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三五章 太学

时间:2018-03-0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传令士卒很快将董卓的命令,传到吕布耳中。

    正给铃铛喂食的吕布手中竹箸怔了一下,随后淡淡了声‘等我喂完女儿,自会前往’。

    士卒得到吕布回复,便出了府门,回去禀报董卓。

    “董卓这是不放心将军呐。”在旁边听得消息的戏策笑着道。

    吕布同样也很清楚,董卓为什么不将这件事情交给牛辅、李傕等人去办,却偏偏要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这是在考校他的忠心。

    铃铛吃饱以后,便高高兴兴的跑去玩了。

    这般年纪的孩子,最是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吕布目光收回,将手中碗箸随手递给仆人,随后问向戏策:“先生,这帮太学生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董卓不想碰这烫手山芋,所以才会让将军出面。将军也应该心中有数,知道该如何去做。”戏策打着呵欠,昨夜似是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董卓的意思,可我现在问的是先生。”吕布压低眉头,董卓的意思肯定是宁错杀,勿放过。

    然则太学的夫子学生一共好几万,要全杀了,势必得罪天下士人。要是董卓到时候把锅一甩,让吕布出来挡箭,那吕布这辈子都没得洗了。

    “策倒是有一计,或许能救,请将军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凑过头去,戏策在他耳旁轻声了稍许。

    吕布脸上神色渐变凝重,听完之后,沉吟片刻,抱拳了声:“布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吕布出了府门,去军营点齐三千兵马。他有董卓的命令,牛辅等人不敢不给。

    出了开阳门,往东南方向走上不远,便是太学。

    吕布在门口勒马停步,抬头审视起这座有着‘天下第一学府’之称的太学。

    相较洛阳城内的华美建筑,太学不免朴素和沉稳了许多,就连立于台阶下方左右的两只鸾凤,也都是青铜灌筑,无任何奢华的金银装饰。

    阙门匾额上的‘太学’二字,外方内圆,颇有几分与世无争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只青铜鸾凤的左右,立有许多石碑,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,吕布大致数了下,竟有四十六块之多。

    这些石碑大有来头,世人称之为‘熹平石经’。

    熹平四年,郎中蔡邕有感于圣人典籍著述的时间久远,流传下来的版本多有错误,被俗儒牵强附会,容易贻误学子。

    于是与五官中郎将堂溪典、光禄大夫杨赐、谏议大夫马日磾、议郎张驯、韩、太史令单飏等人,奏请正定《六经》的文字。

    灵帝予以批准,蔡邕于是用红笔亲自写在碑上,让石匠沿着字迹雕刻,立在太学的门外。

    石碑新立时,从州郡各地赶来观看、摹写的,一天之内,车子就有一千多辆,街道也因此堵塞。

    吕布没有入过学堂,对这种文人著作多少有些心存敬畏。

    敬畏归敬畏,正事归正事。

    吕布翻身下马,将手往前一挥。

    身后三千持戟甲士直接踏上石梯,冲往太学。

    吕布一个人有条不紊的走在最后,按着腰间佩剑,缓缓踏上台阶。

    冲进太学里的甲士把住出口,往着各处房室而去,蛮横而粗鲁,将所有士子学生驱赶至外面的空旷场地。

    稍有不从者,便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可真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不清。

    纵使他们学了些剑术,也根本不是这帮沙场悍卒的对手。

    太学生驱赶完毕,吕布也刚好走向这里。

    校尉上前禀报:“将军,连同讲经博士、授课夫子在内,两万七千三百八十六人,一个不差。”

    吕布沉闷‘嗯’了一声,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,迈步走在中间的石道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个麾下的将领,凭什么带兵闯我太学!”一名年过五旬的老者冲出人群,大声质问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瞥了老者一眼,声音淡然: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“老夫太学祭酒郭柏。”

    太学祭酒,也就是这间学院的最高领导人物。

    这倒省去许多功夫。

    吕布心中道了一声,走到郭柏面前,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询问起来:“太学祭酒是吧,你太学的学生聚众辱骂当朝太师,这件事情你也应该知道。吧,谁是主谋?”

    郭柏还未开口,旁边的男人倒先一步鄙夷起来,语气不屑:“哼,我道是谁,原来是董卓手下的疯狗,铁链没拴好,就放出来到处咬人。”

    嗤~

    伴随着话音落地,利剑刺破胸膛,血水沿着剑尖滴落。

    感受到腹部传来的剧痛,中年士人瞪大眼珠,低头看着捅进身体的利剑,仍是不敢置信。而这柄剑的主人正一脸冷漠的看着他,没有半分情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敢……杀杀杀我?”中年士人的声音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吕布懒得同他废话,拔剑一抽,刚刚还嘲讽他的男人便如飘零落叶,无力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无不哗然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吕布竟敢在太学杀人,而且杀的还是与皇家沾亲的人物。

    吕布可不管这些,勾勾手指,立马有两名士卒过来,将尸体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方才杀的是谁吗!”郭柏指着吕布,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吕布仿似没有听见,将那把饮血的‘中兴剑’,在太学祭酒郭柏的衫子上轻轻擦拭起来。

    擦去血迹,吕布将剑举起,迎着天空洒下的阳光,剑锋熠熠生寒。

    随后吕布将剑收回剑鞘,扫视了圈这些个士子学生,大多人的表情和眼神里都充满了恐惧和畏缩,彷徨而无助。

    吕布将众人的神情收入眼底,这会儿知道怕了?

    看看人家鸿都门学,同样是天子设下的学府,人家就知道写诗词颂扬董卓,你们搞什么不好,非要集体作死。

    都文人风骨宁死不屈,但铁骨铮铮的毕竟只是少数。

    戏策给的建议就是,杀鸡儆猴,杀到服为止。

    吕布叫来校尉,让他安排人开始逐个审问盘查。

    只要承认没有参与谩骂董卓,便可以暂时放到一边。但这其中肯定也会有不怕死的出来,对于他们,吕布也没有办法,只能送他们上路。

    如果放了他们,董卓就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这点吕布还是明白,所以能留一些,就多留一些吧。要是换了李傕他们,这里的两万多人,哪还会有一个活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