁翁,我好久都没有去铃铛家里玩儿了。我想明天去她家里找她,就玩一会儿,好不好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养在深宅里的董白,根本不知道外边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董卓的双目蓦然冷了下来,心中戾气横生。

    他从威风凛凛的太师,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,拜谁所赐?

    是吕布,是吕布毁了他的一切!

    董卓心态渐变扭曲,更是一把夺过孙女手中的酸果,用力仍在地上,用脚踩碾得粉碎,凶戾的朝董白吼道:“今后不准再跟我提起吕布的名字,还有,你哪也不准去!”

    董白被吓得足足愣了会儿,她何曾见过翁翁这般凶狠的模样,随后‘哇’的一声,止不住的嚎啕起来,抹着眼泪往外边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最疼爱的孙女离自己而去,董卓心里有着股不出的难受,同时在他的脸上,浮现出一阵迷茫。

    我这是……怎么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