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八一章 臣提议,迁都长安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嘉德殿,烛光阴暗。

    摇曳的光影下,台阶之上的帝位处,七岁天子靠在近身侍宦的怀中,瑟瑟发抖,稚嫩脸庞浮现出本能的害怕。

    殿内下方,站有数十名汉室朝臣,他们的脸上同样布满了忐忑,刀剑声、厮杀声,在紧闭的大门外此起彼伏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抛洒的鲜血溅射到窗纱,添上一抹刺眼的猩红。

    “陛下莫怕,有老臣在此,哪怕豁出这条老命,也绝不会让贼子伤您分毫。”昔日的老太尉崔烈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的杨彪亦是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两家在得到吕布的通知之后,迅速行动,联合了一大批私下反董的官员,加上两家的门生故吏,共同前来保驾。

    入夜,狄获带人来请天子移驾,好在有魏长林领的虎贲营及时赶到,双方厮杀在一起,如今也不知胜负如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心中祈祷,祈祷虎贲营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倘若输了,这殿内所有的人,甚至是天子,可能都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就在诸人焦灼不安的时候,响起了一声木头转动带起的刺耳声音。

    嘎~~吱~

    门开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映入众人眼帘的,是个身躯高挺的男人,穿着武将袍,头戴紫金冠,神俊的五官,以及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,无一不彰显着他的特有气势。

    温侯,吕布。

    崔烈和杨彪同时松了口气,这一次他们都赌上了整个家族的命运,输了就不复存在,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。

    所幸,他们赌赢了。

    “温侯,是温侯啊!”其余的臣子激动的欢呼起来,杨彪和崔烈提前同他们打过招呼,故而也都知道吕布已经弃暗投明,是友非敌。

    吕布在众人的目光中踏进嘉德殿内,往前走到殿内中央,抱拳向天子请罪:“陛下,臣救驾来迟,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吕卿快快平身。”

    天子刘协见到吕布,顿时心安了不少。当初吕布出谋划策,救出了他的兄长刘宏,刘协在心里,已经将吕布当做了好人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吕布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外边的厮杀依旧,群臣现在却不再担心,毕竟有大名鼎鼎的飞将军坐镇殿内,外边的打闹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温侯,不知现在洛阳的情形如何?”卫尉杨彪出声询问,这也是殿内许多人的共同心声。

    “杨公,本将军的军队已经攻克城南,东西两边的各处城门也得到有效控制。就只剩下城北的谷门和夏门,臣已经派出两千骑去援助,相信不出半个时辰,就能彻底攻占下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得铿锵有力,同时也是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按辈分,吕布和杨廷同辈,唤杨彪一声杨公,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百官们互相品味着这个消息,嘴里念叨着‘好啊好啊’,脸上有了笑容,总算是把提着的心,重新放回了肚内。

    殿外的厮杀声渐渐了下去,未几,担任虎贲中郎将的魏长林从殿外走进,甲胄上染满了粘稠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陛下,殿外作乱的贼子已经全部拿下,贼将狄获为温侯麾下的马超所杀。那些士卒也俱已被俘,请陛下定夺。”

    魏长林大声禀报起来,他也没有想到,实力稳压自己一头的狄获,居然会死在一个少年的手中,而且还是一对一的单挑对阵。

    吕布也是后来才知道,魏长林是崔家的门生,在袁术卸任之后,又换了好几任新中郎将,然则都没坐热屁股,就纷纷垮台离任。最后还是崔家动用了关系,将魏长林推到了虎贲中郎将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也是在关键时刻,崔家能够调动虎贲营来救驾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关于殿外那些作乱的士卒,刘协一个七岁的孩子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置。从叛乱起,他整个人都一直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,要不是吕布到来及时,他估计会被惊吓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魏中郎将,这点事还用请教陛下么?当然是全都杀了,犯上作乱,罪当灭族!”光禄大夫石吝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据卑将所知,主犯只有狄获一人,其余将士都只是听命行事而已,实属无奈,还请陛下圣断。”

    魏长林替那些被俘的士卒起情来,他们都是宫中的守卫,不少人都与魏长林相熟。

    全部处死,终究心有不忍。

    “中郎将,你怎么也起了这妇人之仁,不杀他们,何以警示天下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天子圣威,岂容他人冒犯?”

    “要是先帝还在,早将这些人车裂分尸了!”

    刚刚还是一群忐忑不安待宰的羊群,如今局势逆转,个个竟变得比豺狼还有凶狠,甚至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群臣越越激烈,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些作乱的士卒,以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面对群臣的争吵,刘协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将目光投向吕布,询问起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吕布也确实有话想,见到天子投来垂询的目光,抱拳道:“陛下,臣提议——迁都长安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嘈嚷的殿内瞬间陷入死寂,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百官们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吕布,根本没想过吕布会突然提出迁都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温侯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难道,温侯的军队守不住洛阳城?”

    “温侯莫怕,以你之骁勇,只需坐镇坚守半月。待到关东诸位义士杀进虎牢关,如今亲我,便可高枕无忧矣。”

    群臣你一言我一语的叨起来,殿内又恢复了嘈杂之声。

    倘若单单对付董卓,吕布倒也不怕,怕就怕关东诸侯找他麻烦,所以才要实行迁都。

    殿内不少朝臣都在盼着关东诸侯入关,他们大多都有熟识的友人或者是族中的子弟,在联军中担任职务。所以想要等到诸侯入京勤王,趁着封赏之际,好借机捞上一笔。

    吕布正欲回答,却有人先他一步出列,朗声着:“诸位臣工,且听我一言。近日街市有童谣:西头一个汉,东头一个汉。鹿走入长安,方可无斯难。”

    “吾细细思之,‘西头一个汉’,乃应高祖旺于西都长安,传一十二帝;‘东头一个汉’,乃应光武旺于东都洛阳,今亦传一十二帝。”

    “天运合回,此乃天意所降,陛下唯有迁回长安,方可无虞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得有理有据,也算是间接的替吕布解了围。

    吕布就怎么声音听着熟悉,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果然是个老熟人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