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一六章 帝星落,帝星起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中平四年,四月初六。

    南宫的嘉德殿宫门紧闭,躺在龙榻上的大汉天子面容枯槁,迎来了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嘉德殿内,皇后何氏坐在榻边,合握着天子手掌,偷抹眼角泪水。除她之外,大将军何进、常侍张让、上军校尉蹇硕、以及两位皇子,皆立于榻前,听候着天子的最后诏命。

    殿外,满朝文武,亦是躬身静候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洛阳城北的吕家府院,传出阵阵绞心的痛楚大呼。

    母女连心,铃铛听得哭声,感知到了娘亲处有危险,一个劲儿的往那屋子里闯,几名服侍的婢女见状,这个节骨眼儿上,哪能让少主进去闯祸,赶忙过来又哄又拦。

    闯不过去的铃铛发狠的拳打脚踢那些个婢女,嫩白的脸儿梨花带雨:“娘亲,我要娘亲!”

    院子里各种哭声混做一团,听得人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偏偏此时的府内又没有一个可以主事的人物,严家的老夫人患病,在并州休养,作为大哥的侍郎严礼今天一早就去了皇宫,至今未归,将军又远在幽州,怎么办,怎么办!

    宋宪在院子里打转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将军把看家护院的重任交给他,而此时,主母正在里面受苦万分,他却丁点儿办法没有。

    我真是无能啊!

    宋宪愤恨的一拳砸在树干,其力道之大,震落许多松果。

    洛阳城内九成的稳婆都叫来了府中,却依旧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个个都吹嘘得厉害,其中还有个稳婆夸下海口,接生几十年从未失手,前几日曹家的公子,就是经她之手平安降生。

    然则现在,一盆接一盆的蘸血温水从屋内端出,倒进门前土沟,看得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府中管事虽是经过大风浪大场面的人,但关于接生这方面,他同样是七窍通了六窍——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宋宪在院子里回打转,管事也只能是看着干着急,心中祈祷母子平安。

    从清晨及至黄昏,响亮的痛楚声,已变得沙哑嘶竭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听着都揪心难熬,里面正承受着这种痛苦的严薇,那种快将她撕裂的疼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一名年岁较大的稳婆从屋内掀帘出来,走到宋宪面前,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一言难尽,愁苦问道:“宋护卫,保大还是保?”

    听得这个问题,宋宪脑子里‘轰’的响起惊雷,双目瞪得极大,整张脸沉得像是要吃人的怪物。他揪住那妇人,疼得她哦哟直叫,宋宪却不管,只是怒声吼道:“两个都要活,倘若折了一个,你们都得死!明白了吗!”

    稳婆被宋宪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不轻,连忙点头,畏惧的回应着:“是是是!”

    宋宪放开稳婆,看着稳婆慌慌张张的再次进了屋内,他心中祈祷:“夫人,您可千万不能有事!”

    若折了一个,他宋宪便以死谢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宁街的青石街道,一名背着药箱行囊的灰衣医郎正欲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途经到吕家的府邸门口,五官敏锐的他听得府内传出阵阵痛楚呼声,伫下脚步,便往府内而去。

    看门的仆人并不识他,将其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着救人一命的医郎自是不会横生事端,只是和气着:“贵府中有人难产,若再不及时救治,恐有生命之危。”

    仆人听得这话,敌意消去许多,进去通禀管事之后,便领着他进了府内。

    医郎被领到屋外,里面的声音渐渐衰竭。他话不多,在征得宋宪同意之后,直接上前靠贴在屋外,出声问着:“稳婆,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里面忙得不可开交的稳婆焦急回答着:“夫人腹中是孪生胎儿,两个都在往外挤,卡在了骨盆,致使大量出血,夫人已经使不出气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接生了多少时辰?”

    “七个半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医郎从宋宪那里了解到,严薇之前有过生育经验,按理来不应该会有这么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可能只有一个,那便是提前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该追究这个的时候,救人要紧,他朝向里面的稳婆喊着:“你们把夫人身子侧起,使其侧卧于床,蜷缩背部,另外的人帮忙把夫人的另一只脚抬起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稳婆,医郎又朝严薇着:“夫人,万勿紧张,请您全身放松,跟着我的声音,呼~吸~~呼~吸~~”

    嘉德殿,弥留之际的刘宏奄奄一息,做出了最后的决议。

    “朕要立皇子协为储君,待朕殡天之后,由他继承大统,若有违逆者,皆以死罪论处。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听得清楚,张让、蹇硕自是心中暗喜,何进却是一脸不愿,但也不敢公然违抗,只能躬身应了声:“喏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这件事,刘宏拉着皇后何氏的手,安详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半柱香的时辰过后,就在殿内几人皆以为天子已经殡天之时,刘宏陡然坐起,面色殷红的伸手虚抓,眼珠里神采疯狂,如是回光返照,口中大呼:“天下,朕的天下!”

    声音落地,虚抓的手掌为之凝滞,坐起的身躯重重后仰倒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天子睁着眼睛,手臂垂落,再也没了生息。

    哇呜~哇呜呜~~

    此时,吕家的府苑响起了婴儿的哭声。

    稳婆从屋内跑出,满脸的欣喜之色:“宋护卫,是两位少爷,母子平安,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结果的宋宪控制不住胸中的那股情绪,潸然泪下,他擦着眼角浊泪,跪地面向幽州方向,高声喊道:“主公,您听得了吗?是母子平安,母子平安啊!”

    望气署内,一名须发皆白的灰袍老人走出府殿,仰望天空。

    今夜,漫天星辰。

    当那颗象征帝王的紫微星划过天际,老人悠悠叹了口气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熟料,在那落下的紫微星之后,又重新升起两颗更为耀眼的新星,其大如斗,熠熠生辉,竟将漫天的星辰都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仰望天空的老人神情为之一怔,随后竟激动地热泪盈眶,他一生都在钻研星宿气数。这种异象,他也只是在古籍中见过。

    “大汉将兴,大汉将兴啊!”

    老人双手奉天,大声的高呼起来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这两颗帝王星,可不就是象征着两位皇子殿下么?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