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四六章 将军他啊,太寂寞了

时间:2018-03-1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急行两日,华雄抵达汜水关上。

    然则屁股还没坐热,就有士卒来报,关下有人搦战。

    华雄便懒得歇息,领了五百铁骑出关。

    到了关下,双方排开阵势,对面约莫有三千来人。

    华雄根本不惧,指着对面的将领喝问起来:“兀那小儿,你就是孙坚?”

    “呵,孙坚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中年将领面露不屑,手中长刀遥指华雄,高声报上名号:“汝等听好了,本将军乃是济北相鲍信的族弟,护义校尉鲍忠是也!”

    当初孙坚领了先锋的命令,鲍忠恐被孙坚夺去头功,就私下带了三千士卒,抄小路而来,想赶在孙坚前面,夺下汜水关。

    之前诸侯联军顺风顺水,一路势如破竹,鲍忠便觉得汜水关也难不到哪去,这才来逞的英雄。

    然则当他遇上华雄,就注定了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拍马出阵,交锋仅有一合,鲍忠手中兵器便被华雄震落于地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鲍忠哪还不知对方实力完全碾压自个儿,急忙回撤拨马而逃,华雄自是不会放过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肥羊,追上去手起刀落,将鲍忠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随后,割下鲍忠头颅,遣人送去相国府报捷。

    洛阳城,相国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干得好!”

    大笑声在相国府内响起,看着送来的首级,董卓抚着肚皮,笑得开怀无比。之前汜水以东的地盘,被诸侯联军打得节节败退,这下总算是一扫之前阴晦,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董卓心情大好,擢加华雄为都督,总领汜水关的一切大小事务。

    然则,不到一月功夫,便又有消息从汜水关传来。

    华雄战败,胡轸被杀,汜水关落入诸侯联军之手。

    相国府的大堂内,压抑的气氛几乎降至零点。

    董卓的脸色阴沉得可怕,坐在位置上一句话也不说,麾下诸将更是屏着鼻息,谁也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一群忘恩负义的鼠辈豺狼,以为合起伙来,就能击败本太师了?”董卓咬牙切齿,胸中的怒气几乎快要冲出胸膛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所有将士儿郎明日辰时集合,本太师要亲自镇守虎牢关。我倒要看看,这群杂鱼,又能翻起多大风浪!”

    主强则臣勇!

    听得董卓这话,李傕郭汜这些老部下个个眼神炽热,仿佛当年那个带着他们纵横西凉陇右的董钟颖,又回来了!

    “我等誓死追随主公!”

    众将起身出列,抱拳齐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吕布回到府邸,前脚刚迈过大门,耳朵一动,便听得‘叮铃、叮铃’的悦耳铃声。

    小铃铛欢欢喜喜的跑来迎接,精致的小脸蛋儿满是雀跃,高高兴兴的欢呼着:“爹爹,爹爹!”

    在她后面,还有两个小尾巴也跟着摇摇晃晃,来到吕布面前,笔直的仰着脑袋,看着他们的父亲。

    小铃铛已经四岁,懂得东西和知识越来越多,两个儿子满了周岁,不要人扶,都能在院儿里走个十来步。

    大儿子吕篆已经会喊‘阿爹’,虽然不利索,但的的确确是会喊了。

    二儿子则更为厉害,前些日子,他在无意中看到吕布练拳,竟也能捏紧起小手,学得有模有样,而且力劲不小。

    天赋异禀!

    这是吕布对二儿子吕骁的评价,并给他取了个小名,蛮儿。

    姐弟三人老早就在庭院里等着,眼巴巴的盼着吕布回来,因为昨天就已经说好,今天要去郊外骑马。

    或许是血脉相承的缘故,不仅是小铃铛,连两个幼小的儿子,也都喜欢在马背上的颠簸。

    望着女儿满是期冀的眼神,吕布蹲下身躯,揉着女儿的小脑袋瓜,十分歉意的说着:“小铃铛,今天不能去骑马了,爹爹还有要事和戏伯伯他们商量,改天再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嘛,我就要今天去,我就要今天去!”小铃铛拉着吕布的大手,使劲往府门外拖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性格大多倔得很,尤其是被父母宠爱的更是如此,他们认定的事情,就一定要去完成。

    吕篆和吕骁两兄弟,也跟着起劲儿,一左一右的抱住吕布大腿,摇晃起裤脚。

    姐弟三人一起发难,吕布是一个脑袋两个大,最后只好举手投降,无奈说道:“好好好,我算是怕了你们,走,咱们出门骑大马去!”

    “哦哦,骑大马咯!”

    小铃铛欢呼起来,两个弟弟也跟着在那嗷呜嗷呜的叫唤,也不知道是搁哪儿学来的这些动作。

    在城北郊外跑上几圈过后,吕布将女儿和儿子从马背抱下,让他们坐在草坪上玩耍。

    几匹骏马低头吃草,晴朗的高空之上,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五月的洛阳,有了明显的热意,来往行人俱是穿起了薄衫。

    吕布背后不远,有数道身影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,真是阴魂不散。”郭嘉没好气的说了一声,问向吕布:“吕奉先,你都跟了董卓这么长的时间,脏活累活也干过不少,他怎么还不放心你?”

    从出洛阳起,这些人就一直跟在他们身后,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吕布本来有事要和戏策商谈,奈何小家伙们要出来骑马,他就只好把戏策也带出来了,戏策又顺带捎上了郭嘉。

    听得郭嘉的不满口气,吕布对此并没有太多的生气,摇头说道:“不是董卓,是李儒。这家伙是个极为难缠的人物,聪明而自负,又确有其才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想把他弄到麾下?”戏策笑容里透着玩味。

    吕布再度摇头,李儒这类型的谋士,他未必能够驾驭得了,他今天找戏策的主要原因也不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“先生,明日我便要随大军出发,去往虎牢关,会战天下群雄。”

    吕布的语气很平静,就像是在说着无关紧要的小事:“烦请先生你留在洛阳,帮我留意下城内局势,还有那些世家公卿们的行为举动。”

    戏策点了点头,随后又同吕布将关外的联军布局,推演了将近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日落黄昏,吕布走到儿女面前,将他们仨一个个的抱上马背。

    郭嘉望向这边,摇头说道:“我是真不明白吕布,称病装瘫留在洛阳多好,何必去踩这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戏策叹了口气,这个法子好是好,但吕布不会去用。

    “将军他啊,太寂寞了。”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