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八八章 枭雄之姿

时间:2018-04-1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狂欢持续到了深夜,吕布醒来的时候,周围将士都已经趴下,席地而睡。

    不知喝了多少坛酒的吕布只觉得肚子胀得厉害,走起路来都能听得里边水的回荡声响。

    铃铛瞌睡来了的时候,就被吕布送进了帐内,此刻估计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吕布起身,发现不远处戏策和郭嘉也躺在草地上入眠。

    郭嘉敞开手脚,摆着豪放的‘大’字型,占据了大片空地。戏策则与之相反,蜷缩着身子,甚至还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吕布走了过去,低唤两声‘先生’,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他只好将戏策托到背上,然后背着他,一步一步的走回帐内。

    戏策怕冷,即使是最为炎热的夏天,夜晚也要盖上薄毯。

    回到营帐,吕布将戏策放在床榻,又给他盖好薄被,然后才出了帐外。

    出帐之后,吕布去了铃铛睡觉的寝帐,将正处于睡梦中的女儿背到身上。

    吕布的动作很轻,可还是惊醒了女儿。

    铃铛睡眼惺忪,趴在吕布背上,软绵绵的问着:“爹爹,我们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铃铛乖,你在爹爹背上睡一会儿,睡醒之后,咱们就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背着女儿,往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府邸,仆人开门将吕布迎进府内。

    吕布将困意十足的铃铛交给奶娘,让她带去睡觉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是夫人给您熬的热汤。”婢女端着汤碗过来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吕布看了一眼,在那碗里放有几截苦参,想来是专门为他解酒用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呢?”吕布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婢女恭敬答道:“夫人在堂内等到凌晨,以为家主您今晚不会回来,就回房歇着去了,要不要奴婢去通知夫人?”

    吕布摆了摆手,道了声:“不用了,你退下吧!”

    婢女施了一礼,缓缓退出堂外。

    吕布闻了闻身上,满身酒气。

    薇娘不喜欢闻这股子味道,他也就懒得回屋,趴在堂内的案桌上将就了一宿。

    翌日,吕布将戏策招到府上议事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大汉的疆域图前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从已知的情报来看,董卓占据了洛阳,分兵驻守孟津、虎牢、伊阙三关,形成三面防守之势;昔日的联军盟主袁绍返回渤海,继续当起了他的渤海郡守,他的弟弟袁术则去了淮南。洛阳的袁家虽被董卓诛杀殆尽,但袁家势力在淮南根深蒂固,一家独大;其余的各路诸侯,也是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曹操去了扬州募兵,虎牢关一役,只有他出尽了全力,当初所征募的士卒几乎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刘关张三兄弟,则是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关于情报,在王政奉命回到并州之后,就建立起了校事署,以王政为校尉,专门负责收集和刺探各地的情报。

    而张让的义子青獠,则被吕布放入了宫中,负责监视宫廷动向。为了不被他人察觉,吕布特意托了崔绪送青獠入宫,如今他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宦官。

    完了天下大势,两人就该谈一谈今后的工作开展。

    关中之地,大关塞甚多,有‘百二秦关’之谓。其中以四塞最为重要,即函谷关、武关、散关、萧关。

    浊河之水自上游而来,纳渭水后折而向东,南北两岸有华山、崤山与中条山夹河而立。关中与中原之间的通道,穿越华山和崤山北鏖的山地,延绵数百里,极尽险阻,函谷关即当道依险而立。

    早在战国时期,楚赵韩魏燕五国联军攻秦,进至函谷关久攻不下,秦兵出关反击,联军大败。

    合五国之力,精兵、猛将、谋臣云集,面对函谷关天险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秦末,汉高祖刘邦率军西伐关中,亦是不敢正面进攻函谷关,而是绕道入武关,这也明了对函谷关的顾忌。

    东汉初年,天水的隗嚣想要割据陇西,其部将王元献策:“请以一泥丸,东封函谷关,图王不成,其弊犹足以霸。”

    种种事例,皆能表明函谷关的地势险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函谷关以北,还有一处尤为重要的城关,蒲板。

    这里扼守着蒲津渡口,是自并州进入关中的跳板,也是自关中进入并州的桥头堡。如蒲板不守,则关中不可谓稳固,这也是当初吕布放弃孟津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孟津距关中太远,中间隔着个洛阳,北面又是河内,纵使占据了孟津,也只会是四面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除了函谷关,其余三关亦是尤为紧要。

    散关遏秦岭西端,控制着与汉中、巴蜀之间的交通咽喉;武关控秦岭东段,扼守着东南方向的进入通道;萧关据陇山之险,守备着关中西北通道。

    关中腹地为渭河、泾河、洛河及其支流形成的冲积平原,畜牧为天下饶,号称八百里秦川。

    山川环抱,气势团聚。

    “关中之地,极为险固。将军却不能以此怠惰,应当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势。倘若只想着闭关自守,虽有四塞之固,最后也只能是作茧自缚。”

    戏策给吕布敲响警钟,没了进取心,早晚会步董卓后尘。

    吕布拱手受教。

    随后,戏策又给吕布讲起了目前几股较大的势力:凉州羌人、洛阳董卓、淮南袁术、河北韩馥、荆州刘表、幽州刘虞、益州刘焉。

    “刘表、刘虞、刘焉,三人虽为汉室宗亲,不过守成看门之辈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河北韩馥,虚名无实,冀州牧之位,早晚为他人所夺;凉州羌人,一盘散沙,难成祸患;洛阳董卓,垂垂老矣,不复当年之雄,只剩余威。

    淮南袁术,冢中枯骨,吾早晚必擒之。”

    挨个点评,不是吕布膨胀,而是如今的他,确有装逼的资本。

    吕布拿起笔,在地图上沿着疆界描了一圈,黑色墨迹留下的轮廓,像一头展翅的雄鹰。

    “先生,正如你昔日所,以关中为腹,函谷关为头,并州、巴蜀为双翼,凉州为尾,这只雄鹰就能振翅高飞。现在,并州、关中已入我手,只需搞定后方的羌人,以及右翼的汉中、巴蜀,然后——”

    吕布搁下笔杆,眼中战意激增。

    “俯视中原,蓄势待发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