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七五章 行动在即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站在阳光底下的吕布看着铃铛急哧哧的跑来,心中触动,带有最宠溺的笑意,蹲下身躯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欢呼,铃铛扑进了怀抱。

    听得这边铃铛的喊声,严薇心间不觉一紧,四处寻视起那道身影。当目光落在高大的夫君身上时,失神的刹那,不注意的被锋利长针刺破了手指。

    嘶~

    指尖传来丝丝疼痛,冒出了一粒的血珠,她将手指上挪,放到嘴边吮吸。

    随后将膝腿上的衣裳全都放在一旁的石凳,按捺下心中欢喜,她虽是妇人,却也心思细腻。

    如今的洛阳城局势紧迫,府门口又被安排了大量士卒看守,夫君从暗道回来,想必是为了掩人耳目,不能为他人知晓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严薇吩咐下去,将院子里的仆人婢女全都召集到近前。所幸她平日里喜欢清静,身旁伺候的婢女不多,加上院落清幽,见到吕布的下人拢共也就十来个而已。

    仆人们低着脑袋,以他们的低微身份,是万万不敢正视主母的。

    “谁敢把老爷回来的事情,透露出去半个字,别怪我不念往日情分。”平日里性情柔弱、待人宽和的女子,第一次显露出了她的强势一面。

    仆人们听得主母如此严厉的口吻,虽不知内情,却也晓得事情的严重,忙不迭地的应诺下来。

    吕布抱着铃铛过来,手掌轻轻握住妻子的柔弱手,看过去的目光,充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随后,扫视到近前的仆人们身上,吕布的目光冷了两分,语气森然:“你们之中谁要敢乱嚼舌头,被我发现的话,我会让宋宪拉出去,剁碎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仆人们身子一颤,尽皆跪倒在地,口呼不敢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必害怕,我并非滥杀之人,你们平日里在府中也算是尽职尽责。此番过户,个个皆有赏赐。”

    吕布语气一缓,恩威并施,此乃御人之道。

    吕府外围,东南西北四角建起四座阙楼,可以观望到府内的大半景象。

    吕布出来的时候,避开了所有的监视眼线。

    “夫人,劳烦你去将先生和宋宪叫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同妻子着,在事情得以完成之前,他必须低调行事。若非思念妻女得紧,他方才也不会贸然出来。

    严薇点头,先去找了宋宪。

    东苑。

    四角飞卷的凉亭内,摆有一张棋盘。

    戏策执黑,郭嘉执白。

    两人你攻我守,往来厮杀,激战正酣。

    “戏志才,你虎牢关之战,最后会鹿死谁手。”郭嘉提子,挂角而落。

    好一手妙招。

    戏策眉头皱起,审视起棋盘局面,一时间竟迟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我,胜负的关键就在于,董卓能不能端掉关东诸侯的后方大本营。”郭嘉自问自答,他见戏策迟迟没有落子,又从棋钵里抓起一把白棋,在手中抖了起来,哗哗啦啦。

    洛阳戒严的这段时间,于郭嘉而言,是最为无聊。

    城内风声鹤唳,百姓们人人自危。就连往日热闹的市集,如今也死沉一片,生机寥寥。惟一的乐趣,就只剩下了和戏策对弈,尽管郭嘉从未赢过一盘,但仍旧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戏策迟迟没有落子,郭嘉也不催促,白狐脸上升起几分向往,接着道:“双方胜负暂且不论,倒是你家那位将军,是真的厉害。虎牢关之后,恐怕天下无人不知他吕布之名了吧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黑子落下,将白棋阻在中盘。

    “上将伐谋,将军他啊,还是太过于喜欢逞一时之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落子的戏策表情颇为无奈,却也能够理解:“高处不胜寒,呆久了,总会寂寞的。寂寞的到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击败自己的人。”

    天气炎热,郭嘉端起旁边的凉水,咕嘟咕嘟灌了好大几口。当他听到戏策后面这半句话时,直接将水给喷了出来,没好气的着:“戏志才,你尽喜欢胡扯,难道……无敌,也是种淡淡的忧伤?”

    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在这世间,文人也好,武夫也罢,哪怕是种庄稼的农汉,哪个不想站在各自的领域夺得巅峰,从没听过,有想着别人能够打败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,宋宪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抱拳同戏策了声:“先生,夫人请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唤我?”

    戏策略微有些纳闷儿,却也起身随行,放下手中棋子,暂时和郭嘉‘休战’,等他回来再较高下。

    平日里,戏策很少和严薇有所交流,吕布没在,府内所有男丁皆要避免与夫人严薇的接触,这是基本礼仪,也是为了免得遭人闲话。

    到了吕布的书房外,两人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书房里,并无严薇的身影,有的只是坐在书案桌前一脸笑意的吕布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……你怎么回来了!”

    戏策的脸庞闪过一抹惊讶,吕布的出现,可以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就不能回来了吗?”看到戏策这般吃惊的表情,吕布笑着道。

    与戏策相交这么些年,还真的是很难看到,平日风轻云淡、胸有成竹的戏策,会有这般的诧异神色。

    宋宪将门反手关紧,转过身来,看向吕布的眼神中带有激动,抱拳喊了声‘将军’。

    吕布点头回应,招呼着两人:“不要光站着了,找个位置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分坐左右。

    “将军,要动手了吗?”

    坐下之后,戏策一针见血,以他的思维心智,很快便猜出了吕布回来的用意。

    早在吕布动身去往虎牢关的前夕,就同诸人过往后的种种计划。如今,本该在虎牢关作战的吕布却安然回到府邸。

    戏策不用想就知道,这肯定不会是董卓的授意。如果是董卓的意思,吕布回来的时候,走的应该是大门,而不是通过秘道悄无声息的回来。

    既然吕布出现在了府中,那么由此也可以得出结论,从并州南下的军队,已经到了洛阳,或是正在靠近洛阳的途中。

    吕布笑了笑,“看来,什么都瞒不过先生。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