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一章 曹孟德,好久不见

时间:2018-02-2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雾蒙蒙的天空下过一场雨,淅淅沥沥,将染尘的树叶野草刷洗得翠绿如新。

    泥土构筑的道路上坑洼积水,道路前方,一名戴着斗笠,衣衫寻常的中年男人牵着匹四蹄粗健的灰色骏马,不紧不慢的往前行进。

    男人心中倒是想骑马快行,奈何道路打滑,乘马狂奔不仅容易摔跤,而且还会格外引人耳目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正被各处缉捕,处处心,哪还敢大张旗鼓的行事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曹操。

    然则纵使他改名换姓,狡诈再三,却还是在中牟县被人识破,关进了牢狱。

    曹操起初本以为必死无疑,熟料那县令倒是个忠义之士,在听到自己志向之后,不仅放了他,还弃官随他同行。

    后来过成皋时,曹操去了趟老朋友吕伯奢的家中。吕伯奢没在,他的儿子和宾客磨刀杀猪,盛情款待。或许是太过热情的缘故,曹操怀疑其中有诈,拔剑杀了屋中连宾客妇孺在内的八人,又夺了马匹、食物,继续往东而逃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陈姓县令便质问于他。

    曹操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后悔,然则他的性格,却是不喜认错,即便是他错了,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故而答曰: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彻底断了陈姓县令的念想,但又觉得杀他不仁,于是便趁着夜间曹操熟睡之际,起身弃他而去。

    醒来的曹操不见了身旁之人,心中大概也猜到了他的想法,也不怨他,只是觉得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成大事者,何拘节。

    行了许久路程,前方有条河,曹操牵马过去,在河边饮水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河畔的垂柳摆动婀娜身姿,吹得人心间舒爽清凉。

    看着水面倒映出的轮廓面容,曹操心中愈发坚定:总有一天,时间会向你证明,我才是对的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三四十里路,就是陈留郡地。

    陈留郡守张邈,曹操的莫逆之交,到了那里,就不必再整天东躲西藏,算是得到了彻底安全。

    曹操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,便听得马蹄声起,而且听那蹄声数量,绝对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他蹲在河边,回头悄然望去,大量的骑卒恐有五六百骑之多,看他们的装备以及行进时的汹涌士气,号为虎狼亦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似是正往这边而来,想在河边饮水歇息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曹性心中大惊,要是让他们认出了自己,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吗?

    但如果现在就骑马跑的话,势必会惊动他们,引来追杀。可倘若留在这里,万一被认出,那就只能是束手就擒,坐以待毙了。

    跑又不能跑,留又不能留。

    难道,天要亡我曹孟德吗?

    曹操心中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马蹄落在泥泞的坑洼,溅飞起高高的泥水,如是踩踏在曹操心间,他心乱如麻,紧攥得拳头起了青筋,脑子里也一直回响: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然则等到那骑军稍稍靠近一些,曹操便望见这支队伍的主将旗帜上,镌有一个大大的‘吕’字。再看那领军之人,胯下火龙驹,束发紫金冠,威武甲胄,魁挺的身躯,丰神俊朗的面庞,如是天神临世。

    不是吕布,又是何人!

    真是天不亡我!

    曹操心中舒了一口长气,紧握的拳头松将开来。

    吕布久在辽东讨逆,曹操断定其定不知道他刺杀董卓的事情,遂调整心境,大笑着主动上前,拱手寒暄起来:“吕将军,年逾未见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若是畏而不前,反倒会令其生疑。

    从幽州出发的吕布紧赶慢赶,还是没能赶在董卓之前。

    沿途中,听到过的风言风语,从来都是不绝于耳。尤其是越靠近洛阳这边,所听到的事情就越为清晰。先是何进被杀,后是宦官挟少帝而走,再后来,董卓入京,废少帝立刘协,官拜相国,自称太师。

    除了时间提前,历史的车轮依旧。

    唯一令吕布没有料到的,就是眼前的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曹家孟德。

    曹操上来打起招呼,吕布也不失礼数的回应起来:“孟德兄不在洛阳为官,何故来此山野径?”

    曹操听得吕布这淡然口气,心中大安,更加确定了之前所作的猜想,拱手回道:“得知家父病重,特向太师告了假期,想要快马赶回,好候在父亲榻前,以尽孝道。”

    曹操的父亲妻儿,早在董卓进京之前,就离开洛阳,回了原籍谯县。

    如此法,几乎是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然而,这番话纵使能骗尽天下人,却也瞒不过吕布。

    曹操为何东逃,他再也清楚不过,上一世曹操刺董之事,便是他所揭发,只是不知这一世,又换了何人?

    记得重生初始,吕布心性未改,所想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曹、刘二人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吕布也确实这般做了,他去了刘备的老家涿县,更是在新郑同曹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便直取曹操性命,并且只差一点就能够得手。

    然则,从疫疾之后的重生,再到王府之中的觉醒,吕布早已非上一世的莽夫可比。有了枭雄心气的他,对曹操乃至于刘备的敌意,似乎都变得淡化了许多,甚至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拿眼前的事情来,曹操明明被下令四处缉捕,按理应该仓皇而逃,或是藏匿山林,如何也不应该是现在这般,上前笑着同他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换作是他,肯定会杀出血路,断然没有这个胆量,上前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吕布下了马,令赶了许久路的士卒们稍作歇息。

    随后,他拉起曹操左手,也不叫人跟随,如是故人相会。

    吕布的动作使得曹操心中忐忑打鼓,按他想来,问也问了,也了。这个时候,不是应该放我走了吗?

    曹操挣不开吕布手上力气,也不敢反抗,只能任由吕布拉着自己往前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河畔,河风舒凉。

    吕布松开曹操,两人立于一颗垂柳之下,眺望大好山川。两人皆不是平凡之辈,往那一站,便有一种指点江山的雄伟气势。

    只是吕布一开口,便将身旁的曹操惊得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“孟德何须诓我,令尊未病,倒是汝有重疾。我岂不知,你非为尽孝,实乃逃命耳!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