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零五章 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。

时间:2018-04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曹操领着诸将走进主帅大营,分列而坐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曹操看向夏侯惇,开门见山:“元让,士卒训练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还需两三月,方能成就精锐之士。”夏侯惇在心中略作估计,侧身向曹操抱拳回答。

    招募士卒的时日尚浅,训练也才刚刚起步不久,此时若是将他们投入战场,也只会是一群乌合之众。除了摇旗呐喊,涨涨威势,基本上没有过多的杀伤。

    只要敌军铁骑来回两个冲锋,便能轻易的将他们击垮碾碎。

    曹操是带过兵的人,知道训练这种事情急不得,也不与将领们施压,只是让他们好生训练,早日练出一支精锐之师。

    众将领命应下。

    在营中坐了会儿后,交代完事情的曹操出了营帐,在他身边,只有毛玠一人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军营巡视,在一处高地停了下来,俯瞰着下方排成方阵的士卒。

    曹操眼里闪烁着光芒,叉腰而立,下方这些士卒就是他未来的所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明公,是想再伐董卓?”身旁的毛玠试探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操点头,挺直了并不魁梧的身躯,语气雄浑激昂:“董卓乃国贼,我世食汉禄,若不思报国,与禽兽何异?吾,必讨之!”

    这番话出,别武夫,就连他这文士,都陡然觉得心潮澎湃,旁边的矮身躯在他心中,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果然没有跟错主公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激荡,毛玠向曹操请示:“明公,要不要派人去通知袁家兄弟,或是其他诸侯。”

    曹操有讨董的想法固然很好,然则董卓手中仍旧握有十万虎狼,仅凭曹操一己之力,恐难以应付。

    曹操摇头,否了毛玠的提议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讨董联盟,让他彻底看清了这些诸侯的面目,一个个惜命如金,互相试探,上了战场也是出拳不出力。

    最后若不是被董卓烧了粮草,逼至绝境,他们哪会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这样的盟友,要来只会是拖后腿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

    毛玠还是有些担心,毕竟双方实力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“董卓残暴失尽民心,今天下之人,无不欲生啖其肉。”

    曹操昂然而立,豪气万丈道:“昔年勾践卧薪尝胆,三千越甲可吞吴;我今有六千甲士,如何破不得国贼董卓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州,平原县府。

    时值寒冬,别地百姓冻死饿死不在少数,唯有这里,百姓们安居乐业,有田可耕,能够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新来的平原县令,姓刘,据是皇室宗亲。

    刘县令到来之后,对外积极征讨附近贼寇,所到之处,贼匪望风而降;在内则乐善好施,即使不是身为士人的普通百姓,都可与他同席而坐,同簋而食,不会有所拣择。

    总之,在平原这块县地,极得人心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天气极寒。

    在府内烤着炭火的三兄弟,不由谈起了国事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皇帝儿不过是董卓所立的傀儡,管他作甚!”张飞自从相貌渐变粗犷之后,嗓门儿也跟着大了许多,稍微加大音量,便有如雷震。

    “三弟,莫要胡!”刘备责斥张飞,他这兄弟,有勇力也足够忠心,就是性子太莽,冲动好斗。

    他要再不约束着点,早晚得闯下大祸。

    张飞却不以为意,“要我,大哥你贵为汉室宗亲,又深得百姓爱戴,这皇帝就该由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哪能让张飞将剩下的话完,赶忙打断,厉声怒斥:“我虽为汉室宗亲,却断然不会行那悖逆之事。你若再敢胡,我便叫你二哥,封了你的嘴巴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,谁稀罕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飞倍感委屈的声嘀咕两句,然后朝刘备、关羽着:“大哥二哥,我去练武了,你们慢慢聊吧。”

    完,便从堂屋走出,去了练武的院地。

    少顷,有衙吏从外边跑进,向刘备禀报:“县令,外边有人想要求见您。”

    见我?

    刘备不知何人,主动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府外,站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,拄着一根木杖,像是逃难而来的难民。

    见到刘备亲自出来迎接,青年似是有些受宠若惊,向刘备见礼之后,掩面悲怆的了起来:“人陈术,汝南人氏,本来是往冀州投奔亲戚,奈何盘缠在途中为贼匪所抢。途经此地,想向县令讨借一二。”

    刘备听完,并未当即叫人拿来盘缠,而是和颜悦色的先问了青年一句,吃饭了没有。

    青年愣了刹那,神情有些恍惚,似是头一回见到这般客气的县官,不知该回答是或不是。

    刘备便已知晓,一边让人去准备膳食,一边让二弟关羽去取些盘缠。他自己则拉起陈术的手腕,往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去往堂屋的道路上,只有刘备和陈术两人。

    刘备拉着陈术往前走着,后者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。但想起刘备方才的表现,那抹杀机又被他很好的掩藏下去。

    到了堂屋,刘备让陈术与自己共坐一席。

    陈术却是赶忙摆头摇手,口中连道:“不妥不妥,卑贱之躯,岂能与县尊同席。”

    刘备对此倒不以为然,笑着示意他放宽心态,不必在乎那些礼节。

    刘备的仁厚,令陈术大为感动。膳食端来,刘备又将这些饭菜全都推到了陈术面前,让他吃饱。

    然后亲切的问着他一些琐碎日常,比如家里几口人,可否成婚之类的话题,就像一个和善的邻家大哥,没有丝毫县官架子。

    陈术坦言,自己是个孤儿,父母早亡。

    此时的堂内只有他和刘备两人,已是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只要动手,必能一击即杀!

    陈术低头扒拉着碗中饭粒,却迟迟下不了最后的决断。

    用完膳食,刘备将他送出府外,拿过关羽手中的盘缠,交到陈术手中。

    “此去冀州遥远,兄台路上多加心。若是再有难处,尽管回来找我刘玄德便是。”刘备得慷慨正然,拱手向他送别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陈术的眼泪‘唰’的一下子就夺眶而出,他跪倒在地,将头重重磕在地上,悔恨万分:“县令,人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刘备见到陈术这番动作,也有些愣神,出声问道:“此话何解?”

    原来此人并非叫做陈术,他的真名唤作陈到。上午,他途径此地,受到了县民刘平的蛊惑,刘备残暴不仁,枉法欺压百姓。

    陈到当时也没做调查,便决定‘替天行道’,前来刺杀刘备。

    然则见到刘备之后,刘备的坦诚仁厚使得陈到彻底打消了念头。他也终于明白,自己是受了他人欺骗。

    差点误杀贤能,陈到心中愧恨万分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只求一死。

    刘备却没有令人将他缉拿,反而亲手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在得知陈到居无定所,又有武艺傍身后,刘备起了收服之心:“叔至,可愿在我麾下效力?”

    陈到听得这话,心中惊喜交加,哪有不愿之理,当即拱手抱拳:“承蒙明公不弃,某愿效犬马之劳!”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