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四零章 毛玠

时间:2018-03-1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岁末年底,作为大汉帝都的洛阳城非但没有热闹起来,反而清冷了许多。 kanshu 免费连载网

    这天,吕府之中来了个陌生的客人,是从陈留而来,有十万火急的要事求见镇北将军。

    看门的仆人将此事禀报给管事,管事又去征求了吕布的意见,得获准许后,才将此人带入了府中。

    会客堂内,吕布坐在中央主位,怀抄起双手,打量着这位站在堂中的中年文士,脑海里搜索一番,并无此人印象。

    “微末民毛玠,拜见镇北将军。”中年文士报上名号,躬身向吕布作揖行礼。

    吕布摆了摆手,“吧,找本将军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毛玠也不兜圈子,开门见山:“不满将军,某来千里迢迢而来,乃是奉了陈留郡守张邈的命令,想请镇北将军帮忙搭救弘农王。”

    曹操现在还是朝廷悬赏的逃犯,为防万一,毛玠便谎称是奉了张邈的命令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用弘农王的名声,来讨伐董卓?”旁边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毛玠心中陡然一惊,没想到他们的计划会被人一言道破,赶忙侧首看去。坐在下方右手位置,是个白狐脸的少年,面貌俊俏,有着一丝放浪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“颍川郭奉孝。”郭嘉回答得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郭奉孝?

    毛玠在心中嘀咕两声,显然是没听过这么一号人物,却也把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此时,又一道声音在堂内响起:“毛玠兄,我家将军与张邈并不相熟,凭什么帮他?”

    毛玠顺着声音看去,坐在左方位置的那名瘦削青年开口。

    此人的相貌和方才那白狐少年,泾渭分明,属于扔进人群,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,完全不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毛玠没有回答戏策,而是拱手向吕布道:“吕将军,相信您不是瞎子,也不是聋子。董卓祸国殃民,残暴造逆,已成为众矢之的,千夫所指。您身为汉室之臣,又得先帝器重,理应助我等讨伐逆贼,难道要选择熟视无睹,眼睁睁的看着大汉江山葬在董卓手中吗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吕布猛地一拍桌面,打断了毛玠,厉声斥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所派,竟敢诬蔑当朝太师,还欲挑拨本将军叛乱,其心可诛。来啊,给我把他拖下去,送交廷尉府严审!”

    门口的陈卫、华雄听得命令,大步进来,拖着毛玠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毛玠一介文士,自然挣不开左右的压缚,一旦进了廷尉府,肯定是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横竖都是一死,他索性破口大骂起来:“吕布,你这卑劣人,无耻之徒,曹孟德真是眼瞎,看错了你!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听到曹孟德这三个字,吕布又让陈卫二人将毛玠压了回来,狐疑问道:“是曹孟德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这回毛玠没有谎,承认下来。

    “曹孟德准备什么时候起兵?”吕布看似无意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毛玠面有难色,此事乃是军事机密,又如何能与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瞧见毛玠满脸惆怅,再次摆了摆手,“既然连基本的合作意识都没有,本将军也没什么好的了,送客。”

    毛玠一听,这哪成啊,曹操交代的事情都没办成,他又怎好意思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而且听吕布话里的意思,好像是有合作的趋向,权衡利弊之后,毛玠如实答道:“如果事情顺利,应该是明年初春。”

    “募得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“步骑七千。”

    “才这么点儿?看样子人数还差很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需要将军帮忙,救出弘农王,号令天下诸侯兴兵,共同讨伐董卓。”

    “唔~~”

    吕布沉吟片刻,脑海中思索稍许,给出了答复:“此事急不得,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,还得从长计议。这段时日,就劳烦阁下在府中暂处,待本将军摸清情况,再做营救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毛玠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,只能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吕布叫来管事,让他安排间屋子给毛玠住下,并吩咐陈卫,让人盯着毛玠,不准他迈出府门一步。

    毛玠跟着管事走后,戏策看向吕布,面有凝重:“将军,你真要帮他们搭救弘农王?此事风险极大,要是被发现了,可不是闹着儿玩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旁的郭嘉对此也表示赞同:“戏志才得没错,就算你救出了弘农王,对你也没有丁点儿好处。到时还可能‘羊肉吃不到,惹得一身骚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救他,将来杀他的人,必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吕布叹息一声,不管怎么,先帝刘宏都曾有恩于他。倘若今后杀了他儿子,且不论名声好坏,单从道德良心上来讲,着实是有些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曹操等人起兵,打着弘农王的旗号,以董卓的燥戾脾气,肯定是会先派人杀了刘辩。那么问题来了,这种阴损坏名声的事情,该派谁去处理?

    李儒不是善男信女,杀起人来同样不会眨下眼睛。他如今仍旧不信吕布,故而这件事情十有都会落到吕布身上。

    吕布也很清楚,杀太学生就已经让他背负骂名,若再杀死了弘农王刘辩,天下士人还不得跳着脚的骂他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不把弘农王交到曹操他们手中,也肯定要先把他救出来再。

    吕布主意已定,戏策也不好再多什么,只能想想办法,琢磨该如何营救的计策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用过晚膳以后,吕布的书房之内。

    烛火将房间照得通明,一道年轻的身影,恭敬立在吕布的书桌前面。

    “皇宫你熟吗?”

    吕布翻着手中竹简,也不抬头看眼前之人,只是淡淡着。

    “很熟。”昔日的青年宦官如今已是吕府的家奴。

    “如果要把弘农王救出来,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名唤‘青獠’的他低声回禀着:“自从义父死后,宫廷势力遭到清洗,我们的党羽眼线,几乎全都失去了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做内应的话呢?”吕布看着竹简上的文字,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估计也只有五成把握。”青獠不敢托大,毕竟是皇宫重地,守卫极其森严,更何况吕布要救的人,还是当今天子的皇兄。

    其难度之大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吕布挥了挥手,书房内很快便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除了要通力合作之外,必须还要得到当事人的同意才行。

    刘辩要不配合,就算他们想尽法子,也一样救不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得抽空找个机会,去宫中见见那位弘农王才行。”

    吕布自言自语的了一声,合上手中竹简,吹熄烛火,走出了书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