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五七章 兵发虎牢

时间:2018-03-2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路子!”

    张飞倒是洒脱,“有机会我定要去斗斗那吕布,看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!”

    刘备听得这话,顿时变了脸色,目光责备的斥了张飞一声:“三弟,休得妄言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怕他作甚!大不了我和二哥联手,难道还赢不了他?”张飞对此信心十足,说句托大的话,他和二哥关羽联手,世间当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“以多欺少,非吾辈所为。”

    关羽摇头,他胸有傲气,显然不愿和张飞联手欺单。

    刘备见张飞执意要斗那吕布,板起脸庞:“三弟,你答应大哥,未经同意,不得去主动寻衅吕布。”

    黄忠都能压上关羽一头,更何况那位实力愈强的温侯吕布。

    刘备现在只有两个兄弟可以依靠,他不想因逞一时之勇,而失去其中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要成大事,地盘,军队,将领,谋士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现在的刘备虽只有两员猛将再侧,但他始终相信,只要努力,终有一日,能教世人知我刘玄德。

    或许白手起家很艰难,但他仍想一试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张飞急了,他和吕布都还没打过,大哥怎么就先认怂了。以前讨黄巾、募丹阳的时候,每次都是他打的头阵,也没见大哥有过如今这样的担忧。

    刘备这回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断然说着:“你若不答应,那以后便继续留守营中,我和你二哥前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飞顿时没了脾气,赶忙上来讨好说着:“大哥莫恼,二位兄长都去了,小弟如何肯落后。我答应便是,只要那吕布莫来惹我,我定然不去寻他晦气。”

    他生平从未服人,哪怕是他老子张承,张飞都没服过软。但自从遇到刘备之后,他却心甘情愿的跟着刘备,风餐露宿、赴汤蹈火。

    甚至还把家产全都卖了,用来资助刘备。
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。

    张飞出声妥协,可刘备知道,张飞心里是不服气的。他伸出手去,握着张飞和关羽两人的手背,语气感慨而辛酸:“二弟三弟,如今我们势单力薄,要想匡扶汉室,为兄只能依赖你们。我不想你们中有任何一人,因逞匹夫之勇而折在那吕布手中。

    昔年,我们三兄弟结拜时,共同立过誓言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若是你们有个好歹,为兄也无颜苟活于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关羽张飞听得这番情真意切的言辞,同时喊了一声,紧握兄长的手,神情感动无比。

    在他二人看来,他们的出身不算好,一个是屠夫贩肉为生,一个还是官府通缉的杀人犯。而大哥刘备不同,他有大志向,待人诚恳温和,又是皇室宗亲,能这样贴心贴肺的跟他们说讲这些,已然是将他二人当成了手足兄弟。

    所以,关羽张飞打心底尊敬刘备,纵是肝脑涂地,也不足以报大哥的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,颜良、文丑到了。

    袁绍的营帐中,两人从外边掀帐进来,抱拳问道:“主公,您这么急着召我兄弟二人来此,究竟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颜良体型健硕,下颌蓄着茂盛胡髯,身上带有很浓烈的江湖粗莽气息。文丑则恰好相反,只有唇上留有两撇短须,气息内敛,眼中有凌厉锋芒,浑身的气势更趋向于狠戾好斗。

    不说武艺,光人往面前一站,就有一股猛将气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吾上将来矣!有你二人,我何惧他吕布耶!”

    袁绍心情大好,笑得极为开怀。颜良文丑乃是他手里的两张王牌,如果说一个人还搞不定吕布,那两个人一起上,总能击败吕布了吧。

    要知道,颜良文丑在河北,可是未曾有过败绩。

    二人坐于帐内左右,袁绍又命人端来美酒肉食,供二人吃喝。

    进餐之时,袁绍将前些时日的事情说与二人听了。

    “哼,简直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颜良猛地一掌拍在桌面,愤然而起:“主公勿虑,那吕布素有威名不假,但我兄弟二人亦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,待吾休息两日,便提兵去会会那姓吕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袁绍喝彩一声,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到时击败吕布,借着士气如虹,直接一口气拿下虎牢关。

    六月中旬,诸侯大军拔寨,齐向虎牢关进发。

    几十万兵马行进如潮,脚下踏动的步伐声,好似雷动。山野平原间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全是士卒身影,以袁绍所在的位置为中军,十余路诸侯依次排开而行,扬起的旗帜遮空蔽日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举动,很快便传入到了关内董卓的耳中。

    董卓内置软甲,外边披起宽松的太师袍,带着麾下将领登上城头,远方的诸侯大军已经隐隐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识好歹的东西,全都忘了当年本太师对他们的提携之恩!”董卓面色愤恨,那滚滚而来的军队,数量少说也有五六十万,一眼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人数,多少会有些让人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虎牢关,真的能守得住吗?

    城关上不少的将军士卒,都在心中打了个问号。

    到达虎牢关前,袁绍下令停止进军,原地摆开阵势。

    《穆天子传》记载:天子猎于郑,有虎在葭中,七萃之士擒之以献,命蓄之东虢,因曰虎牢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雄关,诸侯皆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无他,太过险要耳!

    此关南连嵩岳,北濒浊河,山岭交错倚为屏障,自成天险。用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来形容此处,再也形象不过。

    董卓在城楼望着下方,袁绍则从战车里望向城头。

    “董卓,你欺君罔上残害生灵,倒行逆施杀戮忠良。今吾率正义之师讨伐,尔还不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袁绍大吼,率先摆明自己等人的立场,是为讨贼而来。

    董卓听得这话,凶神恶煞的脸庞更添怒火,厉声质问:“袁本初,当初你触怒本太师,逃至渤海。老夫宽宏大量,不仅没有追究此事,还任命你担任渤海太守。如今,你就是这般回报本太师的吗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乱臣贼子,祸乱天下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袁绍的骂声还未落地,却听得轰隆隆的闷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虎牢关的吊桥落下,巨大而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,有一道模糊朦胧的身影正从里面,缓缓而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