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六零章 该我登场表演了

时间:2018-03-2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颜良心中惊骇,脸上如同见了鬼的表情,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一次,什么叫做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袁绍身旁的文丑拍马而出,挺枪直奔吕布。

    北平郡守公孙瓒的阵脚处,飘扬的旗帜上写着大大的‘公孙’二字。

    忽然,后方一阵耸动,有个豹头环眼的青年正奋力往前挤来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回来!”大哥刘备在后方焦急的呼喊,为了不让张飞惹事,他今天还特意向公孙瓒请了个督军的任务,守在阵尾。

    哪曾想,张飞在得知诸侯麾下将领尽为吕布所败时,心中斗狠的脾性上来,偏偏他又守在阵尾,根本看不见前方的打斗,只能靠前边士卒偶尔的闲言碎语,听个其中大概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于张飞而言,就像有只猫在他心中抓挠一样,痒痒的,他想要伸手,却如何也够不着那块地方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不痛快,很不痛快!

    毕竟联军是有好几十万人的部队,不可能呈一字全部排开,能够亲眼观战的也就前方那么一两万人,后方的人根本啥也看不到。消息流通除了靠传令官,就只有士卒们私下的闲言。

    张飞借着要去小解的机会,本想悄咪咪的溜走,结果却被刘备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步子都迈了出去,哪有收回来的理由。

    被抓了现行,张飞一个劲儿的继续往前拱,却也不忘回头朝刘备吼上一声:“大哥,我就看一眼,看完一眼,我保证回来!”

    张飞的身影在人浪里翻涌,刘备心里气得不行,早知道就不该带三弟张飞出来,该让他留守营寨,充补后勤。

    但生气归生气,刘备还是晓得事情轻重,他看了眼旁边的关羽,同他说了声:“二弟,你去看着点三弟,千万别让他惹出事端来。”

    其实关羽的心里,也早想前去见识见识,只是刘备今早动身的时候便叮嘱了要留守阵尾。关羽熟读春秋,在他的脑子里只有忠义二字,大哥说怎样,就是怎样。哪怕心中再为好奇意动,他也不会违背大哥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飞就不一样,他性情直爽而暴烈,嘴上答应得快。但一旦脱离了束缚,他心里怎么想,就会怎么干,凡事先爽了再说。哪怕事后挨罚,他也不怕。

    既然大哥都开口了,关羽自然不会拒绝,他抱拳同刘备说了声‘大哥保重’,便也跟着往前挤去,寻找张飞。

    此时的战场上,兵器‘锵锵铛铛’的交戈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刚才全力以出的第一斩被吕布挡下,颜良的心态崩了不少,现在文丑来了,他又重拾起信心,实力渐渐回升到了以前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将吕布夹在当中,三匹战马同进同退,时而摆成‘一’字,时而转换为‘品’字。

    习武的道途上,颜良点的是力道,文丑点的敏捷。

    这两家伙俱是一流实力的武将,吕布被夹在当中,掌中画戟翻飞,一方面要应付颜良的刚猛,一方面又要小心文丑的刁钻。

    每当他想驱马冲出,就必会有一个挡道,另一个绕到背后迅速出手偷袭。如此一来,他就不得不左右开弓,前挡后防。

    几十回合交锋下来,无论是关上的董卓,还是关下的诸侯,皆是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双方的士卒更是眼花缭乱,他们大多不精通武艺,根本看不清三人的手中动作,只能看到的是,几道白色的光芒在那闪动乱舞。

    中军位置。

    袁绍的脸色并不好看,他怎么也没想到,最为倚重的两员虎将,纵使联起手来,亦是奈何不了吕布。

    本以为胜券在握,结果却是,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另一旁的曹字旗下,有两名将领跃跃欲试:“孟德,那吕布看起来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,要不要我们兄弟上场,将他拿下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曹操的目光从战场上收回,扫过这两名族中从弟,小眼儿里透着难以琢磨的神色:“你们以为吕布的实力,就只有这点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两个啊,太年轻了!”旁边的另一名青年将领苦笑起来,讲起了新郑初遇吕布时的往事:“当年啊,我和兄长联手,都没能撑住这家伙一炷香的时间,这还是四年前。后来四年的时间,吕布南征北战,讨西凉征辽东,你觉得他的实力是涨了,还是退了?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兄弟联手居然撑不住一炷香的时间,怎么可能!

    两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要知道,夏侯兄弟的实力,远在他两之上。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会……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曹家兄弟对视一眼,陡然醒悟。

    “没错,吕布这家伙,根本没有使出全力!”

    从开始就沉默观战的夏侯惇,强压心头战意,给出的结论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颜良文丑压着吕布打了又近二十回合,纵使险象环生,亦是奈何不了眼前敌将。

    两人的攻势也从最初的狂风暴雨,渐渐衰去,变得有些后续不足。

    颜、文二人迟迟拿不下吕布,心中有些急躁起来,反倒是吕布还是一如既往的处于防守之势。

    枯燥之际,吕布决定给他们醒醒精神:“你两要是再不加快攻击速度,某可要反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二人皆是一怔,随即文丑收敛心神,怒声喝斥:“吕布,你休想耍此鬼蜮伎俩,你以为我们是三岁顽童么?想反击,先得有本事挣脱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颜良听得这话,亦是醒悟过来,多半是吕布挣脱不出,所以才想用语言来激怒他们,从而设法脱身。

    这家伙,可真是卑鄙!

    吕布却不答话,反正两人的招式路子,他基本上已经摸索了七七八八,再耗下去也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手中画戟挽旋,先颜良手中的长刀而出,划出一道半圆弧的横扫,颜良被迫勒马扬起前蹄,来避躲这大范围的一戟。

    文丑见状,手中凌厉的寒枪抖擞,从后方直刺吕布心窝。

    熟料,吕布竟似后背生眼,侧马摆转身姿,躲过这阴毒的一枪,又借着颜良勒马扬蹄的空隙,夹动赤菟马腹,轻而易举的冲出了两人的夹击范围。

    在同两人拉开距离之后,吕布勒马回头,他将手中画戟往下一掷,插进地面,随后伸了个懒腰,又活络两下颈部关节,然后左手握着马缰,右手将画戟缓缓拔起,扛在肩头。

    好了,该我登场表演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