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二章 曹某不才,愿追随将军

时间:2018-02-2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曹操心中大骇,面上仍旧是鸭死嘴壳硬,强自镇定道:“吕将军,曹某不懂你话里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曹操装傻充愣,吕布自是不会受他所蒙,笑言点破:“难道孟德不是刺杀董卓失败,去逃难陈留?”

    一句话,便将曹操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旁人听不到这边在些什么,只当二人是在叙旧。

    曹操神色复杂的看着身旁这位他五六岁的神俊青年,认命般的长长叹了口气:“奉先若是想去讨好董卓,尽管抓某回去便是,某不怨你。”

    吕布捏住了他的七寸,狡辩已经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曹操不会去追问吕布是如何得知,他素来是个推崇成王败寇的人,只重结果。

    过程如何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曹操递来双手,准备受缚,见吕布只瞥了他一眼,迟迟没有动作,亦没有叫士卒过来擒拿。

    曹操心中便又有了一丝新的希望,试探问道:“将军不拿我?”

    吕布目忘远方,淡然道:“我若要动手擒你,何须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也表明了曹操如今的处境安全。

    吕布不抓他,曹操胆子便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容禀,自董卓入京以来,暴戾不仁,犯上弑君,又纵使属下残害忠良,屠戮生灵;其所犯之罪,早已罄竹难书。我等世食汉禄,若不思报国,与禽兽何异?”

    曹操的口才没得,一番煽动下来,不别人,就连吕布听得都有些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故吾屈身事董,就是想乘其不备,为国除害。只是可惜,事不成,乃天意也。”

    到这里,曹操明显有些痛心,但他随即话锋一转,望向吕布,眼中寄有深深的期盼:“然则将军不同,将军非比常人,乃天下善战之将。如今又高居镇北将军的位置,并、幽两州兵马皆受要将军辖制。将军若是肯振臂一呼,号召天下诸侯兴兵共讨董卓,定能匡扶幼君,还大汉一个朗朗盛世!”

    曹操到这里,面色激动,就像是看见了大汉中兴。

    “将军若是答应,曹某不才,愿倾尽家资,追随将军左右。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的这句,吕布偏过头去,看向这个矮了自己一大截的中年男人,目光里透着股不清的意味,上一世的记忆再度浮现脑海。

    下邳城,白门楼。

    这个殒命的地方,吕布曾对着曹操高呼:“孟德,你所忧患的不过是我吕布而已,如今我心服口服,愿意投降于你。今后你为主,我为副,平定天下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的曹操,并没有给吕布机会。

    而如今,曹操俨然一副要给他当弟的模样,吕布心中不免叹息,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或许,他收了曹操,天下将无人是他两的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吕布摇了摇头,否了曹操建议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曹操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答复,不由有些着急。他想不明白,因为但凡有脑子的人,都不可能拒绝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可是刷天下声望、白涨名声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吕布看了曹操一眼,又将目光收回,淡淡着:“妻女尚在城中,我若反董,就是陷她们于死境。”

    曹操还以为是什么家国大事,没想堂堂塞外飞将,居然会为这种琐碎事所困。他出言开导起来:“将军何必在乎这一两个妇孺儿童,若是能推倒董卓,将军便是威震四海。到那时,天下美丽女子,还不是任君挑选”

    吕布摆手打断了曹操,对此未有丝毫意动,于他而言,天下只有一个薇娘,也只有一个铃铛。

    “孟德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见吕布铁了心不跟他上一条船,叹了口气,也不在多什么。

    趁着吕布还未改变心意,还是先走为,曹操抱拳告辞:“既如此,那请将军保重,他日有缘,你我再会。”

    望着曹操从一旁离去的身影,吕布知道,此去一别,他日再见便是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吕布并不后悔,留有一个强劲的对手,他才能有动力继续往前。否则高处不胜寒,这世间,就太无趣了。

    他想将来亲手击败曹操,如果可能,最好是曹刘联军。

    歇息过后,又赶了三四日路程,终于来到洛阳城下。

    皇城依旧,从外面根本看不出这里经历过数场动乱,政权交替。

    吕布将身后的六百骑卒打发回了北军,身旁只留下曹性陈卫等心腹。

    如今的北军,已尽被董卓所掌。不仅如此,董卓还从关中调来了十万军队,再加上洛阳以及司隶辖境里的在编将士,其麾下可指挥的队伍,已经不下二十余万。

    故而吕布也没让曹性回并州召集军队前来,只有这样,董卓才会对他放心。

    因为即便召来了,也不可能会是现在董卓的对手。双方实力悬殊不谈,董卓也不是那些塞外愚莽的异族人,他不仅有野心,还有头脑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他的身边,还藏有一条毒蛇。

    吕布在护城河前下马,踩过吊桥准备入城,却被守门的西凉校官拦下,盘问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身后的曹性顿时炸了,他这暴脾气哪还能忍,上前直接开骂:“狗日的东西,你他娘的瞎眼,镇北将军都敢拦,活腻了是吧!”

    守城校官不为所动,口中问着:“可有太师诏令?”

    自从曹操逃走之后,洛阳各处城门都换上了董卓的爪牙。在他们这里,只认董卓,天子的诏旨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吕布当然不会有董卓的诏令,校官得知之后,便又道:“既无诏令,那就在此等候,待我派人前去通报了再。”

    这般傲慢态度,曹性肺都快要气炸,他好歹也是个将军,这样被卒拒在城外,传出去多没面子。顿时就要动手上去厮打,口中喝道:“你他娘”

    “曹性。”

    吕布不咸不淡的喊了一声,他一开口,撒泼的曹性便没了脾气,老老实实的回来,站在吕布身旁。

    曹性想图一时之快,吕布却不能放任他胡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洛阳城,不仅是天子脚下,更是董卓自家的一亩三分地。在这里同董卓的人起了冲突,即便有理,也照样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恰巧这时候巡逻的李傕来此,他见到吕布,语气中有些惊喜:“吕奉先,你怎么在这儿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