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三八章 兄弟

时间:2018-03-0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南宫,明熙殿。 kanshu 免费连载网()

    仆射士孙瑞在殿内急快的走动着步子,面容愤怒:“看到没有,看到没有!今日那董卓在朝堂之上是何等跋扈嚣张,吕布明明杀了人,不仅不治罪,还胁迫天子封他为温侯。我呸,狗屁的温侯!”

    “他还有没有将你我等朝堂大臣放在眼里,还有没有将陛下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“这摆明了是欺君年幼,他这是犯上作乱,是国之逆贼!逆贼!”

    明熙殿位处皇宫偏角,较为偏僻,乃是给天子授学养身的地方,人少且清静。

    殿内除了孙瑞,还有太傅袁隗、尚书周瑟等几位臣子。当然,天子与弘农王刘辩亦在此处。

    守在殿门外是刘协的心腹宦官,若是有人来,他自会进来通禀。

    所以孙瑞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大声怒骂。

    尚书周瑟起身将孙瑞强拉坐下,低声道:“孙仆射,你就少两句吧,你在这里骂,难道就能将董卓骂死?”

    “周尚书得对,更何况皇宫里到处都是董贼耳目。要是你这番话传到他的耳中,抄家灭族,也就祸在眼前了。”司徒黄琬亦在殿内,他虽为三公,却也只能屈服于董卓的淫威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与董卓同归于死,纵使抄家灭族又有何妨!只恨我习了文,若是从武,哪怕舍去一身皮肉,也定要刺杀了董卓,为国除害!”

    孙瑞的声音再次拔高,浑然一副慷慨赴死的忠义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生怕别人听不见吗!你要真不怕死,就到董卓面前去,别在我们面前干逞英雄。”一直缄默的太傅袁隗也出言责斥起来,孙瑞也就只敢在他们面前做做姿态,今天朝堂上的时候,董卓那般蛮横无理,也没见他站出来上一字半句。

    本来商量如何对付董卓,办法还没商量出来,几位臣子倒是先在下方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六岁的刘协平日里时常遭到董卓威吓,尤其是董卓那张狰狞可怖的脸,更是在他心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。此时他听得下方争吵,心中害怕,眼泪亦是不自觉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刘辩走上前去,伸手将弟弟的额头揽在怀里,轻言温和的安抚起来:“弟弟别哭,为兄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刘辩懦弱可欺,然则当他被废去帝位之后,反倒开始渐渐成长。

    当初何进要杀刘协,是为了斩草除根,留他不得。毕竟刘宏是要传位给刘协,这事外人鲜有知情,但何进几人却是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那时也是刘辩苦苦哀求他的母后和舅舅,才存得刘协一命。()

    纵使如此,刘宏生前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,终究还是在他哥俩身上发生了。

    天子落泪,袁隗、黄琬等人见了,亦是难过不已,纷纷从坐位处起身跪下,匍匐于地,口中呼道:“臣等无能,愧对陛下。”

    天子只是在那哭,反倒是一旁的刘辩出声道:“诸位臣卿,陛下今天受了惊吓,你们且先行退下吧,让陛下缓缓。”

    袁隗等人互相对视一眼,心中惋叹,却也只能点头应道:“万望陛下保重龙体,臣等告退。”

    诛除董卓不是事,必须得谨言慎行,谋划妥当。指望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肯定不行,到底,还得靠他们自己去思量对策。

    袁隗几人走后,刘协再也绷不住了,紧紧抱着身旁的刘辩,眼泪扑簌个不停,呜声哽咽:“皇兄,我不想做皇帝了,我怕。”

    你要不做,汉家天下就落入别人手中了。

    刘辩心中叹息一声,他用袖袍轻轻擦去刘协眼角的泪水,尽量露出一个温和的笑脸,揉着弟弟额头,语气轻缓:“过多少次了,要自称朕,不能再我我我了,这是皇家的尊严和脸面。相信父皇在天之灵,也不希望看到我们怯弱,而是想看到我们勇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董卓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名字,刘协的身子抖瑟得更为厉害,仿佛那张吃人的恶魔脸庞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刘协怕,刘辩又何曾不怕。

    他无数次从梦中惊醒,背衫湿透。

    只是父皇不在了,他这个当哥哥的,更要肩负起护弟弟一世周全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为兄昨天读太史公所撰的《史记》,在‘越王勾践篇’中,勾践为吴王所俘,却并未就此放弃,而是卧薪尝胆,最终三千越甲将吞吴。”

    刘辩给刘协讲起了越王勾践的故事。

    自从废帝之后,董卓约莫是觉得刘辩没了威胁,也没怎么管他,放任他在皇宫里陪着天子。

    两个毛都没长起的娃娃,又能翻起多大风浪?

    董卓对此很是自负。

    故事讲完,刘协听得懵懵懂懂。但他从心底相信这位同父异母的皇兄,觉得从他嘴里出来的,就一定是对的,断然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“董卓今年已经年过五旬,大半截身子入了黄土。你还,未来的时日还很漫长,我们就跟他熬,他要什么,我们就给他什么,总有一天,能把他熬死。”

    刘辩给弟弟出起了主意,要他像越王勾践一样,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刘协从兄长的怀里出来,用手抹了抹眼睛,眼神里坚定了许多,郑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两兄弟又在一起悄悄商量半天,刘协似是想起什么一般,出言道:“皇兄,你还记不记得那天,父皇叫我们去他寝殿,提到过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吕布?”刘辩显然也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后若有危机,可召吕布回来,他是上天赐给我大汉的一把神剑……将来镇压叛乱,或是实行新制,唯此人可一往无前,所向披靡……”

    “镇得住他,则用;若镇不住,趁早杀之!”

    刘宏的音容相貌,此刻仿佛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可我听袁太傅他们,吕布好像加入了董卓麾下,而且今天的朝堂上,董卓不也为吕布求了温侯的爵位吗?”

    刘辩细细分析起来,很快便将吕布划到了董卓那方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怪刘辩,毕竟他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少年,涉世不深,想不到那么长远。

    刘协的‘哦’了一声,看得出来,他有些失望,毕竟吕布是父皇亲口嘱托留给他的人。

    此人都投靠了董卓,那还有何人能用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