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零一章 有人踢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趣阁 om】!

    即将闭馆的时候,招贤馆外来了个风尘仆仆的中年文士。

    招贤?

    文士抬头看了眼匾额上的名号,嗤笑一声,迈步走进馆中。

    许靖主动迎了上来,戏策刚走会儿,不在的时候,馆内平日里的事务皆由他在处理负责。

    “兄台可是应贤而来?”许靖客气的招呼起来,他观来人丰眉朗目,从穿着打扮到精神气质上,俱是不俗。万一是真才实学之辈,可不能怠慢。

    熟料中年文士并不理他,而是扫视了一圈馆内的学子士人,反问了一声:“你们都是这里所招揽的有才之士?”

    他故意在‘有才之士’这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,似有不屑。

    听得他这口气,有名长衫士子从位置起来,不悦回道:“是有如何!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却也不恼,讥诮起来:“既是有才之士,想必定是学富五车。正好,在下有一难题,烦请诸位不吝解答。”

    “请阁下赐教。”

    馆内的学子士人见有人来踢馆找刺,皆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戏策百里挑一选出来的人物,有人来此闹事,他们不能退缩,更不能怯阵而逃,给这招贤馆招来笑柄。

    吾定要好生回答,让这厮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馆内的士子们心中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倒是不甚着急,缓缓而谈:“前些时日,在下从市集购得一木瓢,想用来舀清浊河水。故而请问诸位,何时才能够将浊河舀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馆内的所有人此刻都迟疑起来,面露难色,绞尽脑汁的想着这个极为刁钻的问题。

    有的十年,有的二十年。

    也有人,河水是流动的,一辈子都不可能舀完。

    见无人给出确切答案,中年文士脸上的笑意更盛,嗤夷的道了声:“不如过此。”

    早年时,他曾拜师太尉陈球,在当地也是颇有名声。后来经县令举荐成为孝廉,朝廷亦拜他为郎中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能青云直上时,天公不作美,给他降下了一场大病,使他不得不辞官回家。

    此番他孤身来到长安,便是想靠着当年恩师陈球的一缕香火情,来投靠当朝太傅马日禅,让他给自己谋个官职。

    来的途中,他听到过不少关于招贤馆的事情。然则他对此事兴趣缺缺,觉得难成大事。

    去往马日禅的府邸,途中经过此地,他也就顺道进来瞅瞅,想看看这些招揽的寒门士人有何能耐。

    寻常儒家学,可能难不住这些学子,故而他来了个剑走偏锋。

    见得无人应答,中年文士愈发得意起来,看着思索的众人,目光里透着鄙夷,到底是帮贫贱泥瓦出身,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“请问阁下木瓢盛量几何?若与浊河一般大,那一瓢足矣;如有浊河一半,则需两瓢。故而请阁下先告知于我,木瓢盛量几何?”

    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听得这个答案,皆是神情一震,简直是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他们随着声音看去,想看看能答出此题的‘高人’,会是何人。

    门口处,清瘦的身影倚靠门槛,俊逸的脸庞上带有不屑。

    少年年纪不大,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,却有着罕见的白狐脸,披上青衫,多了几分洒脱逍遥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郭嘉。

    戏策离开的时候,腰佩落在馆里,他特意来替戏策取回。

    结果恰巧听到了文士的咄咄逼人,便出言反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除了睡觉,戏策几乎时刻守在这里。既是想给吕布招揽可用之才,同时也想尽可能多的招纳寒门学士。

    若方才的问题无人能够应答,一旦传了出去,招贤馆势必会沦为整座长安城的笑柄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戏策的心血毁于一旦,郭嘉这生性放荡的浪子,终于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文士顺着声音回头,见答出他题目之人竟是个俊俏少年,以为他不过是机缘巧合给撞上了而已,便又问道:“请问友,天有头乎?”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问题?

    馆内的众人一头雾水,头一回觉得这么多年的书,算是白读了几十年。

    郭嘉不紧不慢的答道:“有之。”

    “在何方也?”文士追问。

    “在西方。诗云:‘乃眷西顾。’以此推之,头在西方。”

    “天有耳乎?”

    “天处高而听卑,诗云:‘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。’若其无耳,何以听之?”

    “天有足乎?”

    “有。诗云:‘天步艰难,之子不犹。’若其无足,何以步之?”

    两人快问快答,中间没有丝毫停顿,观战的众人完全跟不上节奏,脑袋在两人之间,左右摆动。

    “天有姓乎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何姓?”

    “姓刘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知之?”

    “天子姓刘,故以此知之。”

    “日生于东乎?”

    “虽生于东而没于西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语落下之后,馆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。

    继而,响起一阵轰然的喝彩声来:“好!”

    以前众人还以为郭嘉不过是跟在戏策身旁打杂,今日一番论辩下来,他们对这位少年的才学,又有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装逼失败的中年文士眼中诧异连连,随后拱了拱手,表示认输:“友高才,在下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却不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此人,他素来是个嫉恶如仇、恩怨分明的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既然喜好刁钻学术,我也有个问题,想请教阁下。”郭嘉走过去将戏策落下的腰佩收起,冷淡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所谓: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听郭嘉要出题考校自己,心中有些不屑,不过一个稍微机敏点的儿罢了,又能有何手段。

    他心中这般想着,表面却是做出谦虚模样:“请友指教。”

    郭嘉也不兜绕圈子,直接出题:“今有雀一只重一两九铢,燕一只重一两五铢。有雀、燕二十五只,并重二斤一十三铢。问燕、雀各几何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眉头皱起,掐起了指节,馆内众人亦是深思推算起来。

    半时辰过去,中年文士的额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密汗。

    “此题我颍川儿皆能答之,莫非阁下不能答也?”

    郭嘉开足了嘲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