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四章 我有儿子了!

时间:2018-03-0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不知何时,门口多了道巧身影。

    “爹爹!爹爹!”

    铃铛风风火火,一边喊,一边张开着手跑来,软糯清甜的声音几欲将人的心都要酥化。

    见到女儿,吕布心中忧愁减去大半,他蹲下身躯,张开宽阔臂弯,看着女儿闯进自己怀中,随后抱着女儿站起身来,满脸的疼爱之色溢于言表:“哦哟哟,我家铃铛又长漂亮了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爹的夸奖,铃铛满意的哼哼两声,好奇问着:“爹爹打赢大野兽了吗?”

    当初吕布将辽东讨逆成是去击杀野兽,故而铃铛对此一直是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作为父亲,吕布自是要在女儿面前树立起父亲的伟岸形象,拍着胸脯,很是自信的着:“那是当然,在这世间,可没有什么野兽能够挡得住你爹爹我啊!”

    铃铛眼中光彩大盛,满满都是自豪。

    然则当她张望了几圈之后,依旧没看到野兽影子,不由有些困惑问着:“爹爹,爹爹,那野兽在哪儿呢?我要看,我要看……”

    女儿的好奇和撒娇,让吕布犯了难,这个时候他该去哪儿弄头野兽回来?

    于是吕布只好换个话题,笑着道:“爹爹不在的这段时间,铃铛有乖乖的听话吗?”

    孩子的注意力往往很容易就被分散,铃铛乖巧的点了点头,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般,气鼓鼓的了起来:“爹爹,有坏人要欺负娘亲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到这话,心中顿时一凛。

    铃铛叽里呱啦的手脚并用,讲了一大通话。

    女儿的表达虽然不是很清楚,吕布却听得明白。他不在的这段时间,有人带着士卒闯入府中,将铃铛母女逼进了暗道,暗道里看不见光,铃铛很怕。

    吕布眼中杀戾渐起,抱着女儿的他侧头仅仅盯视了管事一眼,后者便被吓得噗通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管事在汇报的时候,可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管事身为家奴,面对吕布这位府中家主,居然敢隐瞒不报,吕布心中自然不悦,看向跪在堂内的管事,压着胸中火气,:“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家主,夫人不让。”

    管事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吕布深爱着严薇,既然是夫人不让,吕布得知之后,便也不会为难于他。

    果然,吕布听了之后,只是微微皱眉,不再为难管事,让他起来,转而问向曹性身旁的宋宪:“宋宪,你。”

    宋宪虽然也被严薇叮嘱过,但他素来是以吕布为主,便将那日蹇硕来查之事,与吕布听了。

    吕布听完,胸中火起,奈何蹇硕已死,也算是得到了该有的报应。他问向管事:“夫人呢?”

    管事答:“夫人在南边儿的佳懿苑静养。”

    连月奔波,曹性等人俱是疲倦,吕布便让他们各自下去歇息,然后抱着女儿,往严薇休养的苑落而来。

    吕府面积占地不,佳懿苑这边吕布倒是头一回来。

    苑落巧别致,庭中栽有两株桃树,道两旁摆放整齐的盆栽里,布置着许多姹紫嫣红的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吕布深吸一口,新鲜的空气和着淡淡的花草芬芳钻入心间脾肺,甚是舒爽,连带胸中的戾气,似乎都为之消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真是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见到吕布,庭院里的婢女们纷纷施礼福身。

    吕布将女儿从怀中放下,大手牵着手,轻轻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严薇面色有着病态的白皙,背靠墙壁,托着下颌望向窗外,眉目中眼波流转,古典女子所具有的温婉知性,此时正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进了屋内,铃铛先一步跑来,嘴如是抹了蜜糖一般,甜甜的喊着‘娘亲、娘亲’。

    严薇听得女儿声音,带有笑意的回过头来,然则她第一眼看见的却不是自家女儿,而是那个站在门口的男子,高挺而神俊。

    日思夜想,终于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吕布看向严薇,俊朗的面庞上笑意盈然,当年初见时的怦然心动,尚有余温。

    眼中柔情似水,开场白似乎万年不变:“薇娘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病榻上的严薇掩嘴而笑,她这一笑,脸颊的两旁便又露出了浅浅的酒窝,甜美而沉醉。

    哇呜~哇呜~

    婴儿的哭声打破了夫妻二人的深情相视,严薇低下头去,面容慈爱,朝吕布招了招手:“夫君,篆儿在叫你呢?”

    “篆儿?”

    吕布先是一愣,反应过来之后,便是狂喜万分,扑将上来,看着严薇怀中的家伙,几乎快要泪流满面:“儿子,我有儿子了!”

    这种如山洪爆发的情绪,吕布一时间根本抑制不住。遥想上世,他征战一生,却也仅有一个女儿,未能有人替他传承血脉。

    如今,他有了儿子,吕家的香火得以延续传承。

    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,比这更值得庆祝高兴的呢!

    吕布准备伸手去抱,却发现在严薇的身旁还有个家伙,趴在那里,手脚并用的蠕动起来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吕布眼珠瞪得极大,指着那个家伙,舌头都捋不直了:“他他他……我……也……”

    严薇笑着点头,她不仅为吕布生了带把的儿子,而且是一下生俩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内,响起了状若癫狂的大笑。

    稍许,吕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往严薇的秀脸亲上一口,满是欢喜:“薇娘,你简直就是我们吕家的功臣,你晚上想吃些什么,我这就给你买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严薇躺在榻上,他真想背着严薇满院子的跑上十圈八圈。

    当着几名婢女的面被亲了一口,严薇自是不比吕布的脸皮,双颊泛起红霞,声音细弱了许多:“能为夫君诞下孩子,亦是妾身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吕布沉浸于得子的喜悦之中,却也不忘关心妻子:“薇娘,你到底是患了何疾,怎么这么久也不见好?洛阳的医郎若是不行,等会儿我便差人去并州将仲景先生请来,为你诊治。”

    能治好疫疾的张仲景,在吕布眼中,是神医,亦不为过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