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五二章 潘凤VS黄忠

时间:2018-03-1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随着韩馥的话音落下,一名体格雄壮的汉子立于帐中。

    众人定睛一看,其人身长八尺,容貌伟岸,心中不由赞了声:“果真威武之士。”

    “取我兵器来!”

    潘凤喝上一声,帐外两名小卒抬着一杆沉重斧钺,步入帐中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瞎子,便都能看得出来,这杆兵器的份量,非凡人所能挥使。

    潘凤上前,单臂将兵器提起,走出营帐,留给众人一道昂挺的背影。

    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

    关闭的寨门再度打开,潘凤提着大长斧,骑马而出。

    黄忠见又有人出来迎战,为了避免杀错,还是得照例问上一遍:“来将通上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乃冀州刺史帐下,潘凤是也!”

    潘凤报完姓名,只取黄忠而来,城寨上鼓声再次擂响。

    黄忠听得来者不是关羽张飞,心中便没了忌讳,催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场中相遇交手,潘凤的大斧先一步劈下,黄忠见状,本可以躲开的他横刀往上一撑,想看看潘凤究竟有多大气力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嘹亮的金属声轰然炸起,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黄忠双臂微微往下沉了丁点,便完完全全的接下了这一记斧劈,面有赞许道:“力气倒是有点,但你这速度和技巧,太过简陋。”

    眼前之人居然硬生生的扛下了自己的全力一击!

    潘凤惊诧无比,他才跟随韩馥不久,虽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,但至今还没人能够正面接下自己的全力一击,这也是他得意的所在。

    而眼前之人,不仅完全接下,还嘲讽自己的速度和技巧,这使得潘凤很是不服,咬牙喝道:“贼将休要猖狂,且再试试某这一斧!”

    大长斧抬起,迅速转换放向,斜劈黄忠坎肩。

    潘凤一起手,黄忠便看破了他的伎俩,身躯往右稍微摇摆一下,轻松躲开了砍来的斧刃。

    没能砍中,潘凤气得哇哇大叫,双目里更是怒火燃烧。索性弃了防守,双手握在斧柄下端,全身气力灌注双臂,吼啸一声,猛地直劈而下。

    给我死来!

    卯足气劲儿的吼声响彻天地,双方观战士卒的心脏在这一刻,全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眼睛都不敢眨上一下。

    天地间,仿佛在这一刹,寂静如死水。

    黄忠只瞅了一眼那劈来的大斧,脸色沉凝无比,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潘凤眼中的杀意愈发浓烈,咧开的黄牙,紧皱的鼻纹,无一不表示着他想在这一合,斩杀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黄忠虽有六七分的把握接下,但也没有托大,双腿用力夹裹马腹,胯下战马吃痛,迅疾往前一奔,恰好避开了落下的大斧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力沉千钧的大斧呼啸而下,宛如一颗重型炮弹,重重砸进地面,溅起无数飞尘。

    潘凤的身躯被大斧带动得往前一倾,人发起狠来的那股子力气,自个儿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控制收手。

    所以当黄忠躲过的时候,潘凤想收手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别说如此大的空隙,即便只有刹那,对于黄忠这种实力的武将来说,都足以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抓住机会的黄忠扯马回头,手中刀柄的末端反击在潘凤的兜鍪和脸上,响起duang~的一声。

    潘凤脑袋受了一击,当场落下马去,摔了个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等他恢复些神识的时候,黄忠的长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肩上。这还是黄忠留了力气,不然方才那一下,足以让潘凤致命归西。

    “愿降否?”黄忠问他。

    既然能够生擒,当然还是生擒的好,起码可以抓回去,看看能不能审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败阵之将,愿降。”

    潘凤没作多想就应了下来,对于韩馥,他本就没有太大的忠诚可言,纯属就是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黄忠,又想起刚刚的指点语气,潘凤如是发现了一条新的道路,抱拳说道:“将军武艺卓群,胜我许多,请允许在下追随于您的脚步,跟在您的身后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边的鼓声停了,帐内诸侯们的心里七上八下,毕竟有俞涉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探着脑袋望向帐外,焦急的等待着结果。

    不出小会儿,观战的士卒飞奔来报。

    士卒还没开口,诸侯们倒是急促的先问了起来:“潘凤也被斩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士卒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个回复,顿时舒了口气,坐回各自位置,那八成是赢了。

    “潘将军被敌将生擒,投降了对方。”士卒接着禀报。

    噗~

    不少人口中的茶水俱是喷吐而出,呛得咳嗽不停,这还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冀州刺史韩馥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更是气得浑身直打哆嗦,锤着桌面砰砰直响,跳脚大骂:“这狼心狗肺的东西,竟敢做出此等无君无父之事,亏我之前还那般善待于他!莫要拉我,我今日便上阵杀了这狗贼!”

    人是自个儿推举去的,结果呢,一转眼就投降了对面,韩馥可谓是脸面丢尽。

    韩馥身边的将领们听得后面这句,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,赶忙过来拉扯着韩馥,劝他莫要冲动,请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“韩使君,不要为小人气坏了身子,不值当。”袁绍作为盟主,为了内部团结,自然也得跟着劝说韩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岱和曹操走进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半个时辰不到,怎么擂了两通鼓了?”

    曹操纳闷儿询问起来,他巡营的位置和中军大帐这边相差甚远,要走上些许功夫才能赶到。

    帐内诸人面容羞赧,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孙坚同曹操说明了事情的因果,曹操听完,先是一惊,继而面容凝重起来,他摸着短髯,沉声说着:“不想董卓手下,除了吕布,竟还有此等厉害人物。”

    刘岱不以为然,坐在位置上自顾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刘使君,何故发笑?”韩馥面容不善,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笑诸位无能,区区一介敌将,就让诸位犯难。倘若传了出去,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。”刘岱说话就是这么耿直,完全不管会不会得罪他人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帐内诸人皆是面有怒容,东郡太守桥瑁更是冷笑连连:“听刘使君的口气,想必麾下定是不乏骁勇战将,不妨亮出来,也好让我等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不争馒头争口气!

    刘岱听得这话,怨恨的剜了桥瑁一眼,起身朝袁绍抱拳:“盟主,我部悍将刘三刀,三刀之内必取人首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