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七章 你就是吕布

时间:2018-03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翌日清晨,相国府的仆人送来请柬。

    吕布本想着上午去拜会董卓,看完请柬内容之后,改变了主意。既然董卓设宴相请,那就晚上再去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吕布虽为镇北将军,然则从他进入洛阳城的那一刻起,就基本上是个空头将军,除了有个将军名号,啥也调动不了。

    如此吕布也乐得清闲,在家中陪着妻子儿女,享受着难得的温馨时光。

    到了黄昏,吕布才走出府门,往着董卓的相国府邸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相国府,吕布掏出请柬,管事确认无误之后,便有仆人将他带入府中。

    相国府占地极广,为使风景独秀,还特地开采出一条活水湖泊,南北走向,连着城外洛水。府内亭台楼榭众多,不仅气势恢弘,里面所摆放的珍玩罕物,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这些个好东西么,自然是从洛阳各处洗劫而来。

    吕布未走多久,便有人同他热情无比的打起招呼:“吕将军,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吕布顺着声音望去,只见来人满脸堆笑,正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曾经的上司,光禄勋丁宫。

    吕布同其有过一段接触的时日,对他的印象还算不算,因为他起初还觉得丁宫是个蛮好说话并且和气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在从辽东回来的途中,当吕布听过不少关于这位光禄勋的事迹之后,又给他重新加了一个新的定义:墙头草。

    风往哪边吹,就往哪边倒。

    以前刘宏在世的时候,宦官掌权,朝中文武大臣多以为丁宫是张让那边的党羽。谁料想,在天子刘宏驾崩之后,这家伙二话不说,立马改投了何家。

    后来董卓入京,丁宫又投靠了董卓。

    废立天子的时候,百官皆是沉默,丁宫却是第一个跳出来,说着‘今大臣量宜为社稷计,诚合天人’之类的悖逆之言,借此迎合董卓。

    故而丁宫也混到过三公司徒的位置,如今担任尚书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这一向是吕布的行事作风,况且他和丁宫也没有利益立场上的直接矛盾,遂回礼说道:“丁尚书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恰如戏策当年所说,将来爬的位置越高,官场上的这些虚情假意,吕布也慢慢得学会适应。

    “将军何时回的洛阳,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于我?”

    “丁尚书事务繁忙,吕某怎好叨扰。”

    “欸,将军此言差矣,将军为国讨逆,立有赫赫战功,乃我朝廷之肱骨,社稷之栋梁。本官纵使再忙,也定要亲自去到城门,迎接将军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寒暄,有用的话一句没有,马屁倒是让丁宫给拍了个十足。

    进入正堂的时候,朝中大臣多已聚集在此。

    吕布先前在洛阳当值,堂内叫得出名字的朝臣不在少数,太傅袁槐、太中大夫杨彪、司徒黄琬,河南尹王允……

    新面孔也有不少,估摸着是董卓在清洗完朝廷之后,重新提拔任用的党人或是其麾下心腹。

    吕布的出现,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袁槐等人自是认得这位先帝敕封的镇北将军,他们出现在相国府内的主要原因,也是因为董卓说要替吕布接风洗尘,大摆筵席。

    吕布和丁宫同时出现,两人有说有笑。而丁宫又是董卓的走狗,故而百官心中已经潜意识的将吕布当作成了董卓的爪牙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吕布?”

    得知吕布身份,坐在左边位置的魁梧男人起身,粗壮的手臂宛如大树,一身爆炸性的肌肉几乎快将衣服撑破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吕布上下瞅了眼,观其打扮,应该是凉州那边的人物。

    魁梧男人报上姓名:“在下胡轸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吕布脑海里隐约有些印象,却也懒得慢慢去想。他听胡轸口气,似乎来者不善,倒也不惧:“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胡轸从位置处走到吕布近前,论个头,他还是要矮上吕布许多,只好昂起脑袋,嚣张十足的挑衅起来:“听说你特别能打,咱两试试?”

    凉州人争狠好斗,董卓麾下诸将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吕布还未开口,胡轸旁边的一名汉子坐不住了,起身嚷道:“好你个胡文才,明明说好了,让我先来,你这会儿居然抢先下手,脸皮也忒厚了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汉子看向吕布,同样发出挑战:“吕布,某愿与你一较高下!”

    “吕奉先,我也听过你的名声,如今也手痒得紧呢!”另一名男人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胡轸身旁这两人,一个名叫李蒙,一个唤作王方,三人皆是董卓手下健将。

    当年吕布在长安立威的时候,三人尚未加入董卓麾下,也是后来从别人口中,听说起的吕布事迹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火药味浓重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堂内百官却没有丝毫要去劝阻的意思,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他们甚至巴不得吕布几人立马打起来才好。

    只有丁宫上前当起了和事佬,好言劝说:“几位将军,大家都是替太师效命,一家人又何必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胡轸瞥了丁宫一眼,并没有打算要给这位丁尚书的脸面,嘿嘿笑道:“一码归一码,我就是想同他争个高低。吕布,你就说你敢不敢同我一斗?”

    无知者无畏。

    吕布自是不怵,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,哪有退缩认怂的道理。正欲应下之时,堂外响起了一阵宦官通传的悠远声音:“陛下驾到~~”

    堂内的群臣百官纷纷起身,走到门口相迎。吕布胡轸等人也跟着走了出来,恭候圣驾。

    六岁的天子在堂前下了御撵,近侍宦官牵扶着刘协的手掌,步步往前。

    百官躬身行礼,口中呼道:“臣等拜见陛下,吾皇千秋。”

    然则就在百官躬身低头的同时,一道肥硕的身影从旁边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,站在天子前面,面向群臣,拳头叉着腰,享受着百官的行礼。

    “诸位朝卿真是客气,大家同朝为官,何须对本太师行如此大礼,快快起来,快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董卓大笑说着,脸上露出的表情,显然颇为得意。

    朝臣们听得董卓声音,抬头看来,心中是又惊又怒,董卓这厮竟然惘顾君臣之礼,挡在了天子面前!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