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一四章 州牧与豺狼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趣阁 om】!

    设立州牧的事情,在四年前张懿死的时候,刘焉就在朝堂提过,不过当时被刘宏给直接否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旧事重提,自是有他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眼下的汉王朝,朝纲混乱、王室衰微,留在洛阳凶险无比,一不心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九卿位置虽好,刘焉却是不愿在此为人鱼肉,遂向天子自荐,愿出任交州牧一职。

    刘焉的提议得到了天子的认可,之前他否决这个提议,是因为天下升平,没有设立州牧的必要。

    然则就在第二年,以太平道张角为首的蛾贼涌现,为平定这场声势浩大的叛乱,各地刺史、太守获得了由朝廷授予的军权,独揽地方军政大权,一定程度上架空了朝廷。

    刘宏为此深以为忧,他是个集权欲望很强烈的人,同时也害怕地方势力过强,从而威胁到朝廷政权。

    而立州牧,就恰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刘宏提笔批阅,盖上玉玺章印,同意了刘焉的提议。

    事情完妥,刘焉出了殿外,得到交州牧之职的他心情显然不错。

    “太常卿何事如此高兴?”迎面走来一人,寒暄问道。

    刘焉看去,此人他认得,乃是侍中董扶,私底下同他关系极为不错。

    既不是外人,刘焉便不瞒他,将董扶拉到一处较为僻静的地方,低声道:“贤弟,愚兄得天子信任,即将出任交州牧一职,现在已经不是太常卿了。”

    董扶听得这个重磅消息,脸上惊讶万分。他不明白,为何刘焉会放着好好的九卿高位不当,要去大汉疆域最南的交州,当个劳什子的交州牧。

    刘焉见他对州牧不甚了解,略作解释,董扶便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刘焉是个有想法的人,出京避难只是其一。他最想要的,还是找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,当个封疆大吏,主宰一方。

    交往这么些年,董扶很明白这位皇家宗亲的想法,出声提醒道:“愚弟前些时日与望气佐闲谈,从其口中得知,益州有天子气,兄何不往移驾去往益州?”

    刘焉一听益州有天子气,自然心动不已,但他随后似是想到什么一般,连连叹息:“贤弟有所不知,愚兄已向天子奏明,自荐为交州牧。此时若再厚着脸皮去求天子,恐会惹触怒龙颜。”

    天子的脾性乖戾,难以琢磨,弄不好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刘焉进退两难,此时,董扶又给他支起了新招:“兄大可不必气馁,某听闻益州刺史郤俭在益州大事聚敛,贪婪成风。兄何不以此为由,向天子明原委,前去整饬吏治。”

    刘焉听到这个建议,眼中一亮,这倒不失为一个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兄他日若成大业,可莫要忘了提拔弟。”董扶将身子躬成九十度直角,朝着刘焉行了一记君臣大礼。

    近乎讨好的口气,使得刘焉心花怒放,脸上笑得合不拢嘴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随后,刘焉原路返回,又跑着前去求见了天子。

    未隔几日,刘宏布诏天下,设立四位州牧。其中,以黄琬为豫州牧,刘虞为幽州牧,刘焉为益州牧,董卓为并州牧。

    前三位都在大多人的意料之中,唯独董卓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天子拜董卓为并州牧,不准他作任何停留,即刻去往并州上任,并让其将下属军队,转交皇甫嵩统制。

    从上次董卓拒不入京起,他就成了刘宏心中的一根刺,如不拔掉,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诏书很快传到长安,董卓接旨却并未应命,再度上书辩解,手下将士难舍离别,请愿与他一同去往并州,效力边陲。

    刘宏此举的用意就是削去董卓手下兵权,要是让他把兵都带去并州,那此举岂不是白白便宜了董卓?

    刘宏自然不会做这赔本的买卖,朱笔一批,回复两个大字:不准。

    最终,董卓迫于朝廷压力,只带了麾下五千飞熊军,去往并州上任。

    接到皇甫嵩从关中寄来的奏简时,得知董卓动身出发,刘宏重重舒了口气。倘若董卓再次拒诏,他就已经做好准备,调兵前去围剿董卓,好在董卓这回,还算识时务。

    并州以前是吕布的地盘,吕布虽然离开,麾下将校却依旧守护着那方土地。

    董卓即便成了并州牧,可一旦去到那里,短时间内也是难以扎根。等到吕布回来,再让他顶了董卓的并州牧。

    这便是刘宏心中所作的计划。

    然则,时间不等人。

    三月下旬,刘宏病入膏肓,躺在榻上,连起身辗转都需要有人来扶。执掌大汉江山近二十载,这位青年帝王,终将迎来他的尾声。

    即便贵为天子,也不能让时间逆流。

    躺在龙榻上的刘宏让人叫来了蹇硕。

    自打吕布北讨张举之后,蹇硕就成了新的上军校尉。天子对他仍旧宠信有加,上一次抓捕城北妇人的行动,更是令刘宏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西园士卒练得如何了?”刘宏的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蹇硕哪懂练兵的门道,但他肯定不会在天子面前显露自个儿的无能,笃然答道:“回禀陛下,已成虎狼之士,可为陛下扫除一切障碍!”

    刘宏见蹇硕信心十足,便也信了他。

    随后,在刘宏的示意下,张让将一块铜质虎形的令牌交到天子手上。

    刘宏轻轻触摸虎符,上面传来的气息,依旧冰凉。他本是想将此留给吕布,如今看来,恐怕是等不到了。

    刘宏只好将其转交蹇硕,同他道:“这是洛阳周遭城关的虎符,倘若有变,你可凭此调动八关校尉手中的兵马,来洛阳勤王。”

    早在西园八校之前,刘宏还设置了八关校尉。

    所谓的八关,即是伊阙、函谷、广城、大谷、轘辕、旋门、平津、孟津八关。

    这八处关卡,利用山川险阻,扼守各处来往通道,拱卫洛阳。

    每处关卡,皆由一名朝廷指派的校尉坐镇。

    蹇硕恭敬接过之后,眼底闪过一抹贪欲,刘宏却不忘再三叮嘱:“八关之中,函谷、孟津乃是重中之重,绝不容失。你,记下了吗?”

    当初为应付刘宏,蹇硕特意学过一些武略,临阵杀敌不行,纸上谈兵还是可以,遂点头回答:“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刘宏摆了摆手,蹇硕将虎符收好,又道了声‘陛下保重’,躬着身子,缓缓退出殿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