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五八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吗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渐渐清晰起来,阳光耀眼倾洒而下,落在那身兽面吞头连环铠上,本该光明的身影,反倒愈发阴暗嗜血。

    座下火龙驹浑体通赤,并无半根杂毛,柔顺的鬃毛飘扬似火。在它的脖间,系着两个小巧铃铛,每走一步,便会发出叮铃~叮铃~的脆耳声响。

    掌中画戟倒提,月牙刃的戟锋上折射出天上的刺眼白芒,胯下神驹朝着前方的千军万马,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他出了城门,走过吊桥,在阳光盎然的照耀之下,微微抬头,显出了真实面貌。

    贪狼眉、恶蛟目,高挺的鼻梁,虓虎的戾相!

    头顶束发紫金冠,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,身披赤锦百花袍,分明的线条将他的脸庞轮廓勾画得神俊无比,不似文人的儒雅,亦不似武将的粗放。

    在他眼眸深处,藏着睥睨天下的霸道,以及滚滚无尽的滔天战意。

    梦回辗转,终于又回到了这里!

    反观各路诸侯,尽管早有心理准备,但真当看清那道身影的面庞时,心中还是没来由的‘咯噔’一下,抑制不住忐忑的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虎牢关前,只有一人一马。

    他立在那里,沐浴着阳光,如同一座冲插云霄的凌峰,高而险,无法逾越,压迫着人的心境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虎牢关上,历来以凶狠残暴著称的董太师扶着墙垛,望着下方怔怔出神,飘扬的思绪将他带回了很久很久以前。数十万诸侯联军在他眼中,化为十万羌兵,而那道伫立关前的背影,可不就是年轻时候的自己么?

    意气风发,无惧天下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从何时起,吾已斑白了头发,臃肿了身躯,再也不能……临阵杀敌,驰骋天下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董太师的心里涌出一股酸涩,合上眼眶,一滴浊泪滚过脸颊,语气悲叹而哀长:“自古名将——如美人,不许人间,见——白头。”

    仅此一句,便道尽了习武之人一生的坎坷心酸。

    吕布在阵前勒马,面容冷漠,画戟遥指联军方向,其挑衅之意,已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联军之中,忌惮吕布的人有很多,但想要摩拳擦掌干掉吕布的,亦是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只要能干掉吕布,他们的名字,必将传遍天下!

    “父亲,怎么大家看起来,好像都很怕这个持戟的将军?”破虏将军孙坚的身旁,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啊,太强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悠悠叹了口气,早在讨伐黄巾贼时,他就已经目睹过吕布的实力,万军之中取贼将首级,如同饮水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难道比父亲还要厉害吗?”

    尽管不愿在儿子面前承认,但孙坚还是点了点头。他告诉儿子,这个人叫吕布,可能是迄今为止,唯一配得上‘天下第一’的人。

    少年将目光从父亲身上挪开,望向那个只身立于前方的男人,双眸里透着较劲的神采:“我将来,一定要打败他!”

    “奉先,可还记得当年洛阳酒肆,你我推杯换盏,同饮时的场景?”盟主袁绍发话了,他现在身为数十万大军的指挥者,自然是意气风发:“我现在唤你一声‘奉先’,是希望你能改过自新,不要再执迷不悟,为虎作伥。你若肯倒戈相向,弃暗投明,吾定于圣驾之前,保你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能够把吕布争取过来最好,就算不能争取,也起码可以给自己涨涨名声。

    吕布充耳不闻,望向袁绍讥讽冷笑:“呵,堂堂诸侯盟主,难道只会学长舌妇人,嚼咬舌根么?”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儿上,可不能令董卓生疑。

    袁绍听得吕布将自己比作长舌妇人,脸色阴沉下去,高声呼道:“谁愿出战,替本盟主斩去此董贼爪牙!”

    河内郡守王匡背后,有名中年将领正欲动身,却被人拉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拉他的人,竟是方家的小子,方悦。

    “你拉我作甚!”中年将领没好气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去只能是送死。”

    方悦的脸色凝重,他之前和吕布还有黄忠交过几次手,两人的实力皆是深不见底,尤以吕布更甚。眼前之人虽然稍强于己,但要凭这点本事就去叫板吕布,基本上就是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立功心切的中年将领自是听不进去,反倒还奚落起了方悦:“笑话,你自己胆怯,就别眼红我的斩将功劳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正欲催马动身,却听得从右侧传来一声大吼:“吕布小儿,休得猖狂,看某来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上党郡守张杨麾下,一名骑将挺枪而出,直取吕布。

    张杨见此情形,气得是火冒三丈,恨不得当场打断穆顺的两条腿脚。昨夜千叮咛万嘱咐,说了又说,不要跟吕布正面交锋,不要跟吕布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怎么就听不进去!

    “你看,机会被别人抢了吧!”中年将领眼巴巴的看着冲出的那道背影,心中满是怨念,怪方悦让自己错失了立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穆顺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,拍马狂冲,手中长枪上下翻飞,浑似街头杂耍一般。

    杂耍么,自然是虚有其表。

    破绽太多,吕布都懒得动了,在穆顺冲至面前的瞬间,提戟一刺,然后收戟,重新插回地面。

    穆顺坠下马背,胯下的战马却借着惯性,依旧往前奔了许远。

    众人还未看清动作,穆顺就已经横尸沙场。

    董卓在城楼上短暂愣了一下,继而哈哈大笑,而联军那边的袁绍则是面冷如霜,阴沉似水。

    好在穆顺阵亡之后,又有人立马杀出。

    “东武徐牧,特来取汝首级!”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“乐陵魏常岭,请赐教!”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“某乃西平昌……”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一具具的尸体横七竖八,杂列在赤菟的马蹄周围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赤菟都没有挪动一步。只有风吹之后,脖间的铃铛声,清脆依旧。

    万胜!万胜!万胜!

    虎牢关上,守关士卒们神情狂热的齐声大吼,士气高涨,看向吕布的高大背影,已然是宛如战神。

    联军这边,折了这么多将领,士气自然是一降再降。

    晓得了吕布的厉害,将军们再想上场,也得先掂掂自个儿的实力再说。

    迟迟等不到对手,吕布拍着赤菟往前又走上几步,目光从最左扫视到了最右,又从最右扫回到最左。

    他将画戟插在地面,索性抄起了双手,勾起嘴角:“几十万人,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上一世,我能视汝等如草芥。

    今生,亦可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