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八六章 历史改写

时间:2018-04-1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家人安然无恙,董卓舒了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翁翁,吕叔父有封书信让我交给您。”董白拿着一封布帛书信跑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,居然还有脸给我留信!

    “老夫倒要看看,这狼心狗肺之徒有何辞。”

    董卓脸上怒气陡涨,一双大手将书信打开。

    “董公在上,吕布拜言:回顾往昔,董公待吾极好,礼遇有加,此份恩情曾令吕某无数次夜间辗转。然,世事难料,布不得不为今后所计。所谓兵者,诡道也,布此番手段实属无奈,利用了董公信任,深感愧疚。

    虎牢关前,布力战诸将,亦算是报了董公。布此番所行,正应您当日所言: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,又岂能寄居人下?

    董公担心老母、孙女,吾料必会飞驰回奔洛阳。吾只需在城内设下埋伏,便能将董公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董卓后背一凉,如果真设有埋伏,他此番回来,估计就是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所幸,城内并无伏兵,董卓接着往下看。

    “抓老夫人与侄女为质,借以胁迫董公,有人劝过。

    吾,不屑为之!

    只愿来日,能与董公正面一战,只是不知是飞熊军骁勇,还是我的狼骑营更深一筹,布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卷末,吕布敬上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书信里吕布都是称呼董卓为‘董公’,念着他往日的情分。

    董卓看完之后,心中百味杂陈,不知道是该愤怒,还是欣慰,亦或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翁翁,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董白偏过头,处在深宅的她根本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董卓低下头,丑恶的脸庞上多了几分慈爱,抚着孙女的乌黑秀发,温和着:“翁翁能够见到白儿,就十分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很难想象,天下人口中残暴不仁的董魔王,也会有这般和蔼模样。

    早年,董卓最喜欢的儿子青年意外身亡,只留下这么一棵独苗。董卓为此沮丧低落了好一阵子,后来便将对儿子所有的爱,倾注在了孙女董白的身上。

    将老娘和孙女送回房内之后,董卓站在空旷的院子里,仰望天空。

    黯淡的月色,斑驳的数影,正如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兄长,我已经调查了城内一圈。吕布昨天夜里裹挟天子百官往长安去了,还带走了城内七八成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董脚步急促的来到董卓身旁,告诉他这位兄长,洛阳如今几乎已是空城一座。

    董卓侧目看了他这弟弟一眼,没有话。

    “如此庞大的队伍,他们行军速度应该不会很快。只要兄长率军追击,必能追上,救回天子!”

    董劝董卓出兵追击,天子乃是一颗至关重要的棋子,有天子在手,怎么都占着一头理,倘若天子落入别人之手,他们就真的成了叛乱的反贼。

    董卓摇了摇头,月光洒在他粗犷的脸上添了几许落寞,他叹了口气:“算了,老娘和白儿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不打算追究此事了,吕布骗了他不假,但起码没有把事做绝,给他留了后路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帐,就此一笔勾销。

    董却是不甘就此罢手,继续劝着董卓:“兄长,关中那边是你经营的地盘,又有樊绸守在函谷关。吕布想要入关,得废不少功夫,别十天半月,就是给他半年都未必能够攻下函谷关。我们只需追击过去,和樊绸来个前后夹击,定能击败吕布,夺回天子!”

    “叔颖,你觉得你能想到的事情,吕布会想不到吗?”

    董卓反问了一声,吕布在他身边蛰伏了这么久,怎么可能没有万全之策,就贸然带着天子百官往长安而去。

    果然,董卓话音刚落,就有人前来禀报:“太师,樊将军到了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得这话,心中叹息,道了声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樊绸出现在了董卓面前。

    “樊将军,你不是镇守在函谷关吗?怎么来了洛阳?”董纳闷儿的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来了个叫魏木生的将领,拿着太师符节是要与我调防,让我赶往虎牢关增援。我途经洛阳,故而在此暂歇。”樊绸如实回答起来。

    函谷关轻而易举的落入吕布之手,董气急败坏,指着樊绸急道:“你啊,中了吕布之计矣!”

    樊绸懵了,大脑完全反应不过来,这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途中他还见到过吕布,听吕布是奉了太师之命,带天子百官迁入长安。

    他当时也没多想,甚至还和吕布寒暄了两声。

    董卓也不怪他,本以为让樊绸镇守函谷关万无一失,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给他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想起昔日在虎牢关城头看到的那道骁勇身影,董卓此刻竟有些欣慰起来,吕布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,甚至比自己还要聪明、隐忍、勇武,有手段。

    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我啊,是真的老了。”

    董卓叹了一声长气,望着天上月亮,脸上的落寞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兄长,那我们下一步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董在得知函谷关陷落之后,也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董卓这时候倒是重拾起了精神,扫去脸上落寞,刚猛的嗓音里透着决绝:“输了吕布一手,却也不是关东那些鼠辈,就能击败本太师的!”

    “樊绸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由你镇守洛阳,除非我本人亲至,任何人来,皆不得开城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吩咐完樊绸之后,董卓带着五千飞熊军,又连夜奔回虎牢关去。

    八月底。

    庞大的迁移队伍终于抵达了函谷关外,百姓们望着前方朦胧的城廓,俱是露出了开心的笑颜。

    不停赶路的他们早已是疲乏至极,终于可以好生歇一歇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马背上的吕布望向戏策,嘴角露有笑意。

    他先前和戏策打赌,他赌董卓不会追来,戏策则赌董卓必来。

    事实看来,确实是戏策输了。

    然则输了的戏策却满脸开怀,仿佛比自己赢了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一个震惊天下的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虎牢关持续数月的鏖战,终于以董卓的获胜而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这场大战,双方前前后后投入兵力达到了六七十万,可以是近些年规模最大的一场战役。

    纸包不住火,诸侯们在得知粮草被焚之后,很快就起了内讧。原先的盟友关系霎时四分五裂,变得心怀鬼胎,互相仇视。

    刘岱找桥瑁借粮被拒,更是亲手弄死了桥瑁,举荐王肱成为新的东郡太守。

    没了粮草,这支打着‘讨伐国贼、入京勤王’旗号的正义之师,不攻自破。各路诸侯带着麾下兵马,离开了虎牢关外,败北而归。

    虎牢关没被攻破,吕布知道,历史在这一刻,已经正式改写。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