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五五章 温酒已凉

时间:2018-03-1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百米之外,有箭簇激射,闪电流光而来。

    关羽听得响动,斩向黄忠的青龙刀在距其不到三寸处硬生停下,随后往上一拨,将那冷箭打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因为要杀黄忠,而把自己的性命也搭扯进去,这样不值当。

    “何方鼠辈,竟用此宵小手段!”

    到嘴的鸭子飞了,关羽扫视那边的西凉将士,恼怒的低吼起来。

    西凉军中,一道身影冲将而出,头戴银斑面具,胯下灰骏战马,手提朴刀。

    黄忠抓住机会,重新翻身上马,左手按着腰间伤口,右手拦下了想要同关羽斗阵的马忠。

    起初吕布让马忠同行掠阵,黄忠心里是极不情愿的,他觉得没这必要。因为不管是弓射还是武艺,马忠俱是差他许多,让他来掠阵,其实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然则没想到的是,在这绝境之时,竟是马忠施箭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黄忠实力超出关羽不少,稳扎稳打是必赢的局面,却因一时大意,而在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这回,也算是让他长足了记性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!”黄忠望向关羽,再度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错过了方才的最佳时机,关羽深知,斩杀黄忠无望。

    他左手顺捋髯须,右手提握青龙刀,眯起了丹凤眼,这次没有再卖关子:“解良关云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关羽?”黄忠面露诧异,身旁的马忠听得这个名字,面具下的脸庞亦是多了几分打量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关羽反问一声,显然对此很是纳闷儿。他跟着刘备虽有斩杀黄巾的功劳,却始终名声不显,又怎会有人知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如果要说之前,他的名字在河东一带倒是有不少人知晓。那时候他叫关长生,因杀了人,而被当地官府张榜通缉。

    但听黄忠的口音,明显是南方人,所以是不可能知道河东的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记得当年吕布第一次入洛阳时,胡车儿就于偶然间说起过,关长生的脑袋,价值两万钱,还怂恿过吕布去将其头颅取来,向官府领赏。

    “这回是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黄忠输了,倒也坦然。他伤了腰肾,起码得休养好一段时日,才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关羽当然不甘心就此放过黄忠,但他已经无力再战,更何况黄忠旁边还有个实力未知的银面将领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关羽心中升起一股预感,他与黄忠,终将再战。

    黄忠撤走之际,似是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看向关羽:“你可认得一个叫张飞的人物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关羽语气里透着几分警惕:“你认识我家三弟?”

    黄忠心里道了声‘果然’,没有回答,却又问道:“他的实力与你相比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只强不弱。”

    关羽给出答案,其实他和张飞实力相差无几。不同的是,一个是先手爆发,一个是越战越强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外人问起,关羽自然得夸夸自家兄弟。

    “下回遇到我家将军,你两得小心着点儿。不过你们也确有资格,能与我家将军一战。”黄忠先给关羽提了个醒,说完这话,带着马忠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阁下口中的将军,难道是镇北将军吕布?”关羽在诸侯营中,也是屡屡听到吕布的事迹。

    黄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比阁下还强?”关羽剃起卧蚕眉,面露狐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黄忠已然强得离谱,这次自己侥幸能赢,纯属是因为黄忠大意中了自己的拖刀斩。下回若是再战,黄忠绝对会提防小心,不会轻易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也无妨,将军比我强得不是一丁半点儿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几年前,黄忠还能和吕布步战斗个半斤八两,如今已然不行。

    吕布从他这里吸收了太多的经验技巧,黄忠的那些招式,对吕布而言,已经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。倘若算上战马兵器甲胄这些神兵利器,两人之间的差距,已经拉开很长一截,不可同往日而语。

    拖延时间还行,想伤吕布,几乎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劲风吹过,卷起沙尘漫天,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关羽听得这话,心中震惊,他实在难以想象,一个比眼前之人还要强的家伙,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。

    怪物吗?

    果然,世上强者太多,吾辈还需继续修行。

    关羽叹了口气,目送着黄忠缓缓退去,寨楼上鼓声大震,士卒们振奋欢呼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,帐内诸侯皆是等着比试的结果消息,望着外边,几乎快要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战场比斗结束,寨前的士卒快马飞来通报:“禀盟主,关将军胜了。”

    众诸侯听得这话,可算松了口气,总算是有人能够克制那敌将了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袁绍仍是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帐内诸人的目光投来,士卒只好详细禀报:“盟主,小人亲眼看见关将军把那敌将击落下马,如果不是对面有人放出冷箭,估计就已经斩了那员敌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袁绍终于大笑起来,一连说了三个好字。随后望了望外边,并无关羽身影,他不由有些纳闷儿起来:“那关将军他人呢?”

    袁绍口称将军,似乎都忘了关羽还只是个小小的马弓手,当不得‘将军’二字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回营之后,不知去了何处。”士卒摇了摇头,亦是不知。

    未几,关羽身绑粗绳,将自己捆成粽子,走入帐中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疑惑,曹操上前问道:“关义士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关某无能,未能将敌将首级献于麾下,请盟主责罚。”关羽看向袁绍,自甘领罪。领命的时候他说得明白,要斩敌将首级,如今未能办到,纵使受罚斩首,他也认了。

    袁绍摆手,笑着说了起来:“关壮士能击败敌将,扬我军威,已是大功一件,岂有怪罪之理?再者说了,本盟主若是罚你,岂非让别人说我赏罚不分,忠奸不明?”

    “来啊,给关壮士松绑,看座。”

    关羽坐下之后,曹操取来搁放一旁的酒水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酒水起初时的温度不在,只剩杯中清凉。

    关羽犹豫刹那,接过一饮而尽,甘醇的美酒下肚,却是那般苦涩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