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四七章 风雨欲来

时间:2018-03-1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外边天色朦胧,床榻上的吕布睁开眼眸,在他身上,有两只小脚近乎以缠的方式盘在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小铃铛得知爹爹又要离开,昨晚闹了一宿,自个儿的房间也不回,睡觉的时候死死的抱着吕布胳膊,不让他丢下自己。

    睡着之后,抱着胳膊的小手不知不觉的松了开来,倒是那两只小脚盘得越发严实。

    吕布对此充满深深的感动和愧疚,起初说要守护女儿一辈子,陪着她慢慢成长。到头来,还是聚少离多,走上了前世那条注定尸骸无数的道路。

    他将女儿的小脚丫从自己身上轻轻放下,随后慢慢坐起身躯,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,生怕惊动了床上的妻儿。

    吕布下了床榻,穿上榻案上的布履,绕过屏风,走到前屋的梳妆台前,给自己梳理起头发。

    顷许,两根纤美的手指从吕布粗茧大手里接过了木梳。看着铜镜映出的婀娜身影,吕布回过头去,望着那张温柔似水的秀美脸庞,有些愕然:“薇娘,你怎么醒了?”

    他起床的动作已经很小,小到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严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细腻的托着吕布满头青丝,慢慢往下梳理,浅笑说着:“这些琐碎小事,唤妾身即好,何劳夫君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吕布自是不会知道,这个傻女子居然一宿没睡。

    严薇的手法很轻,一遍一遍的往下梳理着夫君头发,梳顺之后,再从四方往上托起,盘在头顶。

    这种发髻名为四方髻,是汉朝男子最为喜欢和流行的发式。

    随后,严薇取来紫金冠,端端正正的戴在自家夫君头上,用一根小短的玉簪将盘起的发髻束于冠内。

    吕布起身,换上甲胄云靴,又在腰间别上佩剑。

    严薇从木架上取出战袍,踮起脚为夫君系好。

    战袍还是当年吕布北征鲜卑时候,严薇寄给他的那件披风,纵使旧褶不堪,吕布也从未有过要换的想法。

    破了的地方,严薇用针线缝补上各式各样的大红花朵,争相绽放。内袍里面的那几行娟绣小字模糊了许多,却仍旧能辨出其中的字迹:

    闻说塞外雪花开,

    吹一夜,行路难。

    妾织一片明月光,

    愿为君司南。

    整装完毕,吕布站在镜子前瞅了瞅,很满意的同严薇说了声:“辛苦夫人。”

    严薇微微摇头,低声说着:“都是妾身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临走在即,有很多事情难免要细细叮嘱:“我走之后,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,不要让他们受了别人欺负。还有,你大病初愈,凡事也不能太过操劳,要多加调息养着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这个嗦嗦的高挺男人,严薇心里涌起阵阵甜蜜,更加不舍。她也知道自己阻挡不了吕布离去的步伐,只能点头应下:“妾身知道,夫君也请多加爱惜身体。”

    吕布‘嗯’了一声,他走到门口,正欲伸手推开屋门时,却又转身回来,霸道无比的将妻子搂进怀中,轻轻啄了一下她的淡粉樱唇,语气笃然而又温柔:“薇娘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辰时初刻,洛阳东郊的原野上,站满密密麻麻的士卒,披坚执锐。

    董卓的十万大军集结完毕,吕布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左边是黄忠,右边是马忠。

    此趟虎牢关之行,吕布只带了他们两人,其余人等都留在了洛阳的府邸。

    除了董卓麾下征战沙场的武将,老太傅袁隗也随行同往。联军盟主袁绍和管后勤粮草的袁术都是袁隗的侄儿,董卓带他前往,其用意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而作为董卓心腹谋士的李儒这次却没有一同出发,留在了洛阳,负责监视天子百官。大敌当前,董卓就怕他在前门摆擂,洛阳这边后院失火。

    若有人敢勾结关外叛军,无论官职地位,立杀无赦。

    这是董卓留给李儒的命令,事实上,就算董卓不说,李儒也会这样去做。

    大军出发之际,李儒来到吕布马前,他拱了拱手,面带笑意:“温侯,太师的安危就拜托温侯多加照拂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淡淡‘嗯’了一声,似乎也没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李儒见状,脸上笑意不减,继续说着:“温侯尽管放心出征,您的妻儿,只要有我在洛阳一天,就绝不会少一根汗毛。”

    吕布面色一怔,李儒这摆明了是想以他妻女的性命来要挟自己。

    且将冷眼观螃蟹,看尔横行到何时。

    强压下心中杀机,吕布抱拳回应了声:“那就有劳李尚书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才,是想杀了我?

    李儒嘴角的笑意愈深,眼中闪过一抹计划得逞的神色。他虽是一介文士,但跟了董卓这么些年,杀气这种不可名状的东西,他或多或少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些。

    没错,他刚才就是在故意试探吕布,想看看吕布究竟有多么在乎他的妻女。只有足够的在乎,李儒才能不让这头猛虎脱离自个儿的控制范围。

    “温侯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儒答上一声,他对吕布的反应,基本算是满意。

    近来的这段时日,李儒心里总有股不踏实的感觉,诸侯联军在关外声势浩大,天下皆知。而洛阳城内,却与之相反,太过于安静。

    以前还有些汉室朝臣,总会隔三差五的跳出来反抗董卓,如今个个都改了性子,董卓说什么,就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董卓乐得高兴,李儒却更为担忧。

    是他们臣服了吗?不,在这安静的背后,肯定酝酿着更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李儒对此深信不疑,尽管他还不知道这股子威胁从何而来,但他必须得采取手段,把这些人从暗地里,挨个挨个的揪出来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作为董卓的首席谋臣,自然不能让前线的主公有任何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到了出发时辰,换上金甲的董卓在几位将领的搀扶下,骑上马背。站在城门口送行的天子百官,除了天子刘协,全部躬身。

    大军缓缓开拔,吕布骑着赤菟,手握画戟,跟在董卓身后。

    他回头望了眼洛阳,眉梢低沉,眼神和当年的董卓,如出一辙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