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零二章 司徒王允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中年文士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纵使绞尽脑汁,也算不出此题答案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有怠慢,拱手虚心请教:“在下驽钝,请先生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雀十四只,燕十一只。”郭嘉轻描淡写的给出答案,便不再理会文士,带着戏策的腰佩走了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又掐起指节,将答案细细一算,果真如此!

    吾看世人矣!

    中年文士见郭嘉离开,赶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等等在下。”中年文士边跑边喊。

    郭嘉顿下脚步,瞥了文士一眼,语气冰冷:“怎么,阁下还要刁难?”

    “先生才高八斗,吾不及也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自叹不如,对着比他了十余岁的郭嘉作揖行礼:“在下平原华歆,欲与先生相交,请问先生高姓?”

    郭嘉却不搭理此人,他喜欢的人就是喜欢,不喜欢的人,任你如何讨好也没用。

    未置一言,大步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华歆悻悻的站在原地,他望着郭嘉瘦弱的身影,却也没有厚着脸皮再追上去。

    两月之后,已是寒冬。

    从凉州那边传来震惊朝野的消息,奉旨征讨西凉的汉军全数覆没,领军的耿仁更是被割下了头颅,送至京师。

    随后,马腾、宋建、韩遂共起十万兵马,进犯关中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朝廷大为震动,百官们更是惶惶不安,担忧叛军会攻破陈仓,直入三辅。

    急忙令吕布率军抵御,吕布趁机再提招降之事。

    这一回,满朝官员再无人出来反驳,只希望早日把这伙瘟神送走才好。

    拿了圣旨的吕布动身前往陈仓,会见马腾、韩遂、宋建之后,宣读朝廷旨意:封马腾为征西将军,宋建为镇西将军、韩遂为金城太守兼任抚顺中郎将。

    拜了高官的三人当即谢过吕布,又请吕布在军中吃了酒宴,才罢兵退回凉州。

    至此,动乱数年的西凉暂时进入了和平时期。

    岁末年底,长安城下了一场大雪,将整座城池都银装素裹起来,漫目望去,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天子在未央宫的玉堂殿,摆起一场大宴,邀请了群臣百官,吕布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一年,天下动荡,发生了太多变故。

    可对吕布而言,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。不仅摆脱了董卓的禁锢,更是将天子百官送进关中,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暂别了妻儿的吕布从府邸出来,往着皇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穿着厚厚的袄衣,缩裹着身躯在道路上佝偻的走着。

    吕布低头想着事情,盖勋已经成为了新的凉州牧,这些日子,吕布时常收到老爷子的来信,是非常感谢吕布的举荐,还给他送来了许多凉州特产,以及一些奇花异草。

    吕布对这些兴趣不大,薇娘却是喜欢得紧,全都搬进她的苑儿里,好生照料去了。

    同时,姜也被举荐成为天水郡守,负责洛阳百姓在天水一带的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再加上控制渭谷一带的马腾,凉州大半都在吕布的控制范围以内。只消再稳固些日子,纵使韩遂、宋建想反,吕布也能号召众人灭了他们。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见到吕布,纷纷主动退避让道。并非他们认识吕布,而是吕布如今的穿着打扮,锦衣玉带,已不是当年麻衣粗裤的愣头伙。

    龙骧虎步,在他的身上,有着股成熟男人的威严感。

    百姓们皆将他当做了大家族的老爷。

    来到皇宫外,吕布正欲入宫,忽然听得后方有人在同他寒暄:“温侯,等等老朽。”

    吕布回头看去,提着礼服下摆的老人紧赶慢赶,面容和蔼,穿着三公的礼服,两鬓斑白。

    今天是天子宴请百官,故所有臣子都换上了隆重的礼服,而非往日觐见时穿的朝服。

    若非识得此人,吕布还真要被他露出的和善模样所迷惑。

    吕布脸色不变,语气如往常平淡:“王司徒,何事唤我?”

    对于这位上一世设‘美人计’坑害自己的老人,吕布没有太大好感。更何况上一世的王允,一直都在利用吕布,连心腹都算不上,只是将他当做手中棋子而已。

    王允少年得意时,号称王佐之才,中年时期进入朝廷为官,后遭到十常侍的迫害,官场失意,被迫流亡。

    年老时再入朝堂,偏好阴谋术,迷恋权力,刚愎自用。他忠于汉室,希望大汉能在自己手中复兴,但同时也气量狭,排斥异己。

    吕布的冷淡反应令王允心有不悦,别的官员见到自己,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的行礼喊上一声‘司徒公’?就你常常冷着张脸,摆给谁看啊!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悦,但以王允的城府,肯定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走到吕布身旁,脸上的笑容依旧,和颜悦色的着:“温侯多日未曾去老朽府上一坐,前些日子,有人赠与老朽一柄宝剑。老朽不懂这些,想请温侯去府上品鉴品鉴。”

    既然女人打动不了吕布,那就换件兵器试试。

    王允如是想着,他想拉拢吕布,已不是一朝一夕。

    吕布掌握着关中各处要塞的兵马调度,本身的实力亦是非凡,昔日的虎牢关之战,便足以证明。

    两人皆出身于并州,王允就琢磨着,他和吕布算是同州的老乡,交流起来应该会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然则,吕布始终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并州贫瘠,受教育的范围和程度,赶中原地区,差了很大一截,在朝野为官的更是少数。

    故而王允经营这么些年,也始终难有真正的党羽。直到吕布一路升迁而来,王允便知道,他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在董卓麾下时,王允就想过用吕布这把‘利剑’杀死董卓。结果出乎意料的,吕布自己脱离了董卓,带着天子百官来到关中。

    这份胆识魄力,使得王允对他刮目相看,也更加的想把吕布忽悠到自己的这块阵营。

    到那时,吕布主外征讨,他主内朝政,内外相应,大汉可兴!

    只是吕布一直不上套,令王允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面对王允期望的目光,吕布照例选择了拒绝,找了‘军务繁忙’为借口。他这辈子可不想再跟王允牵扯到一起,只要这老头不主动找事,吕布也懒得去管他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宝剑么?

    吕布没有太大兴趣,如今的他已是一身顶级配置。先帝赐的甲胄、战靴、紫金冠,加上中兴剑,胯下赤菟马,掌中方天戟。

    还有何求?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