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九六章 温侯麾下,比马超强者有几何

时间:2018-04-1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兆蒙暴怒的抓扑而来,马超哪会给他近身的机会,手中银龙翊抖擞,避开兆蒙双手笨拙的抓握,刺出无数枪花。

    兆蒙空手不敢跟锋利的枪尖硬碰,反倒被逼得连连倒退,看样子有些束手束脚,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本以为兆蒙能三五两下就解决掉马超,结果反被所制,方才那些为他喝彩的士卒大失所望,摇头低声说着兆蒙不行,连一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这些话落到兆蒙耳中,面色多了两分急躁,心中肝火大动。眼前这小子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厉害百倍,一杆银枪使得快如疾风,根本不给他丝毫进攻的机会。

    哧~

    稍微走神,抓空的右臂便多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呜哇哇~”

    连添两道伤口的兆蒙大吼起来,面色狰狞:“小子,这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顾不得立下的规矩,从旁边士卒手里夺过一把长刀,不退反进,双臂使劲奋力劈下。

    马超见状,撤枪急退两步,及时避开这强猛的一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猛十足的力道砸在地面,发出了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空手搏白刃,兆蒙,你这是耍赖!”座位上的马腾起身怒斥,刚刚要不是马超退得及时,就被这一斩给夺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马寿成,这就是你的偏袒了。开始不用兵器,不代表着一直不用兵器,更何况兆蒙都让了他这么多合,这时使用兵器也不算违规。”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宋建也跟着出声,兆蒙是他手下战将,代表的是他的脸面,宋建自然是要帮着说话。

    说完,宋建还看了吕布一眼,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:“温侯,您说呢?”

    吕布饮了口酒,应了宋建一声:“宋将军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吕布发了话,马腾纵使再担心儿子,也不好多说什么,对着宋建怒哼一声,坐回了位置。

    有了兵器在手的兆蒙实力明显提升了好几个档次,转防御为进攻,手中长刀连斩,如一道道劲风呼啸。

    马超见这刀锋刚猛,面色凝重,脚下连忙后退,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兆蒙见此情形,面上得意十足,哈哈大笑起来:“小子,有本事别躲啊,来跟你家兆蒙爷爷正面一战!”

    说着,欺压而上。

    避无可避,马超只能咬牙硬起头皮,横枪往上一挡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声响亮的碰撞声在原野上响彻,马超往后急速倒退了十余步,方才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呼~呼~呼~

    马超甩了甩发麻的手臂,胸口起伏剧烈,正大口喘息起来。和兆蒙相比,他在力气和体力上很明显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兆蒙见马超没了起初的狠劲儿,越发得意起来,拄着长刀手指马超,气焰嚣张:“小儿,别说我欺负你,现在我就给你个投降认输的机会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可真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曹性撇了撇嘴,颇为不屑这种言而无信的人。

    “能把兆蒙逼到这个地步,那小将军也是极为了得。”程银忍不住赞叹一声,在他看来,十二岁的马超能将三十余岁的兆蒙给逼得动用武器,已然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还怀疑过,马超到底有没有二流境的实力,如今看来,确实已经达到。

    面对兆蒙的叫嚣,马超丝毫没有理会,一双剑眉斜挑,深吸口气,调动着体内气机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卒目光皆都聚集在这少年身上,想看他还有何手段。

    兆蒙可没心思等到马超调息完毕,手中长刀提起,大步冲向马超。

    马超面色一寒,右手的银龙翊递到了左手,同样急冲上去,口中暴喝一声:“风~雨~山~河!”

    这是他师父陈卫的招牌技。

    以枪尖为圆心,幻作无数道枪影,凌厉凶猛,同时令人目不暇接,分不清哪一道枪尖才是蕴含杀机的‘真’。

    感受到强烈杀机的兆蒙准备暂退,然则他此时的身躯竟似被禁锢一般,动弹不得半分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黑,如似处于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,耳旁听到了暴雨倾盆落入河面的声音,噼里啪啦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在众人充满惊讶诧异的目光中,枪尖破空而出,穿透了兆蒙胸膛。

    他们惊讶的是,从始至终,兆蒙居然没有任何防御的手段,像是被定格一般,任由那枪尖穿透。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疼痛将兆蒙拉回了现实,随着长枪的抽出,他身躯不受控制的往下倾斜,若非他及时拄住刀把,恐怕整个人都要倒在地面。

    枪尖再往上两寸,便是心脏要害。

    兆蒙捂着流血的胸口,眼珠上翻的望向马超,眼神怨毒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回去再练练吧,连我都赢不了,还妄想挑战温侯麾下诸位将军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马超将枪尖的血迹擦去,瞥了眼兆蒙,语气冷漠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哗然,如何也没想到,胜出一筹的居然会是这个看起来冷酷彬彬的少年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被一个小孩子这般嘲讽,气急攻心之下,兆蒙的脸面可谓是十足扫地,他更受不了士卒们的指指点点,当场吐血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宋建麾下的士卒赶忙上来将他搀扶下去,再怎么说兆蒙也是宋建看重的四虎将之一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,我早就说了吧,马超这小子……实力强着哩。”

    马超赢了,曹性显然颇为高兴。想起平日里马超还得叫自己一声曹叔父,他心里就时常为此暗爽不已。

    程银咽了咽发干的喉咙,有些忐忑的问了起来:“恕在下冒昧,请问曹将军,你们军中有多少比这位小将军实力要强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多少有些刺探军情的嫌疑,曹性倒也没想这么多,掰着手指头,吧啦吧啦的列出了很大一堆:“多得很,像什么黄忠啊、华雄啊、陈卫、张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程银脑子里一片空白,彻底傻眼儿了。

    获胜的马超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喜悦,只是同吕布抱了个拳,在得到吕布示意之后,便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倒是他的父亲颇为得意,朝宋建笑了起来:“宋头领,小儿无礼伤了你麾下大将,还请多多见谅哟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马腾,恨不得告诉全天下,马超是他的儿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