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九章 我这一拳下去,你可能会死

时间:2018-03-0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在座的西凉将领拍桌而起,望向吕布的神情是勃然大怒,这姓吕的未免也太不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太师,某请战,愿同吕布较个高低!”

    “太师,此人狂妄,请允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蒙、王方等人顿时纷纷请战,不仅是为了击败吕布,更是想在天子百官面前长回脸面。

    董卓命人将桌子席位全都抬了出去,按座次排开,坐于中间主位的仍旧是他这个东道主。

    堂外的空地很宽,只要不比骑战,普通比试完全绰绰有余。董卓又叫人从府内的校武场搬来兵器架,十八般兵器样样齐全。

    胡轸同吕布抱了个拳,“吕将军,请赐教!”

    吕布抱拳回礼之后,便立于原处,迟迟没有抽出腰间佩剑。

    董卓有些纳闷儿,却也不忘提醒:“奉先,若是觉得剑不合手,大可去兵器架上取一杆趁手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吕布谢过董卓提醒,脚步却是未动丝毫,他伸手朝胡轸勾了勾手指,挑衅意味极重。

    胡轸是个莽人,在董卓麾下常常自恃武艺,脾性又生得暴躁,吕布这蔑视的动作,瞬间点炸了他心里的火药桶。

    既然想死,那我今天就送你去阎罗殿里走一遭!

    面色阴沉的胡轸带着满腔怒气,冲跑到吕布近前三尺位置,手中利刃高扬,从斜上方朝着吕布的脖肩处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这家伙用砍的?

    吕布眼中闪过一抹失望,他虽不是什么剑术大师,但使剑的基本技法还是懂的。剑为‘百刃之君’,其特点是以轻快、敏捷、洒脱、飘逸和灵活多变着称,惯用手法也多是以刺、挑、断、点、挽为主。

    用砍的话,会使剑的本身变得迟钝。

    胡轸用砍作为起手式,只能说明一点,那就是他对剑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汉朝官员佩剑多为装饰,用以衬托自身威仪。沙场将领用剑上阵的也是极少,大多还是以长兵为主。

    吕布身形微侧,轻松避开这在外人看来尤为凶险的一击。

    一剑落空,胡轸自是不甘,准备再次发起进攻。然则当他起剑高举,一个沙包大的拳头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没来得及招架的胡轸眼前一黑,硬吃了这一记铁拳。吕布拳头上的力道可想而知,胡轸脑袋带动身躯同时后仰,脚下步子控制不住的往后踉跄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站稳脚跟之后的胡轸仍旧眼冒金星,他用力甩了甩脑袋,感觉到鼻孔内有着些许清凉,伸手一摸,手指上竟有着猩红的血水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胡轸暴躁的怒吼一声,他本想教训吕布,却没曾想第一回合就被对方一拳揍出了鼻血。

    天子、太师,还有一帮朝臣们可都看着呢!

    胡轸自觉丢了脸面,左手用力抹去鼻孔内流出的血水,神色愤恨的再度冲向吕布。

    胡轸挥舞剑刃,对着吕布当头就是一通蛮砍。

    吕布自是不会傻到空手去接白刃,身形左右闪避,脚下信步闲庭。

    观战的百官们吃惊地张着嘴唇,下巴几乎快要掉到地上,无数道剑影劈落,愣是没能伤着吕布一丝毫发。

    漫天风雨过,雨水不沾衣。

    吕布神色自如,闪避的同时,抽出闲暇功夫审视起极具狂暴的胡轸。像他这类胡乱蛮砍,也就前几下有用,越往后,就越是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细观胡轸的手法,之前应该是使双手兵器。因为在他右手挥砍的时候,左手会不自觉的也轻微幅度的摆上一下。

    再看胡轸身形体格,前后联系起来,估摸着他所擅使的,也应该是板斧之类的重沉兵器。

    胡轸伤不着吕布,心中愤恨之余,也多了一丝的焦急。太师和天子百官可都在上方看着,这么长的时间过去,他都搞定不了吕布,胡轸就怕在他们心中落个无能的不好印象。

    可吕布这厮分明近在眼前,他就是如何也劈砍不中,不说身子,哪怕能划破点衣服也好啊!

    胡轸甚至都有些怀疑,吕布是不是故意在将他当作猴耍。

    几番劈砍过后,胡轸终于按捺不住胸中怒气,停下手中动作,大声吼道:“吕布,畏畏缩缩是何好汉,倘若是个男人,就别再躲躲闪闪,同我正面一战!”

    吕布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该收场了,猫逗老鼠,久了也会腻。

    脚下步子一停,不退反进。

    胡轸见状,窃喜吕布中了他的激将之法,眼中光芒大盛,口中吼上一声: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索性也弃了长剑,迎冲吕布。

    两人相遇的瞬间,同时长拳轰出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天子百官心中俱是一紧,手里端着酒盏的董卓也在这一刻,静止下来。

    “吕布这家伙,输了。”

    席位左下的李蒙微微摇了摇头,率先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方深以为然,听他口气,大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意思:“不可否认,吕布确实有些实力,但要单论力气,胡轸可是出了名的臂力强健,整个西凉军中都未必有人能够胜得过他。”

    胡轸对自己的力气信心十足,他这一拳下去,说句不好听的,吕布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依旧没有丝毫怜悯,亦没有减缓使出的气力,谁让你方才令我这般难堪,即便死了,也是活该!

    况且,胡轸也并不担心杀死了吕布会引来董卓的追究,用董卓之前教导他的话说就是:强者生,弱者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只挥出的铁拳在空中相对,发出的声音尤为闷沉。

    背对众人的胡轸面有痛苦之色,但更多的还是不敢置信,手中握紧的拳头已经松将成为鸡爪,颤抖不停。

    从吕布手中发出的那股子狂霸力道,几乎将他手掌上的骨节震碎。

    回想起吕布第一拳的力道,胡轸心中有些后怕,若是吕布第一拳就使出这般力气,可能……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吕布击破胡轸打来的拳头,顺势左手抓住他的手腕,后背微弓,贴住胡轸胸膛,左臂发力,借着肩部的惯性,轻松便将这个体重近两百的魁壮男人摔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一些年迈的老臣再次揉了揉眼眶,他们还没能看清动作,胡轸就已经倒在了地上痛苦呻吟。

    比试胜负,已经无须再做评比。

    这个结局,也超出了诸多西凉将领的意料,尤其是方才断言吕布必败的李蒙、王方两人,更是被当众啪啪打脸。

    但他二人心中俱是不服,觉得吕布不过是侥幸得胜,若是胡轸拿出他的双板斧,估计吕布早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胡轸出身西凉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这算是代表的西凉军出战。

    个人荣辱事小,西凉军的脸面事大。

    李蒙等人自然要找回场子,遂起身朝董卓说着:“太师,我等也想同吕将军讨教讨教。”

    董卓饮了口酒,依旧没有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李蒙便从席位迈了出来,吕布这时候却伸手比了个暂停的手势。

    李蒙见状,脚下步子一停,面有讥诮:“怎么,将军怕了?”

    吕布笑了笑,“别磨蹭了,一起上吧。”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