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三零章 懵了的李蒙

时间:2018-03-05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习武之人,稍有本事傍身,必是有着各自的傲气。

    吕布三番五次的狂妄态度,不将他们放在眼中,使得董卓手下的这帮将领,心中俱是憋着股恶气。

    李蒙走下场来,从兵器架上取过一杆长枪,面向吕布,好似高人一般淡淡道:“以多欺少,即使赢了,也是胜之不武。更何况,对付将军,我一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吕布嘴角微挑,俊朗的面庞上有这股不出的玩味笑容。董卓手下有哪些能人,吕布再也清楚不过,单从武力排行,除了李郭汜华雄等几个稍有本事以外,其他诸将虽有勇力,却都是些不出名的阿猫阿狗。

    所以让他们一起上,真心不是托大,只是单纯的想节省时间。

    然则李蒙就不这么想了,他见吕布仍旧空手站在原地,丝毫没有要去取兵器的意思,心中自是肝火大动,这姓吕的简直目中无人!

    胡轸不会使剑,输了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他不一样,他不仅擅使长枪,而且论武艺,犹在胡轸之上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看不起人是要吃大亏的!”

    李蒙罢,手中长枪抖擞,脚步随之而出。

    刺出的枪尖寒芒大盛,李蒙臂肘用力,挽作数十道幻影,令人目不暇接,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。

    枪尖以迅猛之势,直扑吕布。

    坐席上的百官皆是探长脖子,想看吕布如何应对。当年先帝在位时,吕布曾在羽林营的校场大放异彩,百官们也都是亲眼见过,故而心中对吕布还是存有不少信心。

    吕布面色不变,立在原地也没有丝毫动作。

    这使得李蒙心里更是怒火中烧,低吼一声:“找死!”

    于是,枪头之势愈发迅猛,恨不得一枪将吕布咽喉洞穿。

    吕布仍旧未动,只是细敛眼眸。

    这倒是急坏了看戏的百官,他们心脏几乎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,口水都不敢下咽,仿佛置身场中的是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闪电之势刺来的枪尖,吕布瞳孔中数十道幻影急速收拢,只于电光火石之间,吕布伸出手去,轻而易举的便抓住了其后的枪杆。

    此时的枪尖距他咽喉不足两寸,却再也前进不得半分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还是人!

    李蒙心里爆了句粗口,惊得眼珠都快掉出眼眶,脑子里似乎正有一万头草驴奔驰而过:他的凛厉杀招,居然被这家伙随手一抓,给抓住了……抓住了……住了……了……

    李蒙在那傻了眼儿,吕布偏过身子,抓住枪杆的右手往前一拉。握着长枪的李蒙哪里比得过吕布的力气,身体不由往前趔趄而行,手中长枪更是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吕布夺过长枪,李蒙的身子从身前踉跄而过,吕布反手就是一击,将枪杆猛地砸在李蒙后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长枪应声而裂,从中间断作两截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‘轰’一声,李蒙承受不住这股子力道,整个躯体都被砸趴到了地面,伤了筋骨,难以爬起。

    吕布下手很有分寸,董卓在这里看着,他肯定不能痛下杀手。不过略施惩戒,让其在床上躺个十来二十天,还是可以。

    比起刚才的对阵胡轸,这一次显然更加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席位上的这些个西凉将领开始渐渐意识到,这位看似年轻的塞北飞将,名声并非靠吹嘘而来,而是的的确确真凭实力。

    席桌这边没了声响,吕布便将目光主动投了过来,朗声问道:“还有没有哪位将军要下来同吕某交手,若是没有,某便要回去饮酒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的声音雄浑,清楚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有了胡、李二人的前车之鉴,西凉将军们心中再是不服,也得先掂掂自己个儿分量,再考虑要不要去同吕布叫板。

    坐在位置上窝火是窝火了些,但起码比当众出丑要好。

    就连刚才信誓旦旦要同胡轸、李蒙争抢的王方,此刻也都默不作声,当吕布目光扫来的时候,更是故意避开。他在心里面安慰着自己:吕布不过是占了地势便宜,我等不擅步战,若是骑战,定叫他落花流水,跪地求饶!

    董卓这边的手下诸将不发一言,天子那边的百官却是喜上眉梢,虽然不是他们亲身作战,但看着吕布将胡轸、李蒙揍趴,他们心里边儿莫名的觉得,很爽啊!

    董卓的这些个鹰犬爪牙,平日里趾高气扬,嚣张跋扈,除了董卓,根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今天终于踢到了铁板,遭了报应。

    呸,活该!

    看着在地上呻吟的两人,百官心中吐了口口水,无比快活。

    确定没人再来挑战,吕布走向自己席位,抱拳同董卓了声:“某下手不知轻重,伤了两位中郎将,还望太师恕罪。”

    董卓摆了摆手,让人将胡轸、李蒙二人暂先抬去医治,然后看向吕布,抚着浓密茂盛的腮胡哈哈大笑:“奉先不必自责,既然是比武,皮肉擦伤在所难免。只是方才一见,奉先不愧为世间猛将,天下无人能敌!”

    “太师谬赞。”吕布拱手回道。

    酒宴继续,吕布在同董卓喝了许多盏后,端起酒樽来到了一名中年将领面前,出声问道:“阁下可是太师麾下中郎将,段煨段忠明?”

    段煨抬起头来,见是吕布,遂起身让座,同时面有狐疑道:“将军认得在下?”

    他自认从未见过吕布,更不知这位镇北将军又是从何处,得知了他的姓氏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当年讨伐西羌叛军的时候,听过姑臧段家,忠明兄的名声,我也是时常听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吕布当然不会告诉段煨,他的名字是自个儿从记忆里搜刮出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过奖,在下的名声与将军相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好话人人喜欢听,尤其是吕布的这一声‘忠明兄’,更是喊得段煨心头舒爽无比。

    鲜为人知的是,昔年凉州三明之一的段,便是段煨同族,而且两人名同从火,字号为明字辈。虽两人年龄相差许多,但按照辈分来排,两人还是从兄弟的关系。

    吕布在段煨的席位坐下,也招呼着段煨坐于身旁。如果他料想不错,那个人应该就在段煨帐下。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