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一八章 返程

时间:2018-02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中平四年四月,天子刘宏于嘉德殿内病逝,谥号孝灵皇帝。

    其后,皇子刘辩即位,由于年幼,太后何氏临朝称制,其弟刘协封为陈留王。大将军何进与太傅袁隗辅政,录尚书事。

    何进久知宦官为天下所共疾恶,加以痛恨蹇硕曾阴谋害他,开始暗中布置诛灭宦官。

    袁绍也久有谋划,使门客张津劝何进:“黄门、常侍权重已久,又与长乐太后专通奸利,将军应当选拔贤良的人才,整顿天下,为国家除害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蹇硕也渐渐感到怀疑不安,与中常侍赵忠等人写信道:“大将军兄弟执政专权,现在与天下党人谋划诛杀我等,只因为我手中握有西园禁兵,所以犹豫不决。现在应当共同把上阁关闭,急捕杀之。”

    十常侍中的郭胜,与何进乃是同郡人。

    何太后与何进初入洛阳时,郭胜出了力,帮了忙。所以郭胜亲信何氏,于是私下与张让、赵忠等商议,不依蹇硕计策,并且把蹇硕的信交给了何进。

    何进看完信简,顿时勃然大怒,当即使黄门令逮捕蹇硕,将其斩杀,自己统率其驻兵。

    蹇硕虽死,张让等宦官仍存。

    这些个大宦官服侍在皇帝左右,有的已几十年,封侯贵宠,内外勾结极为巩固。何进新当重任,素来也忌惮他们,虽外有大名,而心中不能决断。

    袁绍又劝何进:“宦官亲近少帝,出入号令,现在如果不全部消灭,将来一定会为害朝廷。”

    当年大将军窦武诛杀宦官不成,反为所害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何进深以为然,遂进宫与何太后商议。

    然则何氏的母亲舞阳君,以及及兄长何苗多次受宦官贿赂,在得知何进要杀害他们,私下请求何氏,要她庇护张让等宦官,又何进擅杀天子左右亲信,是想专权以弱陛下。

    何氏偏听偏信,怀疑确实是这样,就责斥了何进一通:“宦官统领禁省,自古到今,汉家老规矩,不可废。况且先帝刚逝世,怎能堂而皇之与士人共事呢?”

    何进挨了骂,又不敢违反太后意旨,只能悻悻而退。

    此计不成,于是袁绍等人又为何进谋划,让其召集四方猛将及大批豪杰,使他们都引兵入京勤王,借此以威胁何太后,诛除阉宦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提案,何进部下幕僚各执一词。

    主薄陈琳率先道:“《易》称‘即鹿无虞’。谚有‘掩目捕雀’。夫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,况国之大事,其可以诈立乎?今将军总皇威,握兵要,龙骧虎步,高下在心。以此行事,无异于鼓洪炉以燎毛发。但当速发雷霆,行权立断,违经合道,天人顺之;而反释其利器,更征于他。大兵合聚,强者为雄,所谓倒持干戈,授人以柄。必不成功,只为乱阶。”

    时任典军校尉的曹操也起身道:“宦官之祸,古今皆有;但世主不当假之权宠,使至于此。若欲治罪,当除元恶,但付一狱吏足矣,何必纷纷召外兵乎?欲尽诛之,事必宣露。吾料其必败也。”

    何进素来亲信袁家兄弟,凡事多以袁绍意见为主,又以曹操为阉宦之后,故而对此不以为然,嗤夷鄙道:“儿愚见!”

    遂召董卓驻守关中上林苑,又使王匡征募河内强弩手,召东郡太守桥瑁驻成皋,使平叛回来的武猛都尉丁原火烧孟津,将洛阳的西、东、北三面尽皆锁死,以此来威逼何氏。

    尚书侍郎郑泰听何进居然想把董卓召进洛阳,饭都顾不得吃,连忙跑来规劝。他告诉何进:“董卓此人强横残暴兼且贪得无厌,要是把他召进京城,必会危害朝廷!”

    尚书卢植亦是来劝,董卓为豺狼,若入京,必噬人。

    熟料何进压根儿听不进去,郑泰彻底对这位屠夫算是彻底失望,当场弃官而去。

    何进随后又命袁绍为司隶校尉,持符节,专命击断;从事中郎王允为河南尹,又派洛阳方略武吏监视城内各处宦官。

    从关中出发前往并州上任的董卓行进速度缓慢,尤其是在进入河东地界之后,便驻足不前,暗中观察洛阳局势。

    这天,李儒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来,一路欣喜过望的大呼:“主公,天助,天助也!”

    相识多年,董卓却从未见过李儒这般高兴到失态的模样,他了解自个儿女婿,城府极深,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故而他虽不知发生了何事,却也跟着大笑起来:“贤婿,何事如此高兴?”

    李儒将刚收到的诏旨交到董卓手中,脸上掩饰不住兴奋:“大将军何进来诏,让主公您驻守上林苑,做好进京勤王、诛杀宦官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上林苑就在长安城附近,关中将士又多是董卓的老部下,即便皇甫嵩已经接手,可只要董卓振臂一呼,皇甫嵩也就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到时候只管打着勤王的名义进京,即便何进想要反悔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用李儒的话就是:天子崩逝,新帝尚幼,何不挟天子,以执宰天下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在河东停留多日的董卓再度出发。只不过要去往的地方不再是以北的并州,而是洛阳以西的关中上林苑。

    辽北的塞外,搜捕多月的汉家将士开始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替吕布扛着方天画戟的文稷大步往前,画戟牙刃的末端,多了个悬挂的方正木盒。

    赤菟背上的吕布瞅了那木盒一眼,心情显然不错,上穷碧落下黄泉,终究还是把你给逮到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也终于可以回京向天子复命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薇娘腹中的孩儿也应该已经降临人世。只是不知,是男孩,还是女孩?

    不管男孩女孩,都是我吕布的血脉!

    到孩子,那张因杀戮而渐渐变得沉凝的面庞上升起了几分和缓。

    他有些想念铃铛了,大半年的时间未见,也不知道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儿长高了多少,还会不会在门前欢欢喜喜的跑来,扑进他的怀里,唤他爹爹……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