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二零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

时间:2018-02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迎驾的队伍未走多远,前方蹄声如雷。

    飞驰而来的董卓军拦下车驾,少年天子吓得大哭,太尉崔烈出来,大声质问:“来者何人,保驾耶?劫驾耶?”

    一身威武甲胄的董卓催马上前,也不下马,居高临下的瞅了这些官员一眼,抱拳朝车驾内的天子高声道:“前将军、并州牧董卓,特来迎驾。”

    崔烈打量了董卓一番,见其体型魁壮,面如黑熊,身后又是群虎狼之徒,担心不好控制,又怕董卓做出些出格之事,遂敕令董卓:“有诏退兵,令尔速去!”

    董卓却是立在原地没动,脸上露出的冷漠,令人感到脊背发寒。

    “董卓,你没听见吗!”崔烈见董卓不答,心中那股子不安感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汤都没喝到一口,就想赶我走?

    董卓心中冷笑,刚才答话就已经算是给你脸了,现在还敢得寸进尺,真当我来这儿是给你们当孙子的?

    当朝太尉的发号施令,董卓不仅当做了耳边风,更是当着众人面,露出狰狞獠牙:“本将军日夜兼程跑了三百里路,现在跟我什么回避?惹恼本将军,便砍了你们的脑袋!”

    接着,董卓又反诘诸位大臣道:“尔等身为国家重臣,不能匡正王室,致使国家动荡,天子流落在外,你们哪来的脸面,让我退兵!”

    董卓嚣狂的气场十足,轻松便震慑住了众人。

    崔烈虽有名望,这时候却也没有卵用,撞见了董卓,可谓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不清。

    随后,董卓上前拜见刘辩,向他询问事变经过。刘辩见董卓相貌凶悍,吓得语无伦次,而刘协却能表述清楚。

    董卓从旁人处得知,刘协是董太后抚养长大,号“董侯”。董卓又自认为与董太后同族,于是心生欢喜,正所谓‘肥水不流外人田’,心底便萌生出了废帝的念头。

    回到洛阳皇宫,何进何苗都已经身亡,董卓接手了他们麾下军队,又以天气久不下雨为由,罢免司空刘弘,自己替而代之。

    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还只是开头。

    没过两天,董卓在朝会上提出废立之事,并以霍光为例,自比田延年,意思就是谁敢出来反对,就弄死谁。

    卢植最先站了出来,袁绍、丁原等人也都站了出来,甚至拔剑相向。

    一场朝会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散会之后的丁原直接拉来手下队伍,在洛阳城外同董卓叫板。

    然则,他低估了董卓,也高估了自己。且不董卓新收编的洛阳队伍,光他带来的飞熊军,都不是这群虾兵蟹将所能抗衡的存在。

    两军于城外交战,丁原的队伍不仅被碾压击溃,他自个儿也死在了这场战乱之中。

    翌日的朝会,董卓迈着大步,将丁原的头颅扔到殿上,一出杀鸡儆猴的戏码,吓得天子和百官,皆是面色发白。

    之前劝阻的卢植早已弃官而去,袁绍也逃亡冀州渤海。

    没了阻碍的董卓正是开始他的废立行动。

    五月十六,崇德前殿,丁宫负责主持了废立仪式,太傅袁隗将刘辩扶下皇座,解除玉玺印绶转交给刘协,然后扶刘协正式登基,改年号‘昭宁’为‘永汉’。

    紧接着,董卓让尚书宣读策文,并弹劾何太后害死董太皇太后的罪责,将其罢免,迁入永安宫。

    不久,就传出何太后被毒杀身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太后殡天,董卓却不准朝廷为其举办丧礼,只是让天子到洛阳城内奉常亭表示哀悼,公卿大臣们穿白衣上朝三天。

    随后,朝廷遥封远在幽州的幽州牧刘虞为大司马,董卓由司空改任太尉,兼领前将军,加节、赐斧钺,更封侯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动作,如雷霆之势,令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从抵达洛阳,到掌控洛阳,位列三公。

    董卓只用了十四天。

    月末,董卓联合被召回洛阳的司徒黄琬、司空杨彪等人,携带到朝堂上书,要求为党锢之祸中被捕遇害的众多党人平反,提拔他们的子孙为官。

    又在李儒的建议下,擢用清流,征召荀爽、韩融、陈纪等名士入朝为官,其中,蔡邕成为董卓最信任的幕僚。同时,又选拔大量名士,如韩馥、刘岱、孔、张咨、孔融、应劭、张邈等担任地方太守等要职,甚至不计前嫌,对厌恶自己弃官而走的袁绍、王匡、鲍信等人授以太守,以示和解。

    这番行为使得不少士族党人对董卓的看法有了转变,然则董卓的意图远远不止与此。他在拉拢士人的同时,也利用手中军权,大肆排除异己,滥杀无辜。

    甚至不惜纵容麾下将士屠村,以百姓的头颅,来充作军功,以为晋升的资本。

    百官们敢怒不敢言,此时的董卓已是大权独揽,权倾朝野,根本不将他们放入眼中。而他们,也都怕惹毛了这个蛮横不讲理的暴戾男人。

    不久,三公的位置也渐渐满足不了董卓的胃口,他自拜相国,封侯,入朝不趋,剑履上殿。

    自此,整个洛阳朝堂都沦为了董卓手中的玩物。

    这天早朝过后,待到董卓离开,太仆兼任尚书令的王允邀了不少公卿,今天是他的生辰,特在府中备了一场酒宴,请诸位前去赴宴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不少朝中大臣都去了王允府邸。

    众多宾客之中,有个人却是不请自到,乃是典军校尉曹操。

    至于那天晚上,王府之中谈论了些什么,外人难以得知,只是隐约听到过一阵哭声,以及一阵与之相悖的狂放大笑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曹操便借着机会,去了董卓府中。

    然则仅仅半柱香的功夫,便从董卓的府内,传出了一个天大的消息。

    曹操刺杀董卓失败,逃出了洛阳。

    董卓起初还没反应过来,只是随口同前来的李儒起,曹操献刀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儒是何等机警的人物,立马就察觉到了这其中的猫腻。他告诉董卓,曹操极有可能是借献刀之名前来行刺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证据,李儒也只能是假想,他给董卓设谋:让人去召曹操,若是来,便是献刀;若是不来,便为行刺。

    董卓差人去找,可哪里还有曹操的踪影。

    亏他之前还极为看重曹操,没想到竟养出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家伙,董卓气得怒火中烧,下令全国缉拿。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