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一九章 帝非帝王非王,千乘万骑走北邙

时间:2018-02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幽州境外百余里的平原上,一匹灰骏的快马飞驰。

    在望见汉家的数百骑后,陈卫拍马而来,抱拳禀道:“将军,先生请您速回右北平,是洛阳有变。”

    吕布心中一沉,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升起。他当即发下命令,不走辽东,直接快马返回右北平。

    抵达右北平后,吕布顾不得歇息,招来戏策,开门见山:“先生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见到吕布归来,戏策也是舒了口气,眼下非常时期,长话短。

    由于地理环境的限制,他们只能得到天子驾崩,皇子刘辩即位的消息。关于何进召董卓等人入京勤王的事情,幽州这边包括州牧刘虞在内,仍旧不知。

    “什么!天子驾崩了!”

    听得这个消息,吕布满脸震惊,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和戏策等人不一样,他是清楚知道历史进程的重生者。按照记忆里的时间推算,现在才中平四年,而天子刘宏应该是在中平六年才会身亡,又怎会提前了两年?

    殊不知,他这个起初只带有丁点记忆的蝴蝶,扇动的翅膀已经打破了历史的正常轨道,于不经意间,改变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事态紧急,容不得吕布多想,他当即喊道:“曹性,黄忠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二人同时抱拳。

    “你们速去点齐军中骑卒,令他们迅速整备,同我即刻出发。”吕布果决下令,没有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雷厉风行的行事风范,在戏策看来颇感欣慰,他的这位将军,成长得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北军骑卒只剩归来的那六百余人,整合完毕之后,吕布正欲出发,却恰好撞见了前来给他接风洗尘的州牧刘虞。

    刘虞对吕布的印象很是不错,故而在得知吕布返回右北平后,才想着来见一见这位年轻的镇北将军,不过他前脚来,就发现吕布似是又要率军出发。

    如今的幽州已定,并无乱事,刘虞难免有些不懂的问道:“吕将军,你这么着急,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吕布同刘虞抱拳回礼,对这位汉室宗亲并不反感,出声道:“使君,吕某此番平叛使命已完,就不多做耽搁,该回洛阳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吕布知道,有些话,他也不能。

    现在吕布要做的只有一点,那就是争分夺秒。如果让董卓进了洛阳,那么大汉朝的浩劫,就算是彻底来了。

    从幽州到洛阳,路途遥远,道路崎岖,即使快马加鞭,也要很长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话分两头,何进的征召传到董卓手中不久,张让等人在偷听得知何进意图后,索性来个先下手为强,假传太后懿旨,召何进入宫。

    随后,又领着常侍段珪、毕岚等几十人,拿着兵器悄悄地自侧门进,埋伏宫中。

    太后有诏,何进也不多想,大摇大摆的就去了。

    府中食客屡屡苦劝,奈何这位当朝的大将军压根儿听不见去,还反嘲了众人一通,他们是想挑拨他兄妹之间的深厚感情。

    这也是何进最后一次证明“智商无下限”的时候,在张让等人一番义正言辞的怒斥之后,何进被斩于了嘉德殿前。

    袁绍等人得知何进被杀,借此机会带兵入宫。

    重掌虎贲的袁术攻打宫城,焚烧青琐门。张让等人只好遂挟持少帝刘辩和陈留王刘协,从复道仓皇外逃。

    袁绍与叔父袁隗佯称奉诏,杀死宦官亲党许相、樊陵,然后列兵朱雀阙下,捕杀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宦官赵忠等人。又下令关闭宫门,严禁出入,指挥士兵搜索宫中的宦官,不论老幼皆斩尽杀绝,死者二千余人。

    董卓在途中望得孟津火起,连上林苑都懒得去了,带着飞熊军直奔洛阳而来。

    北邙山脚,奔流的河水湍急。

    年迈老龄的大宦官实在跑不动了,扶着石桥,狼狈的喘起大气。未过少会儿,后面马蹄声响,追兵将至。

    “义父,快上来,儿子背着您走。”身旁的年轻宦官蹲下身子,声音里透着些许焦虑,想要驮着老宦官继续逃命。

    荣华多年的老宦官此刻也看清了人世,微微摇头:“你不必管我,赶快逃命去吧。”

    年轻宦官却是不走,又一次催促着老宦官快些上来。

    宦官言辞恳切,张让心生感动,他这一生都在算计别人,收过党羽无数,将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。而如今,仿佛一夜之间分崩离析,树倒猢狲散,到头来只有这个早年收养的儿子忠心耿耿,也曾帮他干过不少背地里杀人放火的勾当。

    “为父今天是逃不了了,你若是真想帮我,为父倒是有一件事情,想要请你帮忙。”张让舒抚胸口,缓缓着。

    年轻宦官当即跪下,重重磕头:“只要儿子能够办到,纵使赴汤蹈火,也定要为您完成心愿。”

    张让见他得笃然,便将此事交托于他:“日后你若是能够见到吕布,烦请你告诉他,如果他还记得先皇恩情,就请他帮陈留王登上帝位。”

    当初写下的遗诏早就被何家兄妹毁了,他能传达的,也就仅仅是这句口谕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吕布信不信,那就是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年轻宦官应下之后,又磕上三个响头,道了声‘义父珍重’,才往北邙山的林间匿去。

    稍许,数百甲士以及上百根火把从石桥对面而来。

    火光将来者的面庞映照通红,乃是河南中部掾吏闵贡。他见到张让在此,心中不有一喜,救驾之功可谓是天大功劳,遂厉声呵斥问道:“老阉宦,快快交出陛下和陈留王,否则,今儿个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张让自知难逃此劫,脸上丝毫不惧,甚至有些鄙夷的看了闵贡一眼,讥讽嗤笑:“一群蛇鼠之徒,也配来缉拿咱家?”

    闵贡素有名声,如今听得张让这话,自是恼怒万分,他正欲下令让身后士卒过去逮捕,熟料张让陡然高呼一声:“陛下,黄泉冷清,老奴陪你来了!”

    罢,老宦官从石桥上方投河而下。

    张让投了河,加之水流湍急,尸身估计也不知道被冲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还是应快些找到天子。

    闵贡带着人搜寻北邙,好在老天不负,终于让他找到了天子以及陈留王,后又与袁绍、王允、淳于琼等人汇合,众人迎着天子,准备回京。

    之前洛阳早有童谣:帝非帝王非王,千乘万骑走北邙。

    今日果应其谶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