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一二章 威震辽北

时间:2018-02-25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二月下旬,春回大地的塞外漠北,风和日丽,芳草青青。

    黄泥铺成的夯道上,一支数百人的汉家骑军队伍,鱼贯而行。

    领路的向导是个十三四岁的胡服少年,个子不高,眼珠乌溜,俏皮的脸蛋儿上带有两分机警。

    “将军,前面不远处有个族部落。您且在此稍候,等我前去探询一番。”胡服少年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他头一回充当斥候的身份。

    辽东以北的这一带疆域,汉家将士少有识途,可于他而言,基本上是家中打转,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赤菟马背的青年汉将勒住绳缰,远眺的目光收回,微微点头,在少年身上停留稍许之后,沉吟问道:“要不要带些人手?”

    这里不比大汉,孤身前去刺探消息,极有可能会被当做别的部族细作。扣押软禁倒是其次,就怕运气不好,被当场砍头斩首。

    总之,风险极大。

    少年却浑不在乎,咧嘴笑道:“将军您放心,我一个人去,那些胡蛮子才会放低戒备,不准就能套出些有用话来。”

    阎柔得倒也不假,他身作胡人打扮,又是个年轻子,懂得胡人各族的言语,交流起来也不易露出马脚。若是身旁添上些汉家士卒,难免惹人生疑,可能到时还会适得其反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吕布见他胸有成竹,也不在多,只是在临别前叮嘱他一声:“心些,两个时辰内你若是还没归来,本将军便去救你。”

    吕布得淡然,阎柔听来却是百般滋味儿。

    他很的时候就成了孤儿,被胡人虏去充当奴隶。没有人善待于他,拳脚相向成了家常便饭,阿猫阿狗、牛羊牲畜,都远远比他值价。

    然则,在跟随吕布出塞的几月时光里,这位声名彪炳的飞将军,几乎没有摆出一丝的傲慢架子。就算是和他这种不起眼的人物谈论,也都是言语和气,厚望有加,仿佛早已将他当成兄弟一般。

    这使得阎柔的心中多了股不出的情感,他感觉到这冷漠的人世间,似乎对他,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暖意。

    尤其是方才吕布所的话语,若是别人来,阎柔未必会信;但吕布开口了,在他心中,就比天子的承诺,还要来得坚定可靠。

    他重重点头‘嗯’了一声,离开队列,快马往前。

    阎柔的身影几息功夫,就已经跑得老远。

    吕布从马背下来,吩咐身后将士,暂作歇息。

    数月的奔波,士卒们的鳞甲上披起了厚厚泥尘,胯下战马的雄健四蹄,厚裹坑洼水凼溅起的灰土泥浆。

    吕布掸着甲胄上的尘土,身旁围坐着曹性黄忠等几名心腹弟兄手下。

    赤菟的脑袋从缝隙中探伸进来,亲昵蹭着吕布的脸。

    正掸灰的吕布只好停下手头动作,抬手顺抚着赤菟的额顶鬃毛,摸完之后又轻轻拍了拍。赤菟对此极为满意,舒爽的打起了响鼻,抖擞两下脖颈处的红焰毛发,长鸣一声,往着别处跑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来多少时日了?”

    吕布接过黄忠递来的水囊,灌上一口,淡淡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算上今天,三月半了。”黄忠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曹性听得这话,满眼瞪大,似是有些不信,语气惊讶:“什么,竟有三个月了?”

    黄忠确定无比的点了点头,曹性对时间没有太大观念,可黄忠不一样,他心中立下志气,将来要成为一名将军。

    而对于时间的掌握把控,这是行军调度,最最基本的要求。

    是啊,一转眼都三个月了!

    吕布心中叹息,对于时间,他同样无比的清楚。按照时日推算,他的孩子,应该就在最近一两月里,出生临世。

    可张举这该死的家伙,从幽州往北逃出之后,就好像泥鳅入海,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抓不到张举,吕布的任务就不算彻底完成,也就回不去洛阳复命。

    三个多月的追捕,不仅吕布在找张举,许多胡人蛮汉也都在找,毕竟悬出的二十万赏钱,不是数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大规模的搜寻,也依旧没有张举的丝毫消息,按照估计,他应该是改头换面,混进了胡人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茫茫漠北,想要翻个底朝天,起码也要三五年的功夫。

    出发时的两千北军将士,如今只剩七百不到。

    记得初来的那会儿,各族部落对他们是虎视眈眈,几乎每隔三四天就会有一场大战,很多时候,气都没有喘匀,就要面临新的对阵厮杀。

    几十场仗打下来,北军将士阵亡大半,也将夫余、挹娄这些北方部族,彻彻底底的打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半月之前,白原伧的一场遭遇战,汉军将士正面对上挹娄的上万骑军,在实力悬殊巨大的情况之下,愣是靠着吕布一己之力力挽狂澜,冲垮了敌军战阵,夺得了最后胜利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吕布的形象在各部族间已是宛若天神,再也无人敢来主动寻衅,但闻吕布之名,皆是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折去的北军将士葬于青山,而活下来的却是越战越勇,若论战斗力,已经丝毫不下吕布麾下的狼骑。

    当初丘力居建议吕布,换作胡人服饰前往,这样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伤亡。

    吕布当时微微摇头,于他而言,这不仅仅只是一场追捕行动,他更想借此机会,扬我大汉国威。

    “文稷,地图绘制得如何了?”吕布出声询问,神俊的脸庞上添了两分粗犷,多了几许成熟与沧桑。

    私下被曹性等人称作‘扛戟将’的青年抱拳答道:“将军,但凡走过的地方,皆已详细画下,不会偏差丝毫。”

    初来的那会儿,汉军所遭受的伏击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吾必杀之。

    吕布心中立下誓言,等他有朝一日腾出手来,定要灭了这些个夜郎自大的异族,将他们的领土纳进大汉版图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幅绘制详细的地形图,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灯。

    未到两个时辰,阎柔快马而回。

    在吕布期冀的目光中,阎柔不负所望的抱拳禀报:“将军,夸伢族俘虏了两名自称是张举护卫的奴隶,请您前去审问。”

    夸伢族的首领得知汉军前来,尽管手下有两千多善战儿郎,却根本提不起一战的勇气,显然也是听过吕布威名。

    于是,只好备下酒肉,让阎柔去请吕布前来。

    吕布闻言,霍然起身,吹哨唤来赤菟,上马领着身后汉家儿郎,飞速前驰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