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分之千章 招贤馆

时间:2018-04-1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,!

    月底,靠近城西市集的宁武街上,张布了一张告示。

    因为靠近市集的缘故,往来的百姓商贩很快便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老八,你往前挤个什么劲儿,你又不识字!”

    一名相貌粗猛的汉子被推攘得不断往前,回头瞪了那人一眼,不满的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瞧瞧热闹,瞧瞧热闹。”憨实的农汉干笑起来,探长起脖子看向榜文,奈何他认得字,字却不识得他。

    抓耳挠腮一番,仍旧看不懂那上面写得是啥。

    此时,一名衣着寒碜的书生挤进了人群,他快速扫视了一圈榜文,眼中不由一亮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一副读书人的模样,便有人出声请教起来:“这位兄台,请问榜文上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请教,书生也不吝啬,为众人讲读其中内容。

    右将军、温侯吕布诏令,朝廷眼下人才紧缺,本着为朝廷分忧之心,特意在此张榜布告,替朝廷选贤举能。

    凡有才能者,若能通过考校,不论背景出身,有无前科,通通加以任用,出任官职。

    相较于朝廷的察举制度,这种全凭实力的公开招募,无疑更得人心。

    市集这里人流量极大,一来二去,吕布招贤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城中。

    当然,吕布的招贤远不止关中这一带。他张榜天下,愿将天下寒门的有学之士,全都举荐给朝廷。

    榜文中,吕布三番五次的特意提到寒门,而故意避开了世家。

    寒门的势力很小,但人数却有很多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明确的家世背景,大多都是落魄的士族,或者是破产的地主阶级。当然,也有许多身处底层的读书人,想着一步登天,飞上枝头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们没有背景权势,吕布才需要他们。这样用起来可以肆无忌惮,握在一起,形成以他为中心的利益团体。

    此举一出,天子士子皆是觉得看到了希望,连原先不少唾骂吕布残害忠良的老顽固,也都交口称赞,说吕布此举甚善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吕布在天下寒门学子的心中,名声大涨。

    在招贤榜发出之后,吕布的府邸更是人满为患,前来求职的人几乎快将门槛踏平。为此,吕布不得不在府邸旁边修建起新的馆舍,上书‘招贤’二字,用来专门收纳这些有识之士。

    当今天下,志存高洁的毕竟只是少数。大多数人读书,都是为了能够扬名立业,求取个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门路,现在门路就摆在眼前,哪有不争破头皮往里拱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司徒公,您看见了没有?如今这吕府啊,可真是门庭若市呢!”太仆卿韦礼看着那边排成长长的队伍,不阴不阳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吕布不过一介武夫,毫无根基背景可言。现在不去找个大腿抱着,反而行事如此高调,莫不是那天在朝堂上被他们给笑傻了吧。

    站在身边的王允没有搭话,他今年年过五旬,双鬓却也霜白,布满沧桑的脸庞上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之前在董卓的威慑下,他过得战战兢兢,心中无一日不想着铲除董卓,匡扶汉室。然则如今已经脱离了董卓的魔爪,可他心中,却愈发不安了。

    “那姓吕的也配替朝廷擢选,他算哪根葱,也配?”

    呸!

    韦礼吐了口唾沫,面露阴寒,如同长舌的妇人在那儿喋喋不休的说着。

    吕布招贤的事情,城中闹得沸沸扬扬,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然则世家公卿们,却无一人插手,他们都在等着看吕布的笑话。

    看他这场闹剧,要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朝廷的官员选拔,必须要经过各部门的筛选,最终由三公商讨决定之后,盖章方能生效。

    偶有运气好的人,会被天子宣召单独面谈,一旦相中,便可以不通过三公而直接出任就职。

    然则这样的事例,毕竟只是个别少数。

    九成九的人,还是得经过三公同意点头,方能上任。故而能担任三公者,除了名望,还会有大批的门生。

    吕布担任右将军,官员的调度任职轮不到他这里。朝中大臣只要存心排斥,那他所举荐的人,一个都别想成功出任官职。

    到时候,完成不了对天下士人的承诺,就等着自个儿打脸,受万人唾弃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韦礼脸上升起几分得色,恨不得立马看到吕布声名一败涂地时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“公然啊,以后做人行事不要太过张扬,凡事还是收敛些好。”

    王允微微摇头,压低起声音,告诫着这位当朝的太仆卿。若非韦氏在关中一带颇具势力,王允真不想跟这种狂妄无知的家伙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韦礼表面答应下来,心中却是不服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黄昏落幕。

    繁琐的一天,终于快要过去。

    戏策在招贤馆内伸了个懒腰,活络两下略微有些酸疼的臂膀。

    招贤馆建了有些时日了,来的人良莠不齐,大多是些酒囊饭饱之徒,夸夸其谈甚多,有真本事的十不足一。

    被他选中的大多数人都可以出任地方小吏,然则有能力斡旋于朝堂之上的,却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这就令戏策颇为惆怅。

    “先生,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相貌温厚的中年男人将水递到戏策面前,面容和善,给人一种十足的亲和力。

    单论年龄,他比戏策大了将近十岁。

    戏策见到此人,疲倦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,接过凉水:“有劳文休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客气。”中年男人温和说着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的大浪淘沙,戏策还是找到了两三个有真本事的人物。

    就比如,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此人姓许,单名一个靖字。他的堂弟便是以相人著称,大名鼎鼎的许邵许子将。

    虽是堂兄弟,但两人的私下关系并不好。前些时日,许邵任汝南郡功曹时,故意排斥许靖,并使之不得被录用,许靖只好替人赶马磨粮来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吕布替朝廷招贤,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。

    结果几番答辩下来,便被戏策相中,留在了招贤馆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