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六三章 执念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张飞虎目圆睁,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丰富至极。他如何也没想到,一直苦苦找寻的家伙,居然就是这个号为‘温侯’的敌将。

    尽管时隔多年,张飞仍旧一眼认出了吕布。就算天塌地陷,忘记了所有人,他也不会忘掉吕布,这个曾让他坠入梦魇的男人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,才能击败这么多的敌手。

    五年零一百七十九天!

    终于让我找到你了!

    张飞身上的战意激增,早上大哥的嘱托交代,早被他抛在了九霄云外。他现在所想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击败这个曾经击败自己的家伙,向他证明:我,张飞张翼德,已经超越你了!

    没有坐骑战马,便上不得战场相斗。张飞左右扫视,看见公孙瓒身旁一名将胯下的黑马颇为雄健,过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如同提鸡一样的将他拽下马来,自个儿乘了上去,然后拔起丈八蛇矛,拍马直冲吕布。

    摔倒在地的公孙续被身旁将士扶起,望着那单骑冲击的背影,恨得咬牙切齿:“父亲,您可要为孩儿做主,这厮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瓒摆了摆手,打断儿子后面想的话,双手揣在胸前,目光远眺,语气透着些许冷漠:“且让我看看他这三弟,能有多大本事。”

    战场之上,文丑已被吕布逼至绝境,胜负很快便能得以分晓。

    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,文丑并未往联军阵营方向遁逃,而是强撑牙关,在同吕布死斗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是个好脸面的人,此战若是不胜,袁绍脸面定会无光。更何况,主公没有鸣金叫撤,他若是因不敌而逃跑,不仅军法饶不过他,别人也会议论袁绍管束无方,甚至动摇其盟主地位。

    早在之前,他和颜良不过是介粗莽武夫,因袁绍的知遇之恩,而被委以上将之职。

    袁家是天下有名的大世家,多少人趋之若鹜,终不得入门半步,而他两得以在袁绍麾下效力,这本身就已是莫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故而,他两绝不会做有悖主公之事,纵使战死沙场,也绝不给袁绍丢脸。

    锵锵锵~

    上方的画戟从未停歇半刻,文丑的甲胄上破开数道裂口,鲜血汨汨。

    哐铛!

    长枪落地,前方那张渐渐模糊的脸依旧一如既往的冷,文丑此时反而释然了,不愧是天下第一的人,死在尔的手上,不算窝囊。

    合上双目,拿握不住兵器的文丑已无力再战,等待死亡降临,心中悲凉的念了声:主公,文丑,尽忠了。

    吕布挥戟,脸上除了一丝的惋惜,并未有太大的神情变化,准备先结果掉文丑,然后再去解决颜良。

    二人不愧为河北双雄,实力已经攀到了一流中等,将他二人击败,耗损了吕布不少气力。若是以上一世的实力,未必能够击败联合起来的二人。

    这一世,吕布经历了太多,破鲜卑六千骑、牛佘野死境而生、平蛾贼时的疫疾、奚河谷的冲杀……

    无数次的生死徘徊,锻炼得吕布的心志和武力急速飞涨,实力比起上一世,强得可不止是一丁半点。

    一流武将之所以被称之为一流武将,不仅是他们的天赋过人,更是因为他们有着一颗凡人所不能有的强者之心。

    被人击败,不会令他们一蹶不振,只会使得他们更加坚韧奋发,变得愈强。

    而吕布,早已在无数次的厮杀中,突破了一流,踏足到超一流的水准。

    画戟扬起,准备落下之际,从后方传来一声怒吼,声若奔雷:“吕布,可识我燕人张飞也!”

    听得这声怒吼,观战的双方皆是齐齐看去。

    吕布手中画戟一顿,他不需转头,便能知道来将的相貌,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。

    暂且记下文丑性命,吕布勒马回头,嘴角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终于,还是等到你了。

    在吕布的记忆中,这应该算是他和张飞的第一次见面,遂特意激怒起张飞:“吾岂识山野村夫乎?”

    张飞听得这话,双目生火,同吕布隔了两丈距离,咬牙一字一句的念道:“好好好,看来你也忘记了五年前,涿郡败在你手里的张家少年郎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?怎么成了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吕布霎时愣住了,他当然记得那个曾在涿郡找他寻衅的屠户少年,若非其父亲求情,当时他就已经废了张飞双臂。起初吕布还以为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而已,毕竟张飞这个名字极为普通。

    哪曾想,竟会是同一个人,只是几年未见,张飞的模样天翻地覆,从一个翩翩俊美少年郞,变成了一块粗膀体健的黑炭头。

    细细辨认之下,果真还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不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张飞怪笑两声,活络起全身关节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?”吕布更加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较个高低吧。”

    张飞懒得多,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吕布叙旧闲聊,而是要当着几十万人的面前,彻彻底底的击败吕布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在涿郡被吕布击败,张飞就意识到了和他之间的鸿沟,为了踏过这条鸿沟,蜕变后的张飞用嗜武成魔来形容,都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五年多的时间,每天吃饭睡觉加在一起,也不到三个时辰,剩余的时间全都用来习武练矛。

    日晒雨淋,风吹雨打,亦从未有过间歇。

    为的只是有朝一日,能够亲手打败吕布而已。

    张飞不这些,吕布当然不会知道,他上下打量了张飞一眼,朗声喊道:“张飞,你斗不过我的,把你二哥大哥都叫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张飞,吕布心中亦是有着自己的执念,输给你们一回,这一次,我要亲手讨回来!

    “吕布,你的自负狂妄仍如当年。你还拿我当五年前的无知儿么?放心,今天不需他人,只有我张飞一人,便要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张飞虎吼连连,他最是看不得吕布这种视天下人于无物的傲慢态度,和五年前初见时,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五年前,我觑了天下人。

    今天,是你觑了张翼德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