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七九章 疾如风,掠如火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安顿了三个后辈,吕布走来看向徐武,冷笑反问:“我若是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温侯,卑职只是奉命行事,还请您多加配合,莫让卑职难办。”徐武依旧十分客气,想用语言来说服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却不领情,语气里多了两分寒意:“我若不去,李儒是不是令你杀了我?”李儒的那些手段,吕布一清二楚,此人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人性,连刘辩都敢令人鸩杀,更何况他区区吕布。

    徐武面色一怔,继而恢复过来,面露尴尬:“温侯说笑,卑职岂敢害您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吕布懒得再同他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:“别费无用的唇舌了,是你一个人,还是你们一起上?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徐武也不再继续浪费口水,吕布既然不愿同他去见李儒,那就只能把吕布给强行带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温侯武功盖世,威震天下,末将岂能是您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徐武身形往后撤离半步,手指向前一勾,口中低喝一声:“上!”

    身后带来的两千士卒得令,呼啦啦的往前冲来,口呼杀声,全都涌向吕布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骁勇无敌,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,击败两千士卒。更何况,你的赤菟马和方天戟都没带在身边,实力势必大减。此等绝对的逆境,真不知你是哪来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徐武目光冷冷的望着前方,心中盘算起来,就算是杀两千只鸡,也都要杀得手软无力,更何况是两千带有甲兵的士卒。

    一排整齐的长枪同时刺了过来,吕布脸色淡然,能在虎牢关连续对战数名一流武将的他对此表示,太过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脚下步伐慢条斯理,看似闲庭漫步,后退到长枪攻击的极限范围外,待到长枪撤回的刹那,右手伸出,握住其中的一杆长枪,嘴角露出自信的弧度,手臂微微用力,往前一拉。枪杆后面的那名士卒根本无力拉回,身躯往前一个趔趄,扑通倒地。

    长枪在手中挽转两圈,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试了试手感,吕布微微皱眉,习惯了重型的霸道兵器,这种士卒通用的长枪,于他而言,实在太轻。

    如果对上一流武将,这枪根本承受不住他的力道,就会轰然断裂。然则对付这些虾兵蟹将,也应该足够。

    枪和戟,在一定程度上,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夺戟,主要还是因为高阳和马超都是习惯使枪,而马超在枪术和剑术上,更是天赋异禀。

    这次对战,就算是给他两免费教学一次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回头朝三个晚辈说上一声,随后转过头来,面向一众再度冲杀而来的士卒,口中低喝:“疾如风!”

    脚尖轻点,微微弓起的身躯陡然迸发,以旋风之姿冲进前方的汹涌士卒群中,好似一道横空划过的闪电,又好像一头蓄势十足的恶蛟,猛地扎进激流的浊浪,溅起巨大浪花。

    吕布的身形在士卒之中往来穿梭,士卒握在手中的兵器还未落下,方才还立在身前的吕布,就已然没了踪影,就像是一阵风,拂面而过。

    “拦下他!”

    徐武见这么多人联手都逮不住吕布,面色着急的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两杆大铁锤轰然而落,砸在了吕布前方,迫使他不得不暂时停下奔突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掠如火!”

    当这三字从吕布口中暴喝而出的时候,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极为凌厉起来,像是一头猎食的猛兽,手里的长枪就是他的利爪。

    而这些士卒,毫无疑问,就是他所要狩猎的目标。

    唰唰唰~唰唰唰~~~

    枪出如龙,光寒四方。

    啊!啊!啊!

    士卒的痛叫声此起彼伏,这些只经过普通训练的士卒如何能是吕布对手,许多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被一闪而过的枪尖见血封侯,然后眼神茫然的倒在了地上,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尸。

    长枪之向,天地同伤。

    仅仅小半会儿的功夫,倒在地上的死尸数以百计。

    众士卒奈何不了吕布,后面指挥的徐武看得着急,又给出了新的方案,大声吼着:“不要只攻正面,把他圈起来,给我层层围住,四面夹攻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对付个别难缠棘手的人物,这可谓是个极好的法子。四面来袭,看你前后左右,能顾哪头。

    士卒们得令,顿时散开,从街道的左右两边绕道后方,围住了吕布,前前后后拢共围了十好几层,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围住吕布之后,四面八方的士卒再度攻向吕布。

    这回,看你还能有何手段!

    他们的心中皆是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吕布如何不知这些士卒所想的心思,他又岂会就此待毙。脚步前踏,手中长枪横档,架住上方落下的各种兵器,眼眸中战意陡然,接着双臂发力,往前一推,推得前方那些个士卒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左右两边以及后方的士卒此时杀到,吕布长枪交到右手,弓身的同时,左手迅速捡起地上一杆无主的长刀,双手皆是紧握兵器末端。

    随后回头一记圆弧型的横扫,就像螳螂前腿的两支镰刀划向两旁。那些冲在最前急于抢功的士卒刹不住脚步,全都撞上了划过的兵刃,给脖子上添了一道细红的血线,扑通扑通的接连倒地。

    这一击,不仅收割了不少鲜活性命,更是将他们后边的士卒又给逼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士卒进攻的节奏被吕布打乱,他抓住机会,前推后挡,左右开弓。

    优雅的身姿,在密密麻麻的兵刃之中,来去自如。就像以前洛阳市集的杂耍艺人,在刀锋上翩翩起舞,华丽而又惊悚。

    十几个回合过后,吕布由攻转守,立在了原地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任他八面来打,我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徐武麾下的士卒开始畏惧起来,从起初的不顾一切,到现在的畏缩不前,他们是真的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两千对一人,他们这方死伤了将近三百号弟兄不说。反观吕布,除了满身血迹,几乎毫发未损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,还是人类吗!

    他们的心中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士卒们畏惧着不敢过来,吕布低头看了眼两只手上快要断裂的兵器,随手仍在了地上,踏着地面的尸体而过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前方的一名士卒见到吕布扔了兵器,狰狞的吼着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吕布照旧伸出手去,握住了那杆刺来的长枪,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他又要故技重施,夺走长枪的时候,吕布嘴角冷冽,然后便听得‘咔擦’一声,那杆长枪竟被他生生掰断。随后反手戳进那名士卒的胸膛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众人打了个寒战,后背发毛,不自觉的拉开了同吕布的距离范围。

    那名被吕布秒杀的士卒瞪大着眼珠,浑似不敢置信,僵立在原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用手将挡在面前的士卒往旁边轻轻一拨,身体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吕布神色如旧,看也没看那具倒地的尸体,迈着步子,继续往前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