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五九章 河北颜良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“吕布小儿,休得狂妄,汝可识得河北颜良!”

    伴随着吼声,立于袁绍战车旁边的胡髯汉终于按捺不住,催动胯下骏马,提刀杀奔吕布。

    哒哒的马蹄践踏起地面泥尘,滚滚黄沙之中,只有一骑冲来,却好似有千军万马,散发出的气势,磅礴而雄浑。

    饶是虎牢关上的董卓见了,也不由赞上了一声:“好一员虎将!”

    对于危险的气息,战马远比人类更具敏锐。

    颜良还未杀至近前,赤菟已经开始躁烈的刨动起前蹄,喷出的鼻息如同灼风,一双清澈透灵的眸子,渐渐变得赤红如血。

    冲奔而来的这个人,令它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颜良?河北四庭柱么?”

    吕布嘴角的笑意愈盛,终于来了个稍微像样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拍胯下赤菟的脖颈,随后五指弯曲,将那柔顺细长的鬃毛沿着颈背往后梳了梳。看着赤菟燥戾的情绪沉淀下去,尤其是那一脸舒爽的享受模样,吕布温和的笑了笑,都这么多年了,还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敢无视于我!

    骑坐在马背上的颜良怒冲眉发,吕布不仅没有催马来战,甚至连兵器都原封不动的插在地面。

    两将交战,战马的冲击尤为重要,强大的武将可以在气息上与战马合一,将战马的一部分力气,转入到自己的体内,借而在交锋的刹那间爆发出强猛力道,将敌将一击斩杀。

    颜良方才观战,吕布的实力不弱,所以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些。那他现在还杵在原地,难道是自大到了不依靠战马,就能与我一战吗?

    笑话!

    颜良心中愈发恼怒起来,他好歹也是一方名将,如今被吕布这般轻视,今日若不斩他,今后还有何脸面再报‘河北颜良’的名号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颜良驱驰着胯下战马的速度如飞,两人间的距离正被不断的拉近收拢。

    二十步!

    十步!

    五步!

    吕布仍旧未动。

    狂妄至极!

    颜良气得双目喷火,面色狰狞的发出怒吼:“找死!”手中宽刃刀裹挟着无尽威势,急斩而下,如一头张开獠牙的猛兽,直吞吕布头颅。

    既然敢小觑于我,那就用你的性命,来偿还你的无知!这一刀下去,别说是你区区吕布,就是枪神童渊来了,我也能一刀将他给劈作两截!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坐在马背上的诸侯们身躯往前,探长起脖子,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,心中大吼,神情亦为之动容。只待那一刀下去,便可彻底消除这块心病。

    城关上的士卒们同样绷紧了神经,刚刚他们还在欢呼的战神,难道就要这样亡于刀下了吗?

    除非有奇迹,否则,这么短的时间,根本来不及啊!

    “谁说来不及的?”

    吕布仿佛听到了众人心声,低念一句,右手在颜良斩来的瞬间,握住戟杆,以迅雷之速往上奋力一提,画戟带起的泥土溅了颜良一脸。

    巨大的刀锋撞击在戟牙上,发出‘咯吱~的尖锐刺耳声。

    只在刹那,电光火石。

    一连串溅射出的火星,在颜良眼中化作了滔天战意。

    胯下战马疾驰而过,同时也意味着,这力沉千钧的第一斩,被吕布给彻底的抵挡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颜良未能斩杀,位于中军的袁绍咬牙愤恨,攥紧的拳头猛地锤在战车右侧的扶手上,发出‘砰’的闷沉声响,他满脸的失望和不甘,刚刚分明就只差一点。

    只差一点,就能把董卓麾下最强的爪牙,给斩于马下了啊!

    其余诸侯亦是在心中失落叹了口气,果然还是空欢喜了一场。

    关上观战的董卓则与之相反,重重舒了口气,抚着胸口,往下顺了顺已经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脏。

    他刚刚差点就以为,吕布就这样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董卓是武夫出身,他能够明白颜良那一刀的凶悍,换作是他,绝对不敢硬接。而关下的吕布,仅仅只用了眨眼功夫,便从正面硬接下来,毫发未损。

    唾~

    勒马回头的颜良将嘴里泥土吐出,方才他用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力道,就是同他齐名的文丑,也需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却不料眼前这家伙,不仅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,甚至出手反击,同他短兵相接,斗了个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这小子,果然比想象中的要强!

    近身作战,我未必能够胜他。但这小子自负,我大可先消磨其体力,借机寻得破绽,再将他杀落下马。

    别看颜良生得粗莽,在比斗这一方面,他有着绝对的自知之明,就像他从来都不会去挑衅文丑一样。

    有了思量,颜良抖甩两下微微发麻的手臂,右手提刀,再度驱马冲锋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刀与戟的交戈声重新响起,然则只有那么一下,就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冲锋而过的颜良调转方向,从另一侧,再度疾驰杀来。

    吕布立于中央巍峨不动,颜良从四面八方不断驰骋冲锋,每每交锋只有一刹,便从吕布身旁骑冲而过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两人都已经交手了二十余合。

    “颜良他这是在干什么,怎么光在那里跑来跑去,磨磨蹭蹭的,迟迟不下杀手?”不说战场上的两人心态如何,反正袁绍是看得着急,就这样跑来跑去,万年也伤不了吕布筋骨。

    “主公勿要着急,吕布此贼实力强勇。颜良估计是知道自己赢不了此贼,又怕被其黏住,所以才从各处进攻刺探,寻找其弱点,等待一击毙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文丑的眼光颇具毒辣,早早就看出了颜良的意图。

    又一次冲锋而过,颜良勒马回头,转身再冲吕布。

    此时的吕布看起来似是颇为疲倦,连带出戟的反应都慢上了许多。观战的众人或许感受不到,但屡屡同其交手的颜良可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他冲上前去,宽刃刀劈向吕布肩头。

    当看到吕布递出画戟来挡的那一刻,颜良心中彻底放声大笑起来:无知小儿,中吾之计矣!

    他这一刀只是虚斩,为的就是引诱吕布出戟来挡,然后趁着空隙时机,手中刀锋一转,直取吕布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来!”信心十足的颜良怒声咆哮。

    急劲的刀锋在距脖颈只有两寸的位置,陡然而止。

    突兀而出的一只手,拽住了颜良手里的刀杆。

    那个‘上当中计’的青年敌将,偏头看来,双眸生寒,但从他嘴里吐露出的声音,却是格外戏谑。

    “好玩儿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