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零四章 夫妻夜话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吕布带着醉意回到大堂,夫人严薇为他热了参汤,用以解酒。

    “有劳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略微歉意的着,大半夜里薇娘还在等着自己回家,令他胸中升起了浓浓感动。

    “夫君得哪里话,这不过是妾身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严薇将参汤递给吕布,随后走到背后,给吕布捏肩。

    酥软的感觉从肩上传来,舒爽无比。

    吕布喝了口参汤,索性脑袋后仰,靠在夫人怀中,闭上双目缓缓养神。

    严薇便贴心的给他揉摁起两旁穴位,犹豫会儿后,她丹唇轻启,轻声问着:“夫君近来,似乎有所烦心。”

    吕布享受着严薇的揉按,也不睁眼,道了声:“还不是让那帮朝臣给闹得,薇娘你也知道,为夫在关中根基较薄,一旦出了事情,朝堂上也没人替我话。”

    听得夫君难处,严薇娟起秀眉,犹豫了稍许,心翼翼的开口建议起来:“大兄在家闲赋年余,夫君大可以让兄长来长安帮你。”

    当年董卓入京的时候,严礼有先见之明,最先辞官离开洛阳,辗转往北回了并州。

    如今董卓大势已去,天子百官在夫君的护送下,成功入驻关中。

    期间,父亲多次来过书信,他拉不下脸来求吕布,只好让女儿吹吹枕边风,让吕布提拔一下他的这些舅哥们。

    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如今的吕布已不是当年那个任老爷子怠慢的愣头子了,而是手握重兵的温侯、右将军。放眼整个天下,也是威名赫赫。

    妇人不得干政,吕布倒不在意这些。对他而言,能够真正倾述心声的人,除了戏策,也就只有这位和他同床共枕多年的爱人。

    话回来,严薇这话倒是提醒了吕布。

    近两年他先是想着应付董卓,后来又忙着关中和西凉的大事务,以至于忽略了他的舅哥们。

    “嗯,薇娘你得不错,是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吕布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,宽大的手掌覆在妻子白皙的手背上,轻轻拍了拍:“明日我便修书一封,让人带去并州交给老爷子,让他把舅哥们遣来长安,也好同我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娘家人,即使再不亲,也总比外边的那些人要好得多。更何况,严礼和严义都曾数次帮助过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如此爽快的答复,令严薇心中舒了口气。毕竟一方是父亲,一方是夫君,她不想让两头难堪。

    “过完年后,我可能要去趟汉中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吕布出声着。

    “不多歇些时日吗?”

    严薇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,美眸中流露出失落。

    如今的吕布可以是身居高位,也封了侯,作为妻子的严薇只希望吕布能安安心心的呆在家里,陪伴着她和孩子。

    然则,家国大事,从来都不是她一妇人能够左右得了。

    吕布深知,曹操、刘备这些人可不是省油的灯,皆是世之枭雄。一味的固守关中,不努力拓张,等到他两发展壮大起来,再想对付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努力使自身势力更加强大。到时曹、刘二人纵然联合一起,也撼之不动。

    前些时日,吕布以朝廷的名义召汉中郡守苏固入朝,结果苏固称病推诿,拒不应诏。

    早在征召苏固之前,吕布就已经派了探子去往汉中。这家伙根本没病,就是不想入朝,为人鱼肉。

    既然苏固不愿来,那吕布就只有亲自去了。

    严薇是个端庄贤淑、识得大体的女子,她心中虽不愿吕布离去,却也知道夫君心意已决,遂强颜笑道:“夫君只管安心国家大事,府内琐碎,自有妾身打理。”

    吕布‘嗯’了一声,睁开眼眸,“铃铛和篆儿、骁儿都睡了吗?”

    严薇点了点头,应了声‘都睡了’。

    吕布起身,回头看向严薇,舒张猿臂,不等妻子反应过来,便将她‘公主抱’在怀中。

    脱离地面的严薇低呼一声,等她回过神来时,便已落入了坚实的胸膛之中。吕布眼神灼热,一股狂野的雄性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严薇似是知道了吕布要做什么,在怀中轻微挣扎起来,秀脸通红的着:“夫君,放我下来,让别人看见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乱嚼舌头,明天就拉出去杖毙!”

    吕布得霸道无比,随后抱起薇娘,往着寝屋方向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距长安数以千里之外的沛国谯县。

    杀!杀!杀!

    天寒地冻的原野上,数千精猛士卒正呼吼着挥动起手中兵器,加强训练。每做一动,口中必喝‘杀’字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讨董失败之后,兵力尽丧的曹操成了光杆司令,带着夏侯惇等残兵败将,回了老家投奔父亲。

    父子两在书房长谈了一宿,最终曹操动了曹嵩,重新招募士卒六千余名。

    如今的世道,天灾人祸,难民无数。只要你有粮食,能让他们吃饱饭,士卒要多少就有多少。

    曹嵩这些年的官可不是白当,依仗着权势,到处敛财,使得曹家成了豫州境内的巨富。养个几千人的队伍,不十年二十年,一年半载还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曹操今日得空,前来巡视军营。

    夏侯兄弟、曹氏兄弟等人俱是出来迎接,跟在曹操身后。

    走入军营,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挥动着手中长槊,翻飞刺挑,勤奋练武。

    见到曹操后,少年停下动作,跑到曹操面前,用袖衣擦去额上汗水,恭敬的喊了声‘父亲大人’。

    天寒地冻的气候,能够练得浑身热气腾腾,可见其之勤奋用功。

    这是曹操的大儿子曹昂,乃是庶妻刘氏所生,但由于生母早死,是以由正室丁氏抚养大,这些年也一直都在谯县。

    曹操此番回来,曹昂便求着父亲,让他也入营磨砺锻炼。

    “子脩(xiu),军中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曹操很是喜欢这个大儿子,看见他勤奋努力,没给自己丢脸,曹操心中也是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“叔伯、将军们俱是本领十足,孩儿能学他们十分之一的本领,便已足矣!”听得父亲发问,曹昂谦和的着,顺带夸了这些将军们的本事了得。

    夏侯惇曹仁曹洪以及李典乐进等人听了,俱是觉得倍儿有脸面,霎时对这位大公子的印象,又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学学,莫让为父失望。”曹操暗自点了点头,拍了拍曹昂肩膀。儿子没有焦躁的脾性,这点很好。

    感受到父亲言语间的期望,曹昂顿时觉得胸中热血澎湃激流,抱拳大声答道: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  虽然曹操讨董失败了,但父亲在他心里,一直都是英雄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