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九七章 请求归降

时间:2018-04-1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伤了麾下大将,宋建心里当然很是不爽,然则当他听到马腾所说之后,看了看场下的少年,又看了看马腾,有些惊讶起来:“这是令郎?”

    马腾捋着胡须,点了点头,得意十足。

    为此,宋建还违心的赞了一句‘虎父无犬子’。

    酒宴散去,韩遂令手下给吕布及狼骑营的将士腾出营帐,供他们歇息。

    夜已深沉,韩遂的营帐里,还亮着烛火。

    帐内,除了韩遂和他手下心腹之外,宋建居然也在这里,晃动的烛火将他的面孔映照得极为阴暗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随便一个小子都能有这般实力,这姓吕的到底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底牌?”

    宋建坐在靠拢韩遂的位置上,怀抱双手,目光阴沉的说了起来。他本以为就只有吕布一个人颇为棘手,哪想到太低估了吕布的麾下实力。

    “主公,据末将打探所知,吕布手下实力比马超强者,多不胜数。其中尤以吕布的实力,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程银将从曹性那里听来的消息,一五一十的同韩遂说了。

    韩遂听得这话,脸上的凝色更重,若真有这么多的强者聚集在吕布旗下,那吕布这家伙,也未免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主公,干脆趁他晚上熟睡之际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同为韩遂心腹的杨秋目露杀机,后面的话没有继续再说下去,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韩遂责斥了一声,吕布南征北战这么些年,过得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日子,又岂会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他手下那帮士卒没有,看起来懒散,目光却跟狼顾似得。稍稍对视久了,便能清晰的感受到他们身上那股压抑的强烈杀戾。”程银说起这话的时候,明显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没必要跟吕布斗个两败俱伤。”韩遂摸着下颌,目光深远的说了起来:“马腾的儿子在吕布手下效力,想来这家伙肯定早就投靠了吕布。马腾我倒是不怕,就怕他借着吕布的势力来打压我们,如此一来,恐怕我们将来的日子,会很不好过呀!”

    今晚上的一番较量,也让韩遂看清了眼下的局势关系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站在马腾身后的靠山,居然会是吕布。

    “那照文约兄的意思,我们该当如何?”宋建这个时候也不像来时那般狂妄了,虚心请教起韩遂的意见。

    倘若吕布真要横插一竿子,那对他来说,可是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韩遂想了想,踌躇半刻之后,讲出了自己的计划:“倒不如先顺着吕布的意思归顺,然后悄悄发展势力。反正只要不出凉州,这片儿地,始终还是咱们几人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宋建琢磨之后,觉得韩遂说得有些道理,便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翌日上午,韩、宋二人去求见了吕布,表示愿意归顺朝廷。

    听得这件事情,吕布愕然,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昨天他让二人归顺,两人还各有顾忌,怎么一个晚上过去,两人就都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当然,韩遂、宋建也提了两个条件,吕布答应他们才会归顺。其一,吕布必须要保他们性命无忧;其二,他们依旧统领各自的手下,并且不会调离凉州。

    &

    nbsp;这也相当于是让朝廷,变相的承认了他们的合法权。

    吕布对此没有任何意见,反正朝廷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凉州,也没准备在短时间内收复。

    凉州如今是三股势力角逐,还掺杂着许多羌人在其中活动。他们如今愿意归顺,不管是不是真心实意,起码名义上隶属于大汉,受朝廷辖制。

    而且如此一来,势必会产生新的凉州牧。

    先前因叛军肆虐的缘故,朝廷废置了凉州刺史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既然肯归顺,当然得有新的州牧才行。

    关于凉州牧的人选,吕布踌躇犹豫了许久。因为一般人根本压不住他们仨人,如果让朝廷派人前来,估计九成九都会是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然则,吕布身边又没人可以担任此职,他思来想去,想了许久。

    陡然间,灵光一闪,他倒是想起了一人。

    盖家的老爷子,盖勋!

    盖勋在凉州名声威望极高,不管是羌人还是汉人,皆对他崇敬有加。

    早在北宫伯玉叛乱的时候,盖勋就上过战场,后来中计被叛军团团围住。然而因羌人对其怀有敬畏之心,愣是没有杀他,还放他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由他来担任凉州牧,再也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吕布应下韩遂、宋建的请降,当天便写奏疏上报朝廷,表盖勋为凉州牧,马腾为征西将军、宋建为镇西将军、韩遂为金城郡守兼抚顺中郎将。

    十余天后,朝廷给出回复诏书,传至吕布营中。

    “一群误国的腐儒!顽固!”

    吕布看完诏书内容后,面有怒色,着实将他给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将军,出了什么事情,让你发这么大的火气?”

    掀帐而入的的张辽恰好听到吕布的怒斥,出声询问起来。他跟着吕布也有好几年了,几乎很少看到吕布发火的样子。

    吕布见到张辽进来,压下怒火,调节起心境。

    张辽不是外人,吕布便将诏书递给了他:“文远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张辽从吕布手中接过朝廷颁下的诏书,看完之后,他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朝廷不仅否了盖勋出任并州牧的请求,还点名让吕布拿下韩遂、宋建二贼的头颅,以报朝廷。

    马腾因为吕布的关系,故而免除一死,但也绝不可能给他委以征北将军的要职。

    说白了,朝廷里那些大人物们,想让吕布平息动乱,然后用他们‘自己的人’来管治凉州。

    这诏书要是让韩遂他们看见了,还不得恨死朝廷,再想招安恐怕难上加难。就算是马腾,也绝不可能甘心如此。

    一旦起了动乱,洛阳百姓安家立业成为泡影不说,本地的百姓也会遭受劫难,沦为战争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“这帮朝中大臣都是想得太过简单,以为战争靠动动嘴皮子就能赢得结果。”

    朝中那些公卿们的想法,吕布再也清楚不过,他要有多余兵力,哪还会主动同韩遂、宋建协商,肯定是打得他们低头认错为止。

    然则,关中四塞的把守,以及陈仓的设防,几乎抽调了他所有能抽调的兵马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