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四二章 大雪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回到府邸,醉熏的酒意已8经散去大半。

    客堂之中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戏策、郭嘉等人俱未就寝,全都在等着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在庭院里将小铃铛从背上放下,又让婢女将她带到夫人的住处。

    管事让人取来厚裘衣,披在吕布身上。

    吕布走进堂内,堂内人数不少,除了戏策等人,还有个身穿黑色衣袍的少年。待他取下头上斗篷,正是弘农王刘辩。

    “主公,幸不辱命。”一身宫廷宦官打扮的青獠躬身抱拳。

    吕布点头,赞了他一声:“你这次做得很好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主公办事,理所应当。”青獠面色如常,吕布此番夸他,就说明他的能力已经得到了认可。

    吕布目光收回,走到主位处坐下,出声吩咐起来:“陈卫,你带两名心腹,将弘农王连夜送出城去。出城之后,一直往西走,我在谷城那边的峡谷中安排了户姓何的人家,你带上弘农王,暂居那里。”

    戏策起身,将案桌上的地图拿起,交给陈卫:“要去的地方,我已经做上了标记。那户人家受过将军恩情,到时只管报上将军名号,他们定会收留你们。”

    陈卫双手接过地图,道了声:“有劳先生。”

    吕布做着计划安排,刘辩却有些不懂,询问起来:“吕将军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原先的计划中,可没有说要把他送到西边的谷城,而且还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山谷里面。

    “弘农王,请你相信臣下,我定然不会害你。”吕布说得极为确定,“等今后朝堂安稳,我自会派人接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辩心中不愿,却也没有其他法子,只能答应下来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吕布将刘辩几人送到密道入口,在陈卫出发之际,不忘再次叮嘱:“记着,没有我的命令,无论听到或是发生了什么,都不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卫点头应下,抱拳作为离别:“将军保重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早起的毛玠被吕布唤去了客堂。

    在吕府的这些日子,毛玠过得倒也舒坦,唯一让他感到稍微难受的就是,吕布不准他迈出府门半步,等于是将他软禁。

    眼下非常时期,毛玠也就忍了。

    来到客堂,吕布已经坐在位置上等他。

    毛玠躬身行礼完毕,询问起吕布:“将军唤我前来,可是弘农王的事情有了新的进展。”

    昨夜发生的事情,毛玠压根儿不知。

    吕布微微点头,毛玠见状自是大喜,左右寻找起那位少年王爷。几圈扫视下来,毛玠失望了,根本就没有刘辩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只好将目光投向吕布,再度询问起来:“敢问将军,人呢?”

    “弘农王如今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,今天叫阁下来,就是让你回去告诉曹操,弘农王已经安然无恙。”吕布给出答复,他算了算时辰,这个时候陈卫应该已经出了城外,在去往谷城的途中。

    “难道将军不把弘农王交由在下带走?”

    毛玠面露疑惑,试图用利弊来说服吕布:“将军您应该知道,如果弘农王留在洛阳,于您而言,始终是个隐患。一旦这件事情泄露出去,立马就能将您置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劳阁下费心了,吕某自有对策。”吕布摆了摆手,根本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听到吕布这话,毛玠彻底坐不住了,连带语气都有些着急起来:“将军,您这样做,未免太不厚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把刘辩带回陈留,那救不救他出来,对曹操来说,根本没有半点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“从始至终,本将军只说过帮你们救出弘农王,可从没说要将他交到曹操手里。”吕布沉闷起声音,学着文人动作,呡了口茶水。

    毛玠霎时傻眼了,吕布居然会跟他玩起文字游戏。

    也是他当初大意,根本没有多想,只觉得双方合作,弘农王救出来之后,不可能留在洛阳。所以理所应当的会交由自己带走,哪想到会是眼下的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竹篮打水,一场空。

    好说歹说,吕布就是不肯交人,毛玠不由愠恼起来:“堂堂镇北将军,行事说话如此狡诈,难道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?”

    吕布放下手中茶杯,语气嗤夷:“本将军已经履行承诺救出了弘农王,你带不走他,只能怪你自个儿没本事,怨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毛玠差点气得吐出两升血来,没想到读了那么多的古书典籍,如今居然被一个武夫给耍得团团转。但他又奈何不了吕布,只能忍下这口怨气,咬牙切齿的道了声:“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年末的最后一天,鹅毛般的大雪铺满了洛阳城内的房屋瓦顶,还有城中街道。

    皇宫里,六岁的天子坐在崇德殿前的门槛上,望着外边白茫茫的大雪,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弘农王刘辩据说患了寒疾,在北宫的一处宫殿里养病。董卓得知后,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也没有派太医前去诊治,刘辩于他而言,已经是枚无关紧要的弃子,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。

    吕家的庭院儿中,响起了叮叮玲玲的清脆声音。

    小铃铛在院子里堆了很多雪人,曹性就在那儿逗她,“小铃铛,这个是谁啊?”

    小铃铛直起身偏头看了一眼,十分笃定的说着:“这个是戏伯伯。”

    “噗~”

    戏策嘴里的茶水当即喷了出去,黄忠等人亦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毛病。”曹性大笑起来,眼前的雪人瘦不拉几,和戏策还真有那么几分神似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笑得这般高兴?”

    吕布左手抱着吕篆,右手抱着吕骁,从远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怀里的两个小家伙正闹腾的厉害,两兄弟呆在一起,不出半个时辰,就能动起手来。二儿子吕骁仗着力气,常常把老大吕篆打得哇哇的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吕布为此教育过很多次,然则小家伙年幼,根本听不懂吕布说的这些道理。

    曹性将方才的事情同吕布说了,吕布看到那雪人之后,又看了看戏策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只见一道白色物体飞过,浑圆的雪球砸在了曹性脸上,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曹性吃痛的叫了一声,拍去脸上雪渍,看到那个行凶之徒后,从地上搓起一团白雪,怒色吼道:“驴草的戏策,你小子别跑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曹性前脚迈出,又一个雪球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。郭嘉抬了抬手中的雪球,面庞上的挑衅之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联手是吧!”

    曹性嘀咕之后,直接扯开嗓子喊了起来,“华雄,马忠,抄家伙!干死这两个穷酸书生!”

    双方你扔我躲,打着打着,受到无妄之灾的宋宪黄忠等人也都加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先集火宋宪,这家伙力气大,砸人贼疼!”

    “谁他娘的在砸我,老子要跟你单挑!”

    “集火,集火!”

    中平四年的最后一天,吕府的院子里,嬉笑怒骂声此起彼伏。吕布麾下的一群大老爷们儿,在院子里奔跑来回的打着雪仗,玩儿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吕布抱着两儿子,站在台阶上看着,嘴角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(第三卷,汉王朝的余晖完。)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