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九五章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文稷不懂其中用意,却也按照吩咐做了。

    画戟插在辕门之外,距吕布这里足有两百余步。

    “温侯,这是何意?”宋建不解。

    吕布目测了下距离,同身旁三人说道:“辕门距此两百余步,若吾能射中画戟小枝,便是天意让尔等罢兵。若射不中,你们尽管厮杀便是,我今后再不提此事,如何?”

    马腾和韩遂自是没有异议,能休战最好,纵使不能休战,他们也不怵。

    “这么远的距离,他岂能射中?待其不中,也教他日后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宋建心中合计一番,便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三位都没意见。文稷,取我画雕弓来!”

    吕布说得极为豪爽,画雕弓拿来,他轻舒臂膀,先试了试臂力。

    辕门外的两旁,站满了士卒,正在那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远能射中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的吧,百步穿杨都属神射。两百多步的距离看都快看不清目标了,还想射中这画戟小枝,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也悬,百步倒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对方可是大名鼎鼎的温侯啊!”

    “温侯武力超群不假,可这箭术,就很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旁,韩遂麾下的几名将领也在那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程银,咱们之中,就属你箭术最好,你觉着能中吗?”

    名叫‘程银’的将领摇了摇头,望向那边的吕布,有些叹息起来:“温侯能不能中我不知道,这么远的距离,反正我是中不了。”

    秋风萧瑟,刮起了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吕布接过文稷递来的白羽箭,搭在弓弦上,双眸凝视着前方竖立的画戟,两石弓被他拉了个圆满。

    吕布搭箭拉弓的姿态,与方才同他们谈话时的和善态度完全不同,他的身上透着股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在将画雕弓拉满之时,手中的羽箭如似一头扑之欲出的猎豹。

    宋建有了一丝忐忑,开始有些后悔刚刚答应下来,心底不断默念祈祷:“不要中,不要中……”

    在数千道的目光注视之下,只听得‘嗖’的一声。

    弓开如秋月行天,箭去似流星坠地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响亮的金属碰撞声,在众人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“中了,温侯中了!”

    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士卒大声狂喜的欢呼起来,仿佛那箭并非吕布所射,是自个儿射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温侯神射!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不知是谁带起了节奏。

    “神射!神射!”

    数千名士卒跟着大呼起来,神情激动,这种事迹一辈子都未必能亲眼见上一回。回去之后,亦可在其他人面前吹嘘好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程银再看吕布时的神情,充满了崇敬。

    “程银,你看那边。”同他关系较好的成宜指了指狼骑营的方向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程银顺着成宜所指的方向看去,狼骑营那些将士的表情,脸上竟没有丝毫惊喜,完全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此时,两名狼骑营汉子路过身旁,交谈的同时,面容不屑的说着:“切,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。就算再往后挪一百步,将军也能射中。”

    程银听得这话,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射中画戟之后,吕布将画雕弓扔给文稷,再度拉起宋建和马腾,将两人的手掌叠在一起,极为开怀的哈哈大笑起来:“看来,是天意要让尔等罢手,可莫要反悔才是。”

    马腾、韩遂自是遵守,宋建即使再不甘心,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尔反尔,只能认命说道:“愿从温侯之言。”

    夜间,营寨里举行了酒宴,庆祝三方罢手言和。

    吕布也趁此机会,说了要在天水郡为洛阳百姓安家落户的事情,希望言和的三方不要来侵扰此地。

    三人点头应下,这点面子还是要给吕布的,对此表示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时,吕布借着微醺的酒意,问向韩遂、宋建二人:“汝等皆有大将之才,为何不思归顺报效朝廷,留名青史,反而干出这无君无父的叛逆之事?”

    韩、宋二人面有羞赧,抱拳答道:“温侯,非我等不愿报效朝廷,实是走投无路矣!”

    暴乱之前的几任凉州刺史,左昌、宋枭、耿鄙之辈,只知道横征暴敛,丝毫不重视民生。凉州本来就穷,那经得起连年的压榨勒索。但凡有一丝活路,又有谁会想要谋反?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有心归顺,吕某可以为你们作保,并给你们谋得将军之职,如何?”吕布许下承诺。

    马腾的祖上乃是伏波将军马援,他一直都有封侯拜将的志向,好光耀门楣封妻荫子。如今吕布这般说了,他自是愿意应下。

    韩遂也有些意动,他早年是金城太守殷华的门生,被征为凉州从事,若非被羌胡叛军劫持威迫,他也不可能走上反叛朝廷的道路。

    宋建则不一样,自从当上了一方贼首后,他就喜欢上了这种独裁统治的日子,不需听从他人的使唤,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直接拒绝会让吕布难堪,宋建也不想得罪吕布,只好找起了推诿之词:“温侯,不是我不信您,而是如今朝廷奸人当道,我怕还没归顺几日,就被奸人所害,故而,恕我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本来有所意动的韩遂也改了口:“温侯,韩某也得回去和将士们商量之后,才能给您答复。”

    只有马腾义无反顾的选择站在吕布这边,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,就看机会来了的时候,你敢不敢下注一博。

    韩遂和宋建皆没有点头同意,吕布也不再强求,知道他们有各自的顾虑。更何况招安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,在适当的时候加些压力,他们自然会来主动投靠。

    此时,有名粗猛的汉子走来,抱拳同吕布说道:“听闻温侯手下战将强者如云,小人不才,斗胆想讨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温侯,这是我麾下牙将兆蒙,嗜武好斗,温侯莫要怪罪。”宋建同吕布介绍起来,面有得色。

    吕布的名声在外,今天又露了一手神射。兆蒙不傻,自知之明还是有滴,知道自己斗不过吕布,所以就想挑他手下将士动手,好给头领宋建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吕布现在官居右将军,离位极人臣也已经不远,跟他们动手,有**份,便朝旁边唤了一声:“孟起,你去同他比比。”

    当兆蒙看到那个叫‘孟起’的相貌后,顿时面露愠色:“温侯莫非戏耍吾耶,一小儿,如何能与我斗?”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