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八章 本将军的剑只会杀人

时间:2018-03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百官心中愤恨,却拿董卓丝毫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记得董卓刚来洛阳那会儿,曾有无数人挺身而出,怒斥董卓,结果却是死的死,逃的逃。

    董卓扫视了群臣一圈,发现吕布之后,尤为高兴,过来拉起吕布手腕,一边说一边往堂内走去:“奉先,听说你在辽东又立了赫赫战功,改日抽个闲暇工夫,可得与本太师好生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以前在长安讨伐西凉叛军的时候,按照官职军衔,董卓还得叫吕布一声将军。现在么,他贵为太师,唤吕布一声‘奉先’,不仅是抬举,而且也是为了拉近二人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吕布许久未见董卓,如今见到董卓的面容模样,心中有过不小诧异。眼前这个体型胖得快成肉山的家伙,真是当初那个虎背熊腰,令他感到心悸的凉州董仲颖吗?

    吕布随即一想,却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董卓和吕布一样,常年在边塞作战,以武力手段镇压异族,虽然在西凉名声很响,但却从没踏实过上几天舒心日子。

    而洛阳这个地方,号为帝都,繁华富庶远非其他州郡可比。吕布也曾沦陷于此,沉迷流连。

    入京之后的董卓更是如此,不仅残暴横施,并且贪嗔极重,很快就沉迷在了这座纸醉金迷的洛阳城中。

    董卓、吕布在前,天子及一众朝臣,都在两人后头。

    董卓进了府堂,大马金刀的坐在大门正对的主位,随后招呼着吕布坐在左边的首位宾客席上,然后又让天子坐在右边的首位席座。

    “董相国,你让陛下居于你的下方,这样不合规矩吧?”群臣中有人诘问董卓。

    董卓瞅了那人一眼,回答得不以为意:“今日是本太师设的私宴,又不是朝堂之上,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繁文缛节。咱们不论君臣,只讲平日私交情谊。再者说了,这里是相国府,本太师才是东道主,来者皆为客,天子亦是来客之一,坐于宾客位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天地君亲师,这是老祖宗传承千年的规矩,到哪儿都不能省。”

    谏议大夫陶贯据理力争,憋屈了这么久,他今天也是把心一横,豁出去了,指向董卓点名道姓的怒骂起来:“董卓,你这是欺君,该当问斩!”

    听得怒骂,董卓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,唤来门口甲士,当场下令:“谏议大夫陶贯,挑拨君臣关系,诋毁当朝重臣,给本太师拖下去,砍了。”

    刘宏若在,董卓估计还会忌惮两分,而如今的小皇帝,不过是他一手扶持操纵的傀儡,董卓从来就没放入眼中。

    甲士听得命令,左右过来架起陶贯,往堂外拖去。

    “太师宽宏,谏议大夫方才也是口不择言,无意冒犯太师,请太师饶了他这回吧。”群臣之中有人心有不忍,出来替陶贯说情。

    董卓可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,等了那人一眼,冷声说道:“谁敢替他求情,一律视作同党。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,便再无人敢来吱声。

    “董卓,你欺君罔上,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汉四百年江山社稷,今日毁于汝手!”

    “董贼,董贼!”

    陶贯的怒骂声渐渐远去,未隔稍许,甲士便拎着陶贯脑袋,前来回禀。

    看着那颗鲜血淋漓的头颅,在座朝臣无不胆战心惊面色发白,不少刚吞下两口饭菜的人赶忙捂住嘴巴,转过身扶着柱子哇哇呕吐。六岁的天子更是被吓得呜咽落泪,单薄的身子抖瑟不停。

    唯独董卓依旧谈笑风生,大块吃肉,大口饮酒。

    见到天子哭泣,董卓还是得做做臣子的样子,毕竟现在他还不是皇帝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酒盏,董卓朝着那名甲士斥责一声:“蠢货,谁叫你把这头颅拿到堂内来的,惊吓了陛下,还不给我滚下去!”

    挨了骂的甲士不敢反驳多说,提着头颅,退出堂外。

    陶贯被杀,方才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董卓举起酒盏,望向堂内诸人,满脸笑意的朗声说道:“陛下及众位臣僚今日齐聚我府上做客,令寒舍蓬荜生辉,来来来,你我且先满饮此盏。”

    说罢,董卓将手中酒盏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下方的百官见状,也都纷纷举起酒盏,不敢驳董卓面子。

    喝完这盏,董卓又给自己斟满,待百官饮完之后,再度举起:“本太师今天在此设宴,主要是得知吕将军讨逆归来,故在此为他接风洗尘。来,咱们敬他一杯!”

    董卓举起酒盏,天子百官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其麾下牛辅、胡轸等将见董卓这般器重吕布,心中皆是不服,却又不敢当面顶撞,只能板着张脸,也跟着起身向吕布敬酒。

    吕布离开席位来到堂中,先回敬了天子,然后才是回敬的董卓。

    汉王朝时期的酒文化,当别人向你敬酒,尤其是对方地位、官职都比你高的时候,你得起身避席。倘若不避席,便是不敬,这也是宴饮场合的基本行为礼仪。

    当年武帝执政,灌夫就是因为在丞相田蚡敬酒时没有避席,而落了个大不敬之罪,最后下狱问斩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当今天子是不是董卓手中的傀儡,既然他向吕布举了杯,吕布自然是要避席回敬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酒量稍浅的都已经趴在桌上,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董卓满脸红光,精神焕发的大口饮酒,欣赏着舞姬的婀娜身姿。

    一曲奏毕,胡轸借着酒意起身出列,抱拳向董卓说道:“太师,女人跳舞没有意思,不如让我来舞剑,替大伙儿助兴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个提议,董卓顿时来了精神,府上的舞姬他的确已经看腻。

    胡轸得获批准,‘呛’的一声拔出佩剑,上前几步,来到吕布近前,看似友好的发出了邀请:“素闻吕将军武艺超群,不知今日可否赏脸,起身与我同舞。”

    吕布没有理他,饮了一口酒后,声音里带着两分凛冽:“本将军的剑只会杀人,不会舞乐。”

    胡轸眉头一挑,顺着话音往下:“那将军可敢同我出去一战?”

    吕布顿了半息,主位上的董卓没有开腔,吕布便知道了他的意思。估计董卓也是想借此机会,来看清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吕布起身,目光从胡轸身上移开,扫视了堂内一圈,轻描淡写的语气里夹杂着几许不屑:“是你一个人上,还是在座的诸位一起?”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