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七一章 偷梁换柱

时间:2018-04-0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“不信我?”

    吕布眉头微挑,堂堂镇北将军被上千道弓弩手瞄准对着,这可不是什么好的滋味儿。他望向关头,语气冷漠:“那你大可下来试试某的武艺,如何?”

    校尉听得吕布语气不悦,心中咯噔一下,生怕触怒了这位天下扬名的飞将,赶忙赔礼道:“温侯息怒,您请稍候,卑职这就给您开门。”

    吊桥落下,城门打开,校尉亲自到门口恭迎,满脸的谦卑之色。

    走至还有三四丈的距离,校尉才彻底看清来人的相貌模样,头戴紫金冠,胯下赤菟马,一身兽面吞头甲胄端的威武不凡,只是那张神俊的脸庞上,面若寒霜。

    校尉赶紧主动迎了上去,点头哈腰:“温侯,您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马背上的吕布侧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眼神的对视,就令他如芒在背,校尉赶紧低下脑袋,吞着发干的喉咙,大气都不敢喘,方才那股压迫感,太强烈了。

    在校尉的引路下,吕布到了驻扎关内的军营。

    “平虏中郎将呢?”

    途中,吕布问向校尉。

    校尉答:“中郎将已经歇下,温侯若无要事,卑职这就去给您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吕布摆了摆手,要没有急事,只有吃饱了撑的,才会连夜马不停蹄的奔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去,把你们中郎将叫来,就我在中军大帐等他。”吕布朝那校尉吩咐起来,带着黄忠三人准备往中军大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校尉面泛难色,牛辅最不喜欢睡觉时被人惊扰,曾就有人因此而被砍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吕布回头冷视,校尉浑身一个哆嗦,赶紧点头应下。牛辅他招惹不起,这位温侯,他同样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到了牛辅帐外,校尉在外面低声唤着:“将军,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啊!”

    帐内的牛辅睁眼醒来,语气颇为不悦,深更半夜被人叫醒,这种感觉当然不爽。

    “卑职有事禀报。”帐外的校尉回答得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再,非要这时候来惊扰本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镇北将军吕布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吕布?他不在虎牢关作战,来我这里作甚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知,他在中军大帐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,总得卖这位温侯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推开趴在身上的两名妖艳女子,牛辅换上武将袍,洗了把冷水脸,走出帐外。

    到了中军大帐,牛辅掀帐而入,望着坐在帐内的吕布哈哈笑了起来,如见故人:“温侯,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孟津关来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轻微嗅了嗅鼻子,他闻到了一股还未散去的酒气,以及很浓的女人胭脂气味。

    董卓把孟津这么重要的关卡交给牛辅,这家伙居然在这里花天酒地,喝酒玩女人。

    真是作死。

    这些话不该吕布来,所以他也不会多嘴。招呼着牛辅坐下,吕布笑着道:“深夜扰了中郎将美梦,某在此致歉。”

    牛辅连忙摆手,一副毫不为意的态度:“诶,温侯得哪里话。都是自家兄弟,何必拘礼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听闻中郎将胸怀大度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,倒是某落了下成。”吕布称赞起牛辅,脸上笑意愈盛。

    “不知温侯从虎牢关连夜来此,究竟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牛辅饮了口凉水,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吕布不明来意,牛辅就只能自己来问,他反正不信,吕布会是特意跑来跟自己寒暄闲聊。

    “不错,吾此行的确是有要事在身。”

    吕布放下手中茶碗,缓缓而谈:“中郎将可知如今虎牢关的形势?”

    牛辅点了点头,孟津同虎牢关不远,相距百里,几乎每隔一两天都会收到来自虎牢关的战事情报。

    故而牛辅对于虎牢关的战况,不了如指掌,基本的动向还是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既然牛辅清楚,吕布也就懒得多做复述,起了深夜来此的原因:“李儒向太师献策,可以派一支骑兵从孟津绕道河内,奔袭酸枣,焚烧诸侯联军的粮草大营。只要断了他们后勤补给,关东诸侯必会自乱阵脚,不战自退。”

    牛辅细细一琢磨,深以为然。他也约莫明白了吕布此行的用意,大手一扬,得洒脱:“温侯要多少兵马,尽管便是,我必会全力配合于你。”

    吕布笑着摇头,“中郎将会错意了,并非是本将统兵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温侯?”

    牛辅纳闷儿起来,面有疑色,目光在吕布身后的黄忠三人身上扫视而过,难道是这三人?

    “太师是让中郎将率军出击。”幽暗的灯火下,吕布嘴角划过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牛辅皱起眉头,很显然,这个答案超出了他的预料范围。

    “没错,本将在虎牢关受了轻伤,故而太师令我来替你督守孟津。”吕布脸不红心不跳,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最为普通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温侯,你莫不是故意来诓我的吧?”牛辅面露警惕之色,一对水牛眼盯着吕布,看了许久,似是想要看穿吕布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孟津关乎洛阳以北的安危,必由董卓心腹镇守。如果是让吕布来率兵奔袭,牛辅还信,倘若是让吕布来替换自己镇守孟津,牛辅心里总感觉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吕布不是西凉派系的心腹将领,是个‘外人’。

    “中郎将若不信我,大可去当面询问太师。只是如此一来,贻误了时机,太师动怒责罚,到时可莫要牵连本将……”

    吕布这么一,牛辅又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万一真是让自己去奔袭酸枣,自个儿不仅不去,反倒还质疑不信。将来传到董卓耳中,怎么都逃不掉一通责罚。

    董卓对女儿女婿看得淡,只对他那个孙女上心。

    牛辅踌躇不定,吕布早有对策,他拿出那枚令符,得愈发淡然:“临走之际,太师让我将此物给中郎将一看,中郎将便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牛辅作为董卓的女婿兼心腹爪牙,这枚符节他已经不是头一回见了。他走过去将令符心翼翼的拿起,放在手心反复察看了几遍,确实是董卓的调兵令符。

    既然董卓都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吕布了,看来此事确真无假。

    心中有了定论,牛辅同吕布抱拳:“既如此,孟津就有劳温侯了。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