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三四章 吕布的命门

时间:2018-03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华雄的实力不弱,足以跻身一流,而黄忠的实力犹在华雄之上。

    为了给华雄教训,黄忠上来就使出全力,而华雄方才经过几轮打斗,耗费不少体力,如此一来,就更不是黄忠对手。

    仅仅九合,华雄便被刀架在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华雄认命的叹息一声,扔掉手中朴刀。本以为世间只有吕布可以与他一战,没想到还是觑了天下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力很强,比自个儿高出的不止一丁半点儿,纵使自己状态调整到最佳,仍旧不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华雄对此看得清楚,也十分明白。

    “打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战斗结束,人群后方的吕布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听得声音,众人回头,这才发现吕布不知何时来到此地,纷纷拱手抱拳行礼,喊了声“将军”。

    吕布‘嗯’了一声,看向华雄。

    华雄见状,赶忙低头见礼,自报家门:“人华雄,见过将军。”

    吕布的目光停留在华雄身上,语气稍有疑惑:“你不是在董太师麾下效命么,怎么来了我这儿?”

    这时候就轮到曹性登场了,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全都与吕布听了,最后也不忘笑嘻嘻的讨好了声:“头儿,你看华雄这么能打,是不是可以给他个校尉之类的职位?”

    吕布没好气的瞪了曹性一眼,“你当校尉之衔是街上卖的炊饼,给就给?”

    在他麾下的诸将,哪个不是身经百战才坐到的今天这个位置,是踏着其他弟兄的尸骸往上爬亦不为过。

    华雄这才第一天来,如果二话不就让他出任校尉,别的弟兄会怎么想?

    就算当面不,他们也会在背地里议论,吕布偏心,浴血奋战数十场,还不如曹性一句话来得好使。

    如此,只会让三军将士心寒。

    故而吕布这里,不讲身份背景,只论军功战绩。

    “某知道了,但还是要谢过将军收留。”

    之前承诺的校尉职衔没了,华雄自然有些郁闷。好在他有本事,如果真如吕布所讲的那般,他就不怕没有出头的那天,所以也愿意留在吕布麾下效力。

    华雄主动送上门来,吕布当然是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重生一世,别的事情没干,尽挖人墙角去了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,离去的炎夏尚有余温。

    “安稳祥和”的洛阳城,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太学院的学生聚集一起,奋笔疾书,公然谩骂董卓。

    所写内容大同异,多是些‘残暴不仁,倒行逆施’之类的话语,反正就是将董卓骂了个狗血淋头,将其比喻成十恶不赦的妖魔。

    这事传到董卓耳中,他还能忍?

    平日里别骂了,就是半个‘不’字,董卓也不想听到。

    太学院的这帮学生,简直就是找死!

    自打入洛阳以来,董卓一直秉承着‘顺我者生逆我者死’的理念,只要是跟他作对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董卓叫来李傕,让他带人去搞定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李儒这时候却给出了不同的建议:“主公,太学乃是天下学府之首,誉满天下。主公若是冒然杀戮,势必引起天下士人学子的仇视,今后恐怕也无人再敢投入主公麾下,为您效力,还请三思。”

    董卓杀人只为了一时爽快,李儒作为谋士,自然要看得更为长远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这样天天辱骂本太师?”

    董卓语气不悦,他发现自打入了洛阳,自己的权势越来越大,他的这个女婿倒是胆子越来越。

    对于董卓而言,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,都不叫问题。

    “放任不管肯定不行,不过比起李将军,还有个人更为合适。”李儒摸着下巴,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得很,精光闪烁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的笑容,会让人后背生寒,像一条盘踞丛林的毒蛇。

    “谁?”董卓追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镇北将军,吕布。”李儒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董卓搞不懂了,两人都是给自己办事,派谁去不都一样。

    李儒摇头,虽然吕布曾明确的表示过要跟着董卓,董卓也相信吕布,但李儒始终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记得董卓入主朝政、废立天子的那会儿,吕布并不在洛阳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李儒还真怕吕布回去并州,拉大旗来对抗董卓,毕竟以吕布的威名和骁勇,要对付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则令李儒没想到的是,吕布居然带着几百骑就返回了洛阳。要知道那时候洛阳局势动荡,只要不是傻子,都不会往这火坑里跳。

    吕布回城之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将蹇硕的尸体挖出鞭尸。

    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在少数,李儒留了个心眼儿,在吕布府邸周围安插了眼线暗哨。吕布见过什么人,过什么话,他都要知道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至今都未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不过有件事倒是让李儒彻底确定下来,那就是吕布的命门,或者是逆鳞。

    一个要成大事的男人,居然还会惦记儿女情长,简直荒唐!

    李儒对此嗤之以鼻,心中由此对吕布的提防也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今的吕布只是头顺从于董卓的猛虎,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,眼下都造不成任何威胁,更何况,李儒手里还捏着他的脉门。

    让吕布去做这件事情,无非就是想明明确前的告诉天下人,吕布就是董卓的爪牙。

    太学院聚集谩骂董卓的事情,显然蓄谋已久,不是随便抓一两个人下狱就能平息的了。

    董卓在洛基未稳,不能明面上去趟这趟浑水,所以吕布就成了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就算事情办砸,惹来天怒人怨,董卓也大可装作不知,把所有罪责全都推到吕布身上,让他来背这个黑锅。

    必要时,还可以丢车保帅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儒心里的本意,他一直都不希望看到吕布在董卓面前得宠的样子,这样会使他倍感妒忌。

    董卓麾下第一人,只能是他。

    听完李儒的层层分析,董卓觉得好像是有那么些道理。

    其实派谁去对他来都一样,不过既然李儒坚持,那就让吕布去好了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